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历史 > 大魏劫 > 第一百零二章 先手
    “长期以来,眼见陛下受辱,我心一直备受煎熬,虽不忍继续助纣为虐加害陛下,可又割舍不下怀坞对我的情义。如今得知太原王竟对坞主做出此等大逆不道之事,再生恨不得生剥其肉,此后自当追随陛下铲除奸佞。”听完孙泰叙述,再生早已泪流满面。

    他的倒戈也使得韩晏的阴谋提前泄露,元睿等人震惊不已。距离孙倩临盆已不足两月,之前元睿因低估了韩晏的能量而致使皇权旁落、社稷蒙尘,所幸上苍再次眷顾元睿,使其先一步知悉韩晏的计划,给了他两个月的时间筹备,这一次再不能出现任何纰漏,因为这将是他反戈一击的最后机会,也是大魏最后的机会。

    花子都与孙泰对视一眼,不自觉地露出欣慰的笑容:“再生你能迷途知返,带来如此重要的情报,也不枉我与孙大侠大老远地从边关赶回!”

    再生默默拭泪:“怀坞早已不是当初那个给我无限温暖的怀坞,而我竟一直不愿面对这个现实,我真是糊涂!”

    元睿拍着他的肩膀:“过去的都已过去,如今我们要做的便是齐心协力,助大魏渡过此劫。再生你是不知道,朕每日在你跟前装软弱、装昏庸究竟有多累!现在好了,朕终于可以透一口气了!”

    再生自嘲一笑:“连累陛下如此辛苦,奴才罪该万死!”

    元睿拉起他的手:“什么奴才?朕可从没将你当成奴才!你忘了?那年朕初次去到怀坞之时,你我二人聊得有多开心!”

    回想起当初情形,虽只是小小怀坞里一个普通少年,却远比如今深处大魏权利中心要快乐得多,脸上不禁浮现出无限向往的神色。

    “你们要叙旧大可回宫慢慢地叙。耿老将军还等着花某回去告诉他陛下的指示呢!”花子都怕他们二人没完没了,赶忙打断。

    “嗯……”元睿回到眼前,“其实目前忠于朕的武装,南有林添翼林将军,北有耿通耿将军,不论在兵力抑或是控制地域上均不输于孙荣,可难就难在,洛阳的羽林军在他们手上……”

    孙泰:“既然咱们兵力不输于对方,直接把兵拉过来打一仗不就行了?”

    花子都驳道:“孙大侠将事情想得太简单了,且不说孙荣能征善战,数次以少胜多,两军对垒咱们未必能胜。既便真打得赢,别忘了洛阳在他们手中,只要咱们一动兵,陛下与京师便危险了!”

    孙泰老脸微微一红:“孙某一介江湖武夫,见识浅薄,陛下莫怪!”

    元睿:“大哥哪的话!你肯站在朕这边,朕感激你还来不及,又何来怪罪一说!若非你说出真相,再生此刻还在忍受着良心的煎熬继续做着孙荣与韩晏的耳目呢!”

    孙泰被他几句话一说,心思再次活络起来:“既然再生能被说动,那其他人是否也可以?”

    再生:“坞主有所不知,孙朝宗、孙威、孙贺这些怀坞故旧这两年跟着孙荣鸡犬升天,早已将孙荣视若神明,怕不是那么容易能说动的!”

    孙泰再次脸现失望之色。

    “大哥的思路很对,或许我们真可一试!”元睿此言语惊四座,“朕想到办法了!蝴蝶,一会朕将给你一道封耿老将军为镇北大将军的密诏,你速速回去告诉耿老将军,待孙荣被擒之后,让他严密盯着他那一干怀坞旧部,若是他们能弃暗投明那便最好,若有异动,各个击破!”

    花子都:“臣领旨!”随即又无比疑惑地看着元睿:“不知陛下想到何良策,能否与臣等分享一二?”

    元睿招招手,众人齐齐附耳过来,听着元睿的计划,均不自觉得微笑点头,仿佛已经看到拨云见日、花开月明的那一日。

    回到宫中,再生如同突然减了数十斤体重一般,脚步轻快地简直就要飞起,嘴里还一直哼着口哨。

    孙倩看着她来去如飞的步伐,笑得双眼眯成一条线:“再生你可是见到大哥了?”

    再生嘿嘿笑道:“是,虽说见到坞主历经艰辛心中难受,可他毕竟还活着啊!比起孤零零地身死异乡,连个拜祭的人也没有要好上太多了!而且更主要的是,如今再生也解脱了,再也不必在怀坞的恩情与人性的良知之间痛苦纠结!”

