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历史 > 大魏劫 > 第九十九章 残喘
    沉默,群臣神情激愤,然而却是谁也不敢最先开口。与之对应的,元睿脸上也是“精彩不断”,由最初的闻言震惊,片刻之后转瞬即逝的怒目切齿,随之而来的则是痛苦挣扎,就在周正之跨出一步准备反驳之时,最终化为一声长叹:“大将军劳苦功高,封王也在情理之中!”

    “陛下!”不少人不由痛苦地喊出声来,心有不甘地望着元睿。

    元睿微微闭上眼睛,不忍与他们对视。

    与元睿如出一辙,群臣也是一声叹息。而韩晏,终于露出满意的笑容,由始至终,元睿脸上的每一个表情都没能逃过他的双眼。以元睿的聪敏,不可能看不出封王孙荣是多么危险的一步,若他拒不批准,自然说明他仍未放弃抗争,但若他答应得太过爽快,那样反而暴露了他的虚伪,说不定早已想好对策,在前面挖了个陷阱等着自己与孙荣往里跳。唯有这般经历过内心痛苦煎熬最终无奈放弃抵抗的过程,才能使他安心。

    散朝之后,周正之与董勋二人并未随众散去,而是在半途堵住了元睿。

    元睿知他二人想说什么,不待他们开口,轻声对二人道:“相信朕,朕决不会让大魏不会有事!”也不管二人究竟有没有听明白,径自离去。

    经此连番变故,饱经磨难的洛阳城总算是恢复了以往的宁静,这一静便是整整一年。这一年间外界,特别是北方战场之上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孙威等人在孙荣的遥遥指挥下彻底扫平了司马怀忠的叛军残党,将孙荣的势力范围扩展至整个恒州及鹰扬镇;耿通的东路军也毫不逊色,不仅收复了所有失地,更是已做好了直捣柔然王庭的准备,欲一劳永逸永绝后患。而柔然方面越是往后,其国师所炼的丹药便越是满足不了战争需要,毕竟炼丹是需要时间的,也就越是无法与魏军相抗衡。

    与各路将军们相比,元睿的表现则黯淡了许多。在他身上已完全看不到当初的血气,如今的他不是成天纵情山水、斗鸡走狗,便是泡在翠柏宫中与孙倩腻歪在一起。

    都说心宽体胖,用来形容此刻再生眼中的元睿可说是再恰当不过了,这一年来他看着元睿从不满抗争到接受现实,从励精图治到耽于享乐,本来棱角分明的脸庞如今都能看到双下巴了。只见他侧耳贴在孙倩那微微隆起的小腹之上,眼睛眯成一条缝:“皇儿,来!朝父皇的脸上踢!”

    孙倩嗔道:“陛下怎么如此肯定是个皇儿!”

    元睿笑容更灿烂了:“小公主,来!朝父皇的脸上踢!”

    孙倩脸上挤出一丝苦笑:“听说昨日韩司空又为二哥求加封领地了?”

    元睿收起笑容:“太原王领军有方,荡平群丑,增加封地也是应该的,朕已经准了。”

    孙倩担忧道:“陛下对二哥一味纵容,如今后宫上下都在私下议论,说陛下会是第二个汉献帝……”

    元睿伸出一个手指挡在孙倩唇前:“不会的,朕不会是汉献帝,太原王也不会是曹操,朕相信太原王不会乱我大魏江山。”转头看着再生,“也希望太原王相信朕,继续为朕分忧,再生,下次去韩府记得将朕的心意如实传递到韩司空处,以免造成不必要的误会。”

    再生是韩晏放在元睿身边的耳目,这已是公开的秘密,他每隔几日便会去找一趟韩晏,守门卫士也心知肚明,从不过问即会放行。“奴才明日便会去韩府,一定将陛下的话带到。”

    没过多久,再生离去。孙倩不无担心地嘀咕道:“陛下方才戏演得那么假,再生与韩晏都不傻,不怕被他们看穿吗?”

    元睿摇头:“再假的戏,演了整整一年,也不由得人不信。连朕有些时候都分不清何时是戏,何时是真,何况他人,放心吧!”

