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历史 > 大魏劫 > 第九十四章 黄雀
    此时的孙荣尚不知道自己后院失火,还在与叛军作着殊死的搏斗,司马怀忠亲自领军冲击孙荣阵脚,同样的,孙荣也是亲自披甲上马,死死地顶住了司马怀忠。孙威与先无畏的左右两翼随即加入战团,司马怀忠又一次被迫退回城内。也许他也感受到了孙荣那浓烈的杀意,算上这次,短短几日之内,他已经三次率军突围,且一次比一次猛烈。然而,此刻他的对手是孙荣,不论他如何努力,就是突破不了孙荣的防线,一种强烈的无力感由心底缓缓升起。

    “可恶的孙荣,需知兔子逼急了也会咬人,他不给我生路,我便与他拼命!就算死,我也要扯下他一块肉来!”回到城中的司马怀忠心中充满怨念,带着深入骨髓的恨意咬牙切齿道。来回踱了许久,终于下定决心,“通知善无、凉城二城,全军出击,截断孙荣粮道!”

    副将沙叔恒大惊失色:“将军不可!动了这两城的兵力,一旦朔州那边出军与孙荣前后夹击我们,我们便真的毫无希望了!那孙荣也正是看透这一点,才敢如此肆无忌惮地紧紧咬着我们不放。也许,哦不,孙荣定是与朔州的魏军约好了,就等着我们走这一步呢!”

    司马怀忠此刻早已失去理智,哪还听得进劝:“管不了这么多了!横竖都是死,还不如放手一搏,说不定还能拉个垫背的。”

    沙叔恒扑地跪地:“将军三思!”

    司马怀忠狠狠一脚将他踹倒:“我意已决,三个屁思!”

    “报~探子回报,朔州与我们交界的魏军没有进逼,反而后撤了百里!”亲兵突然闯入,带来这出乎意料的消息,将司马怀忠与沙叔恒震惊地均不知该作何反应。

    愣了许久,司马怀忠才难以置信地问那亲兵:“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探子回报,朔州与我们交界的魏军没有进逼,反而后撤了百里!”亲兵重复了一次刚才的话。

    沙叔恒慢慢爬起身,与司马怀忠四目对视,互相看着彼此眼中的困惑,搞不懂魏军这唱得又是哪一出。

    被这消息一刺激,司马怀忠反而冷静了下来,许久之后终于大叫一声:“我明白了!”把沙叔恒惊了一跳。看他仍是一脸没想通的表情,司马怀忠不禁有些得意,“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孙荣血洗洛阳把持朝政,在魏廷中也定是四处树敌,不只我们,魏廷中想他死的人也必定大有人在,不用说,这朔州刺史戚元让肯定也是其中一个。他这么做无非是想让我们与孙荣拼个你死我活,好让他坐收渔人之利!”

    沙叔恒恍然大悟:“还是将军高见,既然戚元让亮明了态度,不会插手我们与孙荣之间的决战,那我们是否可放心地去截孙荣粮道了?”

    司马怀忠沉吟:“若我们截了孙荣的粮道,那彼时的孙荣便成为此刻的我们,必会不顾一切地疯狂反扑。届时既便灭了孙荣,只怕我们也已元气大伤,正好被守在一旁的戚元让给收拾了!”他自己也没发现,当他深处绝境之时,脑中想的全是拼尽最后一丝力气作垂死一搏,然而一旦形势有所好转,出现希望,反而思前想后,多了许多顾虑。

    沙叔恒:“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真是愁死人了!”

    又低头思虑了许久,待司马怀忠再次抬首之时,眼中的迷茫已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那充满信心的光芒:“我有办法了!”

    城外的孙荣对戚元让的异动仍是一无所知,也许是原先对孙朝宗过于依赖的缘故吧,身边少了孙朝宗,孙荣的情报能力便显得那么地跟不上他的征战能力。戚元让已经撤离,而孙荣竟还和孙威发着牢骚:“这戚元让也够磨蹭的,怎么还未东进,真不知道就这种能力是如何让他做到一方刺史的?”

    孙威极为认同:“就是!若他那边动作快些,司马怀忠早死于我们的两边夹击之下了!”

