悠悠书盟 > 玄幻奇幻 > 武天迹 > 正文 第二十三章 夜谈惊心
    拱风城外的一个山亭中,万俟三人在里面小憩。

    之所以出了城,是因为万俟觉得现在城里实在是太吵了,而且也没什么事了。

    事实确实如此,城里已经炸开了锅,大家都在讨论刚才风云决战,声势之浩大堪称近几年之最。

    万俟三人各坐一方,晓晓虽然也不甚喜欢南山牧,但相比项风那态度是好了太多。

    “你跟着我们想做点什么?”万俟看着胖子问道。

    “我交朋友有三个原则。”南山牧直起腰板说道。

    听着他答非所问,万俟挑了挑眉道:“所以?”

    “一:出世的智者。二:入世的强者。”南山牧一边说着还一边晃动着他那肥厚的手指。

    结果这家伙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看向了万俟。

    晓晓来了兴趣问道:“那三呢?”

    南山牧微微正色道:“生活中有趣的奇葩。”

    噗嗤!

    晓晓看他一本正经的,结果说的是这个不禁觉得好笑。

    万俟也是觉得很有意思,他重新打量这个胖子。

    这个家伙要是不那么一脸凶狠样,这个胖胖的身体加上这个逗逗的性格,那还是蛮可爱的嘛。

    “再然后呢?想说点什么?”万俟淡淡道。

    “你很符合我的原则。”

    “哦?你是说我……”

    万俟尾音拖了很长,示意胖子继续说下去。

    南山牧点了点头,很是认真的说道:“没错,据我观察,你就是生活中的大奇葩。”

    “哈哈!”晓晓首先笑了起来,笑的前仰后合。兽兽不太懂,一双大眼乌溜溜转动。

    万俟一脸黑线,这是什么情况?自己是奇葩?这个胖子会不会说话,什么眼神啊!

    “什么乱七八糟的,跟着我就为跟我说这?”万俟给了他个白眼。

    南山牧没有理会万俟的白眼,他走到万俟身边坐下。

    “你不要在意词面意思,而且这是夸你。”

    “这样啊!”万俟笑了笑说道。

    “是的!”南山牧赶紧答道。

    “我觉得啊……”万俟再次拖长了尾音。

    “嗯?”

    “你才是奇葩,你全家都是奇葩!”

    万俟很是痛快的说完,斜着眼睛看着南山牧。

    晓晓再次大笑起来,银铃般的笑声绵绵不绝。

    南山牧明显没有想到,在他看来,刚才一番帅气的话语,加上自己的热情,对方不应该欣喜若狂,欣然结交嘛。

    “不是,你别误会。”南山牧赶紧解释着,“我是真觉得你挺有意思挺奇葩的。”

    不过他说完之后,万俟显然更生气。万俟瞪着眼睛,一眨不眨盯着他。

    南山牧却是一点都不懂,他继续说道:“你看你叫万俟,那干脆以后我叫莫奇葩算了。”

    万俟再也受不了,站起身来,气息粗重,似乎随时都会暴走出手。晓晓却是笑的小脸通红,仿佛眼泪都快笑出来了。

    “我想你可能是误会了,我的意思是……”南山牧解释道。

    可是万俟完全不买账,转身离开走到晓晓那里。

    “咱们走着,理这个白痴简直浪费时间。”万俟愤愤说道。

    接着他便当先离去,晓晓嘻嘻笑了笑便也跟了上去。

    “我要走前面,你后面跟着。”说着,晓晓小跑着超过了万俟。

    万俟本身就不会管这个,而且他现在只想远离这个让人讨厌的胖子。

    “诶,我还没说完呢!”万俟身后传来了南山牧的声音。

    ……

    黑沉沉的夜,仿佛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际,连星星的微光也没有。

    街道像一条波平如静的河流,蜿蜒在浓密的树影里,只有那些因风雨沙沙作响的树叶,似在回忆着白天的热闹和繁忙。

    这里是离帝都不远的一个小镇,由于是夜晚街上行人很少。

    镇上的一个小客栈灯火通明,客栈里没有什么客人,只有一桌三人。

    但是老板和店小二都很忙碌,他们很是殷勤的跑东跑西,试图给这三人最好的服务。

    这三人自然是万俟一行人,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三人包下了整间客栈。

    万俟当然不会如此奢侈,只是南山牧一直跟着,万俟最终受不了他,同意与他同行。

    而南山牧付出的代价就是从此包揽所有脏活累活,当然,付钱也是他来。

    ......

    “惊木为什么认输啊?”晓晓不解道,“明明可以趁机狠狠收拾一下项风的嘛。”

    南山牧没有答话,万俟知道晓晓和项风不对头,所以想看项风吃瘪。

    “因为他确实输了,他确实不是项风的对手。”万俟说道。

    “嗯?怎么会?”晓晓还是不太懂,她皱起小眉头问道。

    南山牧笑了笑,用手摸了摸自己很有弹性的肚子。

    万俟看了眼他说道:“你来说。”

    “因为项风没还手啊。”

    南山牧吧唧吧唧他那肥厚的嘴唇说道:“从始至终,一直都是惊木在进攻,而项风都是在防守。”

    “是他没有机会还手?不是,他一直就没打算主动出击。虽然很讨厌他,但不得不说,他还是很强的啊……”

    南山牧唏嘘不已,他身体往后靠了靠,仿佛在回想白日的决战。

    晓晓仔细想了想,好像还真是这样,不由哼了哼。

    万俟沉默不语,因为不管从哪个方面,他这次真的感觉到自己的弱小。

    虽然这不会让他自卑一蹶不振,但难免会有些感叹,并且胡乱想些什么。

    “那么我们谈谈现在吧。”万俟收回心思,看着南山牧淡淡道。

    南山牧嗯了声,不是答应而是疑问万俟这是什么意思,因为他的语气是上扬的。

    “跟着我们做什么?别说你也想到处看看。”

    “自然不是,我有目的地,不过很巧,和你们一样,这是其一。其二就是白日所说,虽然你不爱听,但确实是理由。”

    万俟本来眯着眼,听完了不由再次翻个白眼。

    晓晓没有插嘴,因为她实在不喜欢这些东西。不过听听倒也还可以,因为他们总会拌嘴的不是。

    “你知道我们要去哪?”

    “别拿你那不信任的眼神看我!不就是帝都嘛,我也是要去的。”

    “我似乎没有说过吧,那你有又是怎么知道的?”

    南山牧叹了口气,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着他。

    本来就不是什么让人愉快的表情,更何况万俟开始就不喜欢这个胖子,再有白日胖子又惹了他,万俟不由开始想骂人。

    “你从哪里来我不知道,但是从永阳镇到拱风城再到这里,不正是去帝都的最近路线。只要不是个瞎子,应该都能看出来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