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历史 > 大魏劫 > 第九十八章 封王
    司马怀忠兵败被杀、许以诚身首异处、易水寒刺杀未遂,孙荣总算扫清了所有障碍,得以安心经营其势力范围。然而对于元睿来说,这一切显然不是什么好事。很快,全程黑脸的韩晏便亲自带着两个手下在皇家存放圣旨备份的紫光阁一阵翻箱倒柜,而紫光阁的管事太监成季康则是缩在一旁,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

    元睿闻讯匆匆赶来,当然,身后还是一如既往的跟着一个再生。

    “韩司空,你这是作甚?”元睿故作惊讶。其实自接到许以诚死讯之时,他便已料到会有这么一日。

    韩晏非但完全没有理会元睿,反而敦促那两个因见着元睿而停止寻觅的手下:“为何停下来?接着找啊!”

    如此目无尊上,别说元睿,既便与他同一阵营的再生也有些看不下去,轻手轻脚地移步至韩晏跟前:“司空,今日行为是否有些过了?”

    他不说话还好,此言一出,韩晏立马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若是公公办事足够牢靠的话,韩某又怎会有今日之举动!”

    好心出言相劝,反被韩晏没头没脑地说了一通,再生也不由地气不打一处来:“司空这话便让人费解了,不知此事与我何干?”

    韩晏懒得与他多费口舌,冷冷哼了一声:“待会公公自然就知道了!”

    好一会,那两个手下终于将近几年宫中所发的圣旨存档全部查了个遍:“禀司空,没有发现!”

    韩晏的表情显然甚是意外:“不可能,全部找过了吗?”

    “一个不落!”手下的声音也是无比坚定。

    “韩司空要找什么?也许朕能帮上忙!”见韩晏沉默,元睿“好心”问道。

    “呵!呵呵!”韩晏看着元睿摇头失笑,“陛下果然非常人也,想必陛下早就料到事情可能会发展至这个地步,这才故意省去存档这一环节吧?”

    元睿当然是“一头雾水”:“韩司空说什么,朕不是很明白!”

    韩晏又一次无视元睿,转向再生:“陛下可曾故意避开你们,与他人接触?”因担心再生一人看不牢元睿,后来韩晏又陆续安插了几个人至元睿身边,统一由再生调度,故而此刻韩晏说的是“你们”,而不是“你”。

    再生微闭双目,认真思索。场内其余诸人的目光也不由自主地全集中在他身上,尤其是元睿,虽然表面上仍是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可心中早已七上八下,一颗心正飞速地跳动着,仿佛一不小心便会从口中跳出来似的。

    “没有!”良久之后,再生睁开双眼,神色笃定。

    元睿终于暗暗长舒一口气,竭尽全力却又极力掩饰地平复心情。见韩晏一脸疑虑的神情,缓缓转头看向自己,相信下一句话必是对着自己而说,若是那时一讲话被他听出其中的紧张之情而露出破绽,岂非前功尽弃。

    果然,片刻的安静之后,韩晏朝元睿施了一礼:“今日是臣失礼,陛下恕罪!”话锋一转,语气强硬,“不过陛下还需谨记,如今的大魏离不开大将军,大将军在则大魏在,大将军亡则大魏亡!”

    元睿“思考”片刻,“坦诚”道:“司空放心!到了今时今日,朕深知大将军已是我大魏柱石,若大将军有什么三长两短,失去他的坐镇,那这好不容易安定下来的江山又将陷入到战乱之中。为了大魏的安定,朕也想与大将军携手,共同使百姓安定,国家强盛!”

    韩晏不禁心中暗笑,如今你只是一个傀儡,还谈什么理想抱负,不过你能认识到自己的身份,知道已不能与孙荣相抗衡,若是硬拼吃亏的只有自己,还算是有些自知之明。遂点头赞道:“陛下能有此见识,实乃我大魏之福!”

    韩晏言不由衷,元睿又何尝不是心口不一。就在韩晏在心中嘲笑元睿之时,元睿也暗暗地立下誓言,孙荣韩晏,乱国奸臣,若放任你们继续胡为,才是我大魏最大的不幸。如今朕接连失利、实力不济,唯有暂时委曲求全,但终有一天,朕定要除去你们,还天下以太平。

    韩晏带着手下转身离去,元睿紧绷的神经这才真正得以释放,摊开手掌,只见湿漉漉的全是汗水,如果韩晏再走晚片刻,恐怕便要滴落下来了。趁着众人都在“目送”韩晏,赶紧偷偷在身上擦了擦。

    然而这一细微的动作仍是被再生不经意间看在眼里。轻轻来至元睿身旁,对他耳语道:“看来许以诚公公的事果然是和陛下有关呢!想必陛下那日去定陵祭拜先帝,真实的目的是与许公公接头吧?”

