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灵异推理 > 我的桃木剑不可能这么萌 > 第二百一十五章 鹊宿柳梢头
    一头气势汹汹的老虎,稳准狠的扑咬在一只萝莉身上,会发生什么?

    寻常人定会闭上眼睛,不忍去看。

    但小泠不是寻常人。

    “当——”

    一声清脆的金铁交鸣声后,白虎震出了满口鲜血,趴在地上,痛呼不止。

    “哼。”小泠冷哼一声,“不长,记性!”

    这一口咬在小泠头上,她却连头发也没掉一根。但被一张臭烘烘的大嘴咬一口还是很膈应的,小泠心有不忿,飞起一脚,重重的将白虎踢飞出去。

    地上的男人愣了,这小萝莉……呸,这小变态是什么来头,竟恐怖如斯?!

    情势危急,男子咬咬牙,亮出了自己的又一张底牌。他将之前的竹筒狠狠摔在地上,竹筒应声而碎,十来只赤面獠牙的恶鬼飘了出来,怪叫着冲向了小泠。

    “手下败将!”见是老熟鬼,阿耀冷哼一声,从地面中钻出来,挥着大拳头,三两下就撂倒几只恶鬼。毕竟鬼将,料理这几个杂鱼还是不在话下的。

    一旁空担心一场的宋九月松了口气。但没等他彻底放松下来,却又生惊变——那头白虎被一脚踢飞出去,正滚到了他的面前!

    白虎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甩甩晕乎乎的头,正迷茫着,忽然看到面前出现一个看起来很弱的小年轻。

    “嗷?”吃一堑长一智,白虎没急着进攻,而是试探性的叫了一声。

    宋九月有点儿慌,我该怎么回答?照着自己以往的galgame经验,似乎是……“嗷呜?”

    白虎愣了一下:你丫说啥呢?

    宋九月欲哭无泪,我也不知道我在说啥!

    心里想着,他横着短刀,倚着柱子,忐忑的不行。武松能打虎,可我不是武松啊!再说华南虎也没这么大只吧!

    终于看明白这小伙儿是个好欺负的,白虎低吼一声,也不去管自己的主人,低头冲着宋九月扑咬过来。

    宋九月咽了口唾沫,下意识的要丢符,却只见面前白影一闪,那白虎——忽然不见了?

    他惊讶的站起身,四下寻找着白虎,却看见不远处,又发生了很奇怪的一幕。

    那白虎躺在地上,不,准确的说,是被“摁”在了地上。一只小巧可爱的花猫踩在它头上,挥着迷你的小巴掌,一掌又一掌,不住的抽在虎头上。白虎疼得嗷嗷直叫,却反抗不得,惨兮兮的倒在地上,忍受着耻辱与折磨。

    宋九月呆呆的看了一会儿,最终得出一个结论——没我事儿了呗?

    果然,一旁小泠与那男人已经分出了胜负。她挥着青龙偃月刀,刀背狠狠敲在男人后背,男人吐出一口血,无力的趴倒在地上。

    又到了小人得志的时间。宋九月兴奋的笑笑,小跑到男人身边,边跑边喊着:“别动!阴司办案!双手抱头趴下!把手放在我能看到的地方!”

    形势比人强,再说,好歹是官面上的人,应该不会就这样杀了自己。那男人不再抵抗,听话的双手抱头。

    “反抗啊!再反抗啊!你越反抗我们越兴奋啊!”宋九月再次展现出丑恶的嘴脸,蹲在男人身旁,一边儿给他戴上手铐,一边儿盘问着:“姓名!性别!民族!年龄!政治面貌!工作单位!犯罪过程!一一给我说清楚了!”

    男子趴在地上,一脸的生无可恋的,操着口音奇怪的普通话,慢慢的道:“巴贝,男,土家族,三十一岁,群众,无业……”

    宋九月就是问问,没想到这男人还真配合。将巴贝拷好,示意阿耀把他扶起来,宋九月继续问道:“那群恶鬼,都是你抓的?”

    巴贝低下头,拒绝交待犯罪事实。

    “小伙子,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呐!”宋九月语重心长的道,拍拍巴贝的肩膀:“老实交待,你这也不算什么大嘴,说不定呀,还能回家过年呢!”

    一看就没什么社会阅历,三十多岁的人了,巴贝还真就信了宋九月的邪,眼里燃起希望的火焰,激动的道:“真的?”

    宋九月点点头:“嗯哼。”

    “是我抓的!”巴贝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一股脑的说了出来:“前些日子,大巫师察觉到有一股恶鬼到处流窜,就派我们几个年轻人下山捉鬼!”

