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历史 > 大魏劫 > 第一百零五章 拨云
    此后无风无浪地过了近一月,这一日韩晏突然提出为了提前庆贺元魏江山后继有人,应加赐太原王孙荣九锡之礼,并召其回洛阳受封。此言一出群臣又是一阵哗然,不少人更是当面指责韩晏如此迫不及待地为孙荣求九锡,下一步是否便是谋朝篡位了。而元睿却只淡然一笑:“准!”

    旨意颁下的翌日,孙荣即带着一队人马进了洛阳城,可见他早已悄悄潜至附近,不臣之心昭然若揭。与韩晏简单碰头之后,孙荣便准备依例入宫面圣。听韩晏说起元睿接到他入京消息后的意外之态,连忙吩咐准备晚宴,孙荣更是开心得嘴巴也合不拢。

    自白桑死后,统领铁卫营护卫孙荣的职责便落在了孙万年的肩上,此刻见孙荣欲与韩晏二人孤身进宫,孙万年不无担心地皱眉道:“太原王与韩司空二人势单力薄,进宫恐有危险,不如让属下带兵随同前往。”

    此时的元睿在韩晏眼中早已无异于案板上的鱼肉,可任意宰割,遂傲然道:“将军没来过洛阳有所不知,如今的皇宫早不是陛下的地盘了,宫中的侍卫都归孙朝宗将军节制,要担心人身安危的该是陛下,而非太原王!”

    孙万年还想再坚持,却被孙荣制止:“你就放心吧,再生日夜看着陛下,若他敢有任何异动,我等又岂能容他活至今日!”

    “说得好!”韩晏鼓掌喝彩,“未来天下之主便该有这等气魄!”

    “天下之主?”孙荣眯眼看着韩晏,“军师可不要乱说。”

    韩晏极富深意地朝孙荣点点头:“快了!快了!”

    二人对视一眼,捊掌大笑,并肩昂首扬长而去。望着二人远去的背影,孙万年仍是难以释怀,眼皮扑扑地跳个不停。

    孙荣韩晏二人的马车缓缓驶入宫中,就在宫门重新合上那一瞬间,一旁大街上几个摊贩忽地扔下手头的生意,往不同方向四散而去,惊得那些顾客眼珠几乎都要掉落出来。好半天方才回过神:“诶!你的东西不要啦?”

    片刻之后,酒馆中、民宅内、街巷旁、寺院里,几乎每个角落都冒出三三两两的白衣武士,疾风迅雷般分别朝司空府与武器库奔去。就在大多数人还搞不清楚状况之时,已将这两处地方围了个水泄不通。

    孙万年的眼皮跳得越发厉害了,不由得起身来回踱着步,仿佛不如此便难以压抑胸中的不安。行没两步,下人慌忙来报:“将军,不好了!数千武士从天而降,已将司空府团团围住!”

    “什么!”孙万年惊诧之下,忙提刀至府门处察看。

    见孙万年现身,正对府门的白衣武士们缓缓让出一条三四人宽的通道,待崔明友的轮椅自后方通过之后重又合上。

    崔明友朝孙万年拱手道:“万年将军,一别数载,尚无恙否?”如同一对久别重逢的老友。

    孙万年则是惊异莫名地看着崔明友:“崇信侯?你不是回清河老家了吗?”

    崔明友呵呵一笑:“崔某皇命在身,不敢轻易回乡。”随即正色道,“作为朋友,崔某不愿与将军刀兵相见,奈何大义面前不容私情,念在大家相识一场,将军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吧,别让崔某难做!”

    孙万年不失军人本色,重围之下仍是毫无惧色,拔刀出鞘:“崇信侯你有你的大义,孙某也有孙某的大义,大家各为其主,无需多言,来吧!”

    崔明友见他既已做出了选择,遂高举右手,厉声对手下武士们道:“诸位隐遁深山一年有余,如今一展所学,报效朝廷的机会终于到了,这司空府内尽是反贼,如遇抵抗,杀无赦!”