    “哎!”孙倩也只能报以一声叹息了,要是以前有人告诉她皇后的生活会被她过得这般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她打死也不会相信。可等她真的做了皇后,才知道其中的苦涩滋味,普通农妇尚能无忧无虑享受生活,而她,连腹中胎儿究竟能否顺利降临人世都不敢确定。

    “蝴蝶啊蝴蝶!你究竟何时才能回来?”元睿不禁又一次在心底默念这句话。

    “阿湫!”远在千里之外的花子都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摸着鼻子朝身旁的蔡钊歉意地笑笑。

    蔡钊则急得直瞪眼,低声指责道:“花将军你小心点,千万别惊动了蠕蠕可汗!”原来他们此刻正伏兵在柔然王庭四周,只等另一路顾羽辰与季丹就位之后形成合围,发出信号,便一起进军生擒柔然可汗阿那瑰。

    柔然王庭连绵数十里,光帐篷就有数千顶之多,花子都等人伏在地上,抬头仰望满天繁星,低头凝视烛光点点,紧张的手汗浸湿了刀柄,毕竟若能一战而灭柔然,那可是天大的功劳。也正因如此,花子都的一个喷嚏都能惹得蔡钊大惊失色。然而渐渐地,对面营帐之中火光越来越亮,来回奔走的士卒也多了起来,甚至偶尔都能传来一些人喊马嘶之声。

    “不好!蠕蠕发现我们了!他们要跑!曲向东,通知其余各部出击!”花子都匆匆朝身后新晋校尉曲向东喊了一声,便带头冲了出去。

    蔡钊见状,也顾不得等什么信号,领着部众便随花子都杀入柔然大营。

    果然,待花子都诸人杀到之时,柔然可汗阿那瑰已经不见。抓了几个俘虏问后才得知,原来傍晚时分几个士兵不知何故溜出大帐,不久前回来时发现了埋伏一旁的魏军,这才引起了阿那瑰的警觉,在顾羽辰到来之前溜了。

    功亏一篑,就在花子都与蔡钊二人因惋惜坐失良机而几乎拍断大腿之时,一个士兵指着不远处的一片火光朝花子都道:“将军,那边有大片营帐起火了!”

    花子都心下生疑:“过去看看!”

    走至近处,顿时哀嚎之声不绝于耳,听来甚是可怖。“救命!我们是魏人!”杂在各种叫声之中,花子都终于听清其中一人的话。

    “快去救人!”花子都当机立断。

    很快,一个个蓬头垢面,衣衫褴褛之人被抬出火场,身上都锁着铁链,他们有的胡子被烧掉了,有的手脚皆已焦黑,不过看打扮的确不是柔然人。据将他们带出来的士兵说,他们都是被铁链绑在木桩之上,显然是有人欲将他们活活烧死。幸好营帐之内结构简单,士兵们拆了木桩便将人救出。

    “你们是何人?为何会在此地?”花子都疑惑地看着他们。

    其中一个白发老者颤巍巍地起身朝花子都行了一礼,拖得铁链叮当作响:“感谢将军救命之恩,老朽乃是唐家刀第十五代掌门唐绍,八年前被蠕蠕国师拐至此处作为‘陪奴’。”说着擦擦眼泪,“这‘陪奴’的日子苦啊!我们每日被铁链加身,与无数蠕蠕对打,以此替他训练士卒。经过与我们的打斗,蠕蠕士卒越来越强,而我们的体力却日渐衰弱,稍一大意便可能命丧黄泉。”

    花子都大惊:“江湖上都说唐老前辈你八年前归隐田园,不想却是被掳至此处!莫非在座的都是相同的遭遇?”

    唐绍:“我等遭遇虽不完全相同,却也大同小异,我们中既有江湖侠客,也有朝廷将军,既有年轻后进,也有垂垂老朽。其中时间最长的就数在下了,那些比在下早来的都已不堪折磨而死了。”

    蔡钊抽刀剁石:“可恶!那蠕蠕国师现在何处?本将军要宰了他!”

    唐绍摇头:“死了!可能是眼见蠕蠕大势已去,心灰意冷之下他便放火自焚,连带我们也差点为他陪葬。”

    花子都拍拍唐绍肩膀:“老前辈你受苦了,坐下休息吧!”看着那些“陪奴”们枯黄的面庞、嶙峋的瘦骨,哪里还有半点一代大侠的风范,心中不禁无限感伤。

    忽然,花子都的目光停留在其中一张脸上,神色无比震惊,不由得跑至那人跟前细细端详起来。

    “花大侠……?你怎么会在这里?”那人也认出了花子都,竟是孙倩的大哥,原怀坞坞主孙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