    “你们捉他们作甚?”宋九月好奇的问道:“这玩意儿又不可爱!”

    巴贝想了想,瞥了眼一旁笼子里的老虎:“制作白虎。”

    宋九月皱起了眉头,下意识的看向一旁被阿喵摁在地上教育的白虎,又联想到那只融入老虎身体里的恶鬼,沉声道:“你们的白虎,就是这么做出来的?将恶鬼打进老虎身体里?”

    “不止这样。”巴贝摇了摇头,“我只是将魂体先植入老虎体内,让它们提前开始磨合。这一过程会很久,三到五个月不等,之后,再经过大巫师的秘法炮制七十二天,才能制成一只合格的白虎。”

    宋九月点点头,摸着下巴思索着,该怎么处置这巴贝。

    就在他思索的时候,手机忽然响起。他低头看去,桃夭夭。

    这丫头打电话干嘛?宋九月疑惑的接通了电话:“怎么了丫头?”

    “九月!你知道白虎寨吗?!”电话那边传来桃夭夭急切的声音。

    被她的这份焦急所感染,宋九月连忙应道:“知道,怎么了?”

    桃夭夭也不废话,直白的道:“你带着人手赶紧过来!覃天柱被她他们绑了,我们已经在路上了!”

    宋九月的心瞬间提在嗓子眼,他和覃天柱交往不多,但确实感觉这人是一个很好的兄弟。借刀之恩,再加上二人算是连襟,覃天柱逢此大难,他怎能不着急?

    “你等着!我马上到!”宋九月立刻答应下来,挂断电话,踹了巴贝一脚:“别愣着了!上车带路!”

    巴贝愣了一下,看着旁边的货车和面包车,呆呆的问道:“上哪辆?”

    宋九月也愣了,摸着下巴思索起来。

    这群人里除了被拷着的巴贝,就只有自己会开车,但自己又没有b本,不能开货车。嗯……

    有了决算,宋九月上前劝开阿喵,掏出一方黄巾,将白虎封印了起来,又拿了几个小瓷瓶,将地上装死的几只恶鬼一一收了。最后走到铁笼旁,笼子里的老虎已经不再闹腾,似乎受到阿琴的影响,沉沉的睡着了。

    “阿琴,”宋九月叫着幽蓝色的女鬼,“这大家伙怎么样?”

    “启禀主公,”阿琴坐在笼子里轻施一礼,“基本稳定下来了。但毕竟是兽类,神魂有些孱弱,经不起折腾,奴婢亦不敢将那恶鬼抽出,索性直接将它识海中的恶鬼拍死了。它现在昏迷,正是在吸收那恶鬼的残魂,待醒来后,应该会神智大增。”

    宋九月拖着下巴想了一会儿,总结道:“就是这大猫因祸得福呗?”

    阿琴点点头,难得的笑起来:“真是,主公慧眼如炬。”

    “客气了妹妹。”宋九月笑笑,伸手招呼着力量担当小泠:“小泠!来把这大脑斧扛在面包车后座上!”

    小泠依言过来,乖巧的开始扛虎。

    一旁的巴贝看愣了,结结巴巴的问道:“你……你就直接把它放面包车上?”

    那经典款的面包车,很经典的将侧面玻璃上都贴上了黑漆漆的膜,本就看不清里面,再加上许久未洗车,后车厢简直别有洞天。

    “对啊,反正我家丫头专治各种老虎。”宋九月不以为然的耸耸肩,顺便叮嘱小泠道:“小泠!你就坐在后座上陪它,顺便防止它醒来以后搞事!”

    诸事妥当,宋九月发动了面包车,后面躺着老虎和小泠,副驾驶坐着巴贝,巴贝膝盖上趴着阿喵——他是见识过这小猫厉害的,如今被阿喵趴在腿上,直吓的巴贝两股战战。

    就这样,破旧的面包车拉着一车奇葩,慢悠悠的驶向远处的大山。

    ……

    “快到了吗?”桃夭夭坐在山林中的一块岩石上,礼节性的喘着气。

    不喘气不行,旁边的杜子规已经喘的跟孙子似的,一看就体力不支。

    “哈,快了。”杜子规吐了口唾沫,气喘吁吁的道:“不过,咱俩先等会儿,等大家都来了一起去。不然,咱俩,估计得变柴火和烤翅了。”

    桃夭夭点点头,递给杜子规一瓶矿泉水,示意她喝口水缓一缓。

    敦敦敦的干了一瓶水,杜子规擦擦嘴,看着一旁人面桃花的桃夭夭,忽然发起了呆。

    “怎么了?”被这样盯着,桃夭夭不好意思的笑笑,打趣道:“被我的美貌所折服了?”