    元睿心中暗凛:“你既有此怀疑,方才当着韩晏的面为何不说?”

    再生:“奴才也是从陛下的紧张之态中才有此推测,而且陛下也说了,奴才只是‘怀疑’,若贸然说出,万一有误岂不是害了陛下!”

    元睿心中暗叹,人家做皇帝锻练的是治国理政的能力,想不到轮到自己,需要磨练的却只有演技。不过好在这再生还算心地纯良,若是换作别人,才不会顾忌是否冤枉了自己,早说出心中所疑了,如果那样的话,此刻还不知道韩晏会做出什么事来!不过再生毕竟是孙荣安插在自己身边的心腹,且立场坚定不会为我所用,对他,仍需时刻提防。挤出一丝无奈笑容:“许以诚口口声声说奉了朕的旨意,朕担心韩司空有所误会!”

    再生不置可否地笑笑,没有说话。

    见再生的表情不是很相信,元睿微微一叹:“不过经此一事,朕算是明白了,大将军得神灵眷顾,非常人可与争锋,如今朕只希望大魏能在大将军的辅佐之下,重振雄风,扫平宇内,一统天下!”

    不管许以诚的背后是否有元睿支持,他这番话的词句之间无不透露着低头认命的味道,再生当然也听出了他的潜台词:“陛下能这么想就最好不过了,相信以陛下之英明与大将军之神勇,定能联手再造一个盛世!”

    元睿则对之报以“诚挚”一笑。

    紫光阁中并未搜出许以诚拿来招揽人心的“诛荣”圣旨,再生也没发现元睿有何异样,最重要的是元睿的表现自然,不似作伪,那种强忍着对孙荣的不满可又无能为力不得不低头的可笑模样此刻仍深深地印在韩晏的脑海之中。但既便如此,韩晏仍是不敢完全放心。元睿聪慧过于常人,这一点韩晏心中了然,面对这么个聪明人,究竟该如何判断他何时是真情流露,何时又是假意欺瞒,变得尤为困难。低头沉思许久,韩晏终于再次露出得意的邪笑。“是真是假,且待我再试你一试便清楚了。”韩晏自言自语道。

    次日早朝,与往常一样,韩晏早早地来至太极殿中,站于群臣之首。不过细心的人马上发现,今日的韩晏还是有些不同于往日之处的,那便是他那笏板之上已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字,可见他今日定是有要事“上奏”。不知他待会会翻出什么浪花,群臣均拭目以待,其中有存心巴结的,有暗自警惕的,当然,更多的则是抱着远离是非的原则而一心看戏的。

    片刻之后,元睿到场,众人止住私语。

    “天下安宁,诸卿若无事,便散了吧!”元睿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懒洋洋地宣布道。

    “臣有事启奏!”果然韩晏上前一步,高声奏道。

    身为孙荣在洛阳的代理人,韩晏在这太极殿中说出的每一句话都有可能改变大魏的命运。正因如此,殿中众人,包括元睿在内,听得韩晏此言,均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等着他说完,生怕一不小心听漏了一个字。

    从头至尾浏览了一遍笏板,韩晏抬头,直直地盯着元睿:“司马怀忠授首,恒州叛将四十六人归顺朝廷,叛军至此全军覆灭,大魏从此无忧。朝廷有今日之功绩,大将军实乃居功至伟!夫有功不赏,为善失其望;奸回不诘,为恶肆其凶。臣建议,晋大将军太原公孙荣为大将军太原王,以慰三军!”

    韩晏的话不长,然而众人听后均倒抽一口凉气,仿佛空气都已凝结。异姓封王,一般只有两种情况:其一、开国之初大封功臣,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异姓王的爵位很快便会被朝廷以各种名义收回;其二、皇权衰微权臣当道,这时封的异姓王,抑或他们的子孙,往往最终会取代前朝成为新王朝的开创者,而目前的大魏显然不属于第一种情况。想想曹操,再想想司马懿,元睿脊背不由一阵发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