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玄幻奇幻 > 武天迹 > 正文 第一章 爷爷好还是爹爹好
    安西,一个位处于太玄帝国与上元帝国交界处的平原。原本的富饶和勃勃生机早已不见踪影,剩下的只有从空气到大地都充斥的死寂。

    一棵已经枯死的树还屹立着并未倒下腐烂消亡,或许这就是它最后对生命的阐述。河床干涸到已经裂开,似乎是在张开嘴巴等待上苍垂怜的雨水。安静到极致便是死寂,这样的景象似乎万年不变,无趣而又久远。

    河床之上是片平原,本该有的绿草变成了成片的尸体。满地的残剑断戟诉说着战争的残酷,乌鸦、秃鹰不停地啄食着尸体,生命对于这些兵士来说或许就是这么可悲而又渺小。

    上元帝国,一个新兴的强大帝国为了再度发展,五十万大军早已做好准备攻打太玄帝国。而太玄帝国也不得不殊死一搏,举国抗敌。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两国没有立即展开死战,但私底下的大大小小的冲突也并不少。这片土地上的怨气早已越积越深,仇恨也早已深种。

    灰尘渐起,平原上出现两队士兵,这是两个帝国的巡查队。两国每天都会有这样的巡查队,用来巡视查看那模糊的边界。两军的大部分冲突都是在巡察的时候发生的,虽然几乎次次都是各自痛骂一顿,但有时候就会难免忍不住动起手来。

    两队兵士渐渐靠近,太玄帝国的士兵在一条干枯的河床前停了下来。这条河床就是现在两国的分界线,或许下一秒就会发生改变,但是起码现在它是。

    “老天都嫌弃这里了吗,连滴雨水都不降下......”太玄帝国士兵中一个穿着明显是军官的人环顾着四周喃喃说道。

    “嘁……”对面的领队一脸不屑,悠然走到太玄帝国军士前,撇了撇嘴嘲讽道:“没有本事的国家果然就只有没有本事的人。自己不行,怨天尤地有用吗?”

    那人从远处收回目光,看着眼前的人,表情并没有像其他太玄帝国士兵一样目露鄙视,他依旧还是那样面无表情。没有任何情感的目光望着对面的领队,仿佛看的是一颗树,是一块石头,又或者是一个死人。

    上元帝国的领队被他看的有些怒意,皱了皱眉然后又咧开了嘴道:“要不然你们投降吧,我可以考虑让你做个奴隶头子,怎么样?至少......”

    “你说的没错。”那人终于开口打断了上元国领队的话,不过声音中依旧是一片冷漠。

    “什么?”上元国领队没有反应过来。

    “不论怎么样怨天尤地没有用,自己强大了才是正途。”依旧是很平淡的话语。

    “知道就好,你也算有点自知之明,怎么?考虑一下吧……”上元帝国领队一脸笑意。

    “所以,你们这么弱,那就留着在吧。”那人再次打断了上元帝国领队的话。当他说完这句话时他的手已经握住了自己腰畔的长剑。

    一阵风吹起,带起些许灰尘,上元帝国领队还在想刚才的事情,风吹起时他不自觉的眯了下眼睛。可是紧接着他的瞳孔急剧放大,因为他看到那个人已经快到他的面前,他脑子里极速思考着对策,但怎么也想不到完美的退路。不过他身为边疆战士身体早已有了本能反应,他的手握住了自己的配剑。

    风停了,上元帝国的士兵发现对方的领队竟然跑到了自家队伍里,最可怕的是他手里握着剑站在自家领队的身后。上元国士兵们纷纷举起武器严阵以待,同时几名士兵呼喊着让领队小心。可是让他们心颤的是他们的领队竟倒下,鲜血汩汩而出。

    上元国的士兵们更紧张了,握着兵器手更紧了,甚至有些人已经开始不自觉的后退。那人还是那样面无表情,他看了看周围的上元国士兵,手中的剑向上一挑,接着横空一扫,银光乍现……

    上元国士兵从始至终没有一人发出声音,现在他们都倒下了,生死已定。

    轰隆!

    一道惊雷响起,那人平静的收回长剑。

    “抓紧巡视,走吧。”平静的话语像是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

    “哇……”正当他们要走的时候一道哭声传来。

    “将军!”一个太玄国士兵走上前对着那个领队行礼。原来这个领队就是太玄国新到的镇国军大将军。

    大将军一挥手打断了那个士兵的话,他径直走向了河床。在一个河床拐角处,一个婴儿躺在那里,婴儿浑身一动不动,但声音却是那么嘹亮。大将军抱起了孩子,虽然他的手法不是很熟练,但婴儿却停止了哭泣,睁开了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他,仿佛寻找到了亲人一般。

    这个时候士兵们也都来到了这里,他们看到大将军抱着孩子若有所思,心想大将军人真好,是在考虑孩子的未来吧。

    其实大将军只是在想到底要做这个孩子的父亲呢还是爷爷呢。做爷爷辈分高了很多呀,可是会不会显老?嗯!这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大将军这么想着。

    “将军,要带他回去吗?”一个长相普通的士兵问道。

    “不然呢?丢在这里不管?”大将军看了看这人,然后又低头注视婴儿。

    “可是,这个婴儿出现在这里有些奇怪。也不一定是我太玄帝国子民,而且军队里不好养孩子。”

    大将军抬起头看着他,这个士兵被看得毛毛的下意识地低下了头,正想认错时听到了大将军的声音。

    “再奇怪一个婴儿能有什么的。是哪国的也不重要,因为他还是一张白纸。至于军队里不好养孩子,穷有穷养富有富养,能养活的。”

    这士兵没想到大将军会回答的这么细致,准确来说他没想到大将军会回答他的疑问。

    “是!”士兵低头一礼,“将军,那巡视……”

    “不急,明天再来。”大将军看了看那士兵“去把军旗拿来。”

    “是!”那士兵看了看大将军怀里光溜溜的孩子瞬间明白了什么。

    不一会,一面军旗拿来,大将军三两下就用军旗给孩子裹了起来,或许是大将军的手法不怎么好,也或许是军旗不舒服,孩子在大将军怀里挣扎了几下,不过很快又安静了下来闭上了眼睛继续沉睡了下去。

    雷声越来越密集,云彩也越来越厚重,似乎这里要迎来一场许久不曾到来的降雨。而太玄帝国的兵士们也越行越远,离开了这个死亡与新生的地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