    “不是,”杜子规摇摇头,一脸认真的道:“我就是纳闷儿,我们动物妖怪往往用口腔或胃袋储物,那你们草木妖精呢?”

    “嗯……”桃夭夭想了想,科普道:“因妖而异吧。像我们这些木本妖精,还有其他一些草本妖精,往往是把东西藏在花苞、花瓣里的。那些不开花的,我就不知道咯!”

    杜子规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点点头,又追问道:“你说的是以前,那你……现在呢?”

    桃夭夭愣了,这死丫头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是在针对本仙女吗?

    平素大大咧咧的杜子规丝毫不觉得自己的问题失礼,拖着腮帮子,一脸期待的看着桃夭夭,甚至还补充道:“你看哦,你现在是一把剑,还是连剑穗儿都没有,全身上下光溜溜的那种。你的物品都贮藏在哪里啊?”

    桃夭夭喝了口矿泉水,没好气的答道:“云端!”

    二人正扯淡,从远处忽然传来了两个少女的呼唤:“呦!姐姐们!”

    杜子规和桃夭夭停下话语,循声看去,兴奋的站起身来,挥手道:“小柳!喜儿!在这儿呢!”

    从山林中走出两个二十来岁的美少女。第一个,眉眼间和桃夭夭、杏仙十分相似,但较之二人,少了几分清新,多了几分妩媚。大冷天的,她只穿着一件露脐小背心和一条修身牛仔裤,身材窈窕,尤其一段小蛮腰,走起来一步三摇,分外撩人。

    另一个少女却是另一种风格,一身黑色的小西服,戴着一顶鸭舌帽,精致的五官称不上甜美,却帅气十足,配上一身男装,满满的随性中性风,必定能掰弯不少妹子。

    “你们来得好早!”好姐妹久别重逢,中性风少女开心的笑着,从怀里掏出一支雪茄点上,吐了口烟雾,继续道:“杏儿姐呢?”

    “还没来,估计快了。”桃夭夭笑笑,怜爱的拉着二女,上下打量起来:“喜儿都学会抽烟了,唉……还是小柳好,还是那么清纯可爱!”

    叫小柳的露脐装少女笑笑,回敬道:“哪里,姐姐你也很好呀,胸还是那么小!”

    桃夭夭的笑容逐渐凝固,久别重逢,你们一个两个就这么对我?

    “瞎说什么!”喜儿叼着雪茄,冷着脸拍了小柳一下,义正言辞的道:“夭夭姐哪有胸?”

    其余三女开心的嬉笑起来,桃夭夭保持着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真想转身走人,江湖之大,再也不和这三个死娘们儿相见。

    想了一会儿,桃夭夭灵机一动,想出个绝佳的转移话题方法。她拍拍杜子规的肩膀,轻松的道:“再等等杏儿姐?倒是不着急,估计你男人马上就被折磨死了!”

    杜子规瞬间笑不出来,急的脸色煞白。时间紧迫,但偏偏杏仙是姐妹中实力最强的,若是不等她,自己这几个人还真不好说。

    姐妹连心,小柳和喜儿对视一眼,有些为杜子规着急,却也想不出法子。

    “不用等了。”远处忽然传来杏仙带着丝丝媚意的甜美嗓音。几女转过头去,惊喜的看着姗姗来迟的杏仙,异口同声的叫道:“杏儿姐!”

    点点头,杏仙的表情显得严肃很多。她没有和妹妹们寒暄,看着桃夭夭道:“宋九月呢?”

    “还没来。”桃夭夭没好气的答道。“问他干嘛?惦记我男朋友啊?”

    “切,我惦记他作甚,也就你拿他当宝。”杏仙笑笑,说道:“他无所谓,但他的那只猫,还有那把刀,实属强援啊!”

    桃夭夭冷笑一声:“合着我们九月就是个废物呗?”

    杏仙跟自己收房租的事情,让桃夭夭仍旧耿耿于怀。若不是事情紧急,照她以往的性子,少不得和杏仙大闹一番。

    没有搭理桃夭夭,杏仙扫视几女一圈,面无表情的道:“你们先上去探探情况,我在此处等等宋九月。没有他,不行。”

    几女面面相觑,却素来以杏仙为首,便习惯性的听了她的,结伴上山去了。

    送走妹妹们,坐在桃夭夭刚做过的石头上,杏仙翘着修长的腿,身上杏黄色的旗袍渐渐蜕变成了红色,口中喃喃低语着:

    “宋九月,就等你了……”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44 等你来撩~

    快眼看书内部群:,进群请先说暗号:“快眼赛高”,内有意想不到的福利等你来拿,仅限快眼会员加入,福利有限先到先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