    这时账外忽然一阵喧哗,孙荣掀帘出帐,正巧撞见孙侠那惊慌失措的面颊。

    “如此慌张,究竟发生了何事?”孙荣随口问道,看着孙侠那慌张的模样,不由微微地皱了皱眉头。

    “凉城的叛军行动了,此刻已驻扎在回雁山上,只要再往南行军半日,我们的粮道便将被其截断!而朔州的官军居然全线后撤,似乎并不打算执行大将军的东进命令!”孙侠的声音可没那么淡定。

    “什么?”孙荣目瞪口呆,“这戚元让究竟打得什么算盘?”

    “大将军,不好了!”先无畏骑着一匹快马,老远便扯着嗓子喊道。

    孙荣正不耐烦,待他来至近前,没好气道:“你不用说了,本将军已经知道了!”

    先无畏愕然:“孙标谋反,刺杀姜如松将军,在晋阳城中举兵,大将军已经知道了?”

    孙荣眼前一黑,差点栽倒,幸得孙威从旁扶住。

    三人手忙脚乱地将孙荣扶回大帐,待他稍稍平静了些,忙问他接下来该如何应对。说是请求指示,其实三人心中均已了然,眼下这种形势,友军不愿配合,叛军又威胁着自己的命脉,再加上后方出事,除了趁叛军拦住自己归路之前迅速回师搞定内部,哪还有第二条路可走。

    可孙荣毕竟是孙荣,关于征战之事,考虑得永远比常人深刻,因此行事也往往能出人意表。经过一番思索,孙荣果然再次令三人惊掉下巴:“后方之事先对军中上下保密,我们先集结精锐,突袭回雁山!”

    “为何?”孙威有些不明所以,“我们孤军深入叛军内部,本就处于不利境地,所幸他们并未完全困死我们,我们才有抽身离开的可能,这个时候难道不是应该即刻回军,远离这个险地吗?”

    孙荣:“本来确是如此,可你们有没有想过,叛军为何不截断我们粮道以阻我归途,而驻军在那不痛不痒的回雁山?是他们没想到?还是做不到?”

    孙威:“好像……都不是……”

    孙荣:“这便对了!叛军怕了!怕与我们硬拼,想让我们知难而退!一支怯战的军队对我们又能有什么威胁?这正是上天赐给我们的绝佳机会,让我们一劳永逸全歼叛军,将他们的地盘纳入我们手中!”

    孙威至此心悦诚服:“还是大将军英明,叛军一定做梦也想不到,我们居然会主动出击!”

    入夜,月朗风清,万籁俱寂,又是一个宁静惬意的夜晚,回雁山上的叛军便是存着这种心思一个个地进入了梦乡,以致于当四周火起,哨兵惊慌的呼喊声传遍全营之时,大部分士兵连衣服都还未穿好便被孙荣的精兵送入了黄泉。

    像这般偷袭敌营,孙荣已不是第一次了。自斜山一役突袭铁黎本阵以来,每一次军事行动,孙荣总是冲在最前,此番自然也不例外。只见他胯下战马通体雪白,没有一丝杂色,在月光的映射之下甚至给人一种天马下凡的错觉,而马上的战将孙荣也不遑多让,英姿挺拔,刀光闪过之处,必定留下一片哀嚎。

    叛军土崩瓦解四散奔逃,孙荣率军追亡逐北,好不痛快。“杀光他们!”孙荣高声下达着这简洁明了的军令,不管对方还有没有战意,孙荣要做的便是斩尽杀绝,消灭对方的有生力量,使其无力反扑。

    或许是这单方面的屠杀让神灵都有些看不下去了,正当孙荣纵马狂笑着砍杀“猎物”之时,冷不防从暗处射来一支冷箭,嗖地一声直插孙荣右胸。伴随着一声惨叫,孙荣翻身落马。

    “大将军!”身旁的孙威斩杀掉射箭叛军,赶忙翻身下马,察看孙荣伤情。

    此箭入肉甚深,伤口处不断地冒着鲜血,而孙荣也因剧痛说不出话,片刻之间额上已满是冷汗。孙威不敢擅自拔箭,匆匆倒了些金疮药在伤口处止血。

    “撤军!”代孙荣下了撤退的命令之后,孙威小心地将他放到马背之上,匆匆回营找军医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