    话音刚落,白衣武士们便挥舞着手中长剑潮水般杀了进去。饶是孙万年武艺超群,在他们面前也只抵挡了片刻,随后便带着他对孙荣的那份“大义”化作一摊血肉。

    而此刻宫中的孙荣与韩晏二人还不知道外间的变化,领着孙朝宗等一众侍卫一路大摇大摆,谈笑风生地赶往偃武殿觐见元睿。接近殿门,孙荣挥手止住孙朝宗:“你们在此候着,一有异样,立即带兵入殿。”

    二人正欲入门,殿门却吱拉一声由内打开,再生神色匆匆地捧着一道圣旨自门缝中闪出。蓦然见到孙荣与韩晏两张脸庞,再生吓得倒退两步,神色有些不自然,应是不曾料到二人来得如此迅速。“太原王!韩司空!”片刻之后再生恢复正常,向二人招呼道。

    孙荣斜眼瞧了一眼再生手中圣旨:“这是何旨意?”

    再生微微一笑:“皇子即将降生,陛下龙颜大悦,故提前颁下这大赦天下之旨。”

    三人对视一眼,均露出会心一笑。

    “哼,瞧把他得意的!”孙荣脸现不屑之色。

    韩晏做了个“请进”的手势:“就让他开心两天又何妨?横竖他也没几天时间了,太原王请!”

    二人转身进殿,再生则是长舒一口气,惊魂稍定,拭去额上冷汗,大步流星地离开。

    孙荣见元睿一人独坐殿内,哈哈大笑道:“一年不见,陛下是越发地精神了!”

    元睿亦亲切地拉起孙荣双手:“外间都在传言,太原王欲弑君,不会是真的吧?”

    孙荣与韩晏二人均未料到元睿一来便会问出这么个问题来,表情无比尴尬,一时愣住不知如何作答。

    “开玩笑!开玩笑!太原王千万别往心里去!”元睿大笑道。

    孙荣则是心虚地回应:“岂敢岂敢!陛下莫要轻信小人胡言。”

    却说此刻孙朝宗领着数百侍卫侯在殿外,正当百无聊赖之际,忽然发现再生与羽林军将领屠洪二人也领着数百侍卫迎面而来。孙朝宗心知不妙,指着二人喝到:“再生,你想做什么?屠洪,没本将军的将令便擅自调用军队,难不成你想造反?”

    一年来屠洪早憋了一肚子气,毫不客气地便回敬道:“老子今日不杀你才是造反呢!”说着便要动手。

    “屠将军稍安勿躁,待宣完圣旨再动手也不迟。”再生拦住屠洪,展开圣旨,“陛下有旨:朕之不德,致使国运维艰,奸佞当道。孙荣、韩晏怀奸乱政,谋逆不道,罪在不赦。余党若能弃恶从善,迷途而返,讨贼以自效,朕概不追究其前非。反之,与孙韩同罪。”

    孙朝宗这边的侍卫们闻言纷纷脸现犹豫之色,看看孙朝宗,又看看再生与屠洪,不知该听哪边的好。

    “他们假传圣旨!别听他们的!”孙朝宗已有些气急败坏。侍卫们经他一说,又不禁握紧了武器。

    “兄弟们!别再执迷不悟了!你们信不过再生公公,信不过屠将军,难道还信不过林某吗?”屠洪身后又走出一人,一身戎服,英姿飒爽。眼尖一些的侍卫即刻认出这个一脸风霜的老将:“是林将军!”

    此人正是征南大将军林添翼,一个月前被元睿秘密召至洛阳,为的就是今日这一刻。在出任征南大将军驻守南方之前长达十几年的时间里,林添翼一直掌控着大魏的羽林军。此刻孙朝宗身后的众侍卫,除了个别新提拔的将领,十有八九都是他的老部下,见他出面力挺屠洪,均不自觉地走向屠洪这边。

    “都是昔日的弟兄,大家一起为陛下杀了这些反贼!”随着屠洪这一声吼,侍卫们如同被点燃了一般杀向孙朝宗,瞬间便吞噬了他与十来个铁杆亲信的性命。

    殿外动静闹得如此之大,殿内的元睿三人自然也都听见了。“真是没有规矩,不知道我们正和陛下说话吗?”孙荣不禁抱怨起孙朝宗来,“孙朝宗!孙朝宗!”

    喊了好几下皆不见孙朝宗入内,加上渐渐听清外间的喊杀之声,孙荣与韩晏二人四目相对,心中升起一阵凉意。韩晏双眼慢慢飘向元睿,示意孙荣先下手为强。孙荣会意,猛然间使出一个锁喉杀,右手如鹰爪般探向元睿咽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