    孙倩:“只是可惜你已经……再也回不了头了!”

    再生却毫不在意,指指阴部:“皇后说的是这个?比起内心的痛苦,这根本不算什么!况且能一辈子追随陛下这等明君,侍奉皇后,乃是再生几辈子修来的福分!”

    孙倩苦笑,暗道再生其实一直是个挺单纯的孩子,但愿他能一直保留着眼前这份单纯的快乐吧!

    次日早朝,元睿仍是一如既往得扮演着那个懦弱皇帝,见到韩晏甚至还主动地送上一个笑脸。

    然而他没料到当他一会听完韩晏的上奏之后,那笑容便将会僵在脸上。只见韩晏理理衣襟、清清嗓音,上前一步:“启禀陛下,朔州刺史戚元让,在大将军南征北讨之时不出一兵一卒平叛,坐观朝廷与叛军厮杀,实乃用心险恶,欲割据自立之举,如今叛乱已平,臣请陛下即刻遣恒州刺史襄义将军孙威率军讨伐之,以正君臣之道!”

    元睿瞬间呆住,朔州东北与鹰扬相邻,东面紧挨恒州,在鹰扬与恒州迅速沦陷的局势下,若非戚元让持重,朔州早被叛军拿下了。虽说当初自己暗中联络戚元让,让他不要插手孙荣与司马怀忠之间的战事,但也没对孙荣造成什么损失,相反,从某种意义上还加速了孙荣剿灭司马怀忠的进程。事情过去了这么久,孙荣也一直没有采取什么报复行为,还以为他早已将此事忘却,如今韩晏却突然要讨伐他,岂非唯恐天下不乱?

    见元睿一言不发愣在那儿,韩晏再次提醒:“陛下以为如何?”

    元睿小心翼翼道:“戚元让驻守朔州多年,并无过失,若仅仅因此便出兵征伐,是不是不大好?”

    韩晏却大唱高调:“陛下岂不闻防患于未然?似此不忠之臣,若不趁此良机一个一个除去,将来必定成为我大魏的祸乱之源!还是说陛下你信不过臣,信不过太原王?”

    元睿沉吟不语,脑子却是飞速运转,若此刻与韩晏翻脸,那这一年来的孙子便无疑是白装了,也将再没机会一举铲除孙荣与韩晏二人。不若暂时答应下来,然后让人火速通知戚元让做好防范准备,自己这边再拖个几天,也许便能化解这场危机。

    想至此处,露出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韩司空何不早说,既是太原王的意思,那朕断无不允之理!待朕回去拟一道圣旨传与孙威,令他即刻出兵便是!”

    散朝之后,元睿急忙偷偷溜出皇宫去找花子都,身边少了再生这双眼睛,行事果然方便了许多。

    所幸花子都还未出发,见到元睿显然有些吃惊:“陛下要找臣何不提前告知一声,若是晚来片刻,臣只怕已经走了!”

    元睿无心与他细细解释:“蝴蝶你辛苦一趟告知朔州刺史戚元让,就说孙威要对朔州用兵,让他早做防备!同时让耿老将军陈兵燕恒二州边界以震慑孙威,最好能将他吓得不敢轻举妄动!”

    花子都大惊:“孙威何时出兵?”

    元睿:“就等朕的圣旨呢!放心,朕会尽量拖延,接下来几日都不会上朝,反正这一年来朕也时常如此‘不理朝政’!”

    花子都恨得牙龈都要咬出血来:“这两个奸臣,究竟想将我大魏祸害至何等地步才肯罢休!事情紧急,臣这就动身,希望能来得及!”

    此后一连几日,元睿皆未上朝,而韩晏竟也意外地没有催促那道圣旨,莫非他们放弃进攻朔州了?若果真如此那便再好不过了。与往常一样,本应上朝的元睿这日又一次溜出皇宫“游玩”,可好巧不巧,正被等不到元睿上朝而原路折返的韩晏碰了个正着。

    “陛下!在这里遇见你最好了,不然臣待会还得再花不少功夫找你!”韩晏率先开口。

    终究还是来了,元睿心中暗道,不过脸上却是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哦!若非见到韩司空朕倒忘了,关于出兵朔州的圣旨……”

    “不用了!”不等元睿说完,韩晏便直接打断,从随从手中接过一个木函,“这里面装的是戚元让的首级,请陛下过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