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历史 > 大魏劫 > 第七十三章 挽歌
    次日一早,姜如松出城与孙荣会合,孙荣一见到他便兴奋地拉着他的手:“大喜!据孙朝宗探报,连大勇率军四万和于承烈分兵了。他们欲分别从北面与东面,两路合围我们。”

    姜如松愕然:“恕末将愚钝,不知喜从何来?”

    孙荣:“你怎么不明白,打十万和打四万哪个容易?”

    姜如松颇感意外:“将军要主动出击?”

    孙荣含笑点头:“连你都想不到,于承烈他们便更想不到了。”

    姜如松:“将军若不在此地阻挡敌军,岂不是将整个繁晋城拱手让与于承烈?”

    孙荣:“比起攻城掠地,更能主导战争胜负的是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况且城中有郭儒坚守,也不见得撑不到我们回军解围。”

    话虽如此,可想想还是有些不放心,喊来一个亲兵吩咐道:“你回城告诉郭儒,无论如何务必守住繁晋城,等我们回来。若他战死,他的儿子就是我孙荣的儿子!”

    亲兵转身欲走,又被孙荣叫住:“等一下,你让郭儒立刻将昨日所得财物差人尽数送来此处,越快越好!”

    姜如松闻言皱眉:“将军,都这个时候了……”

    孙荣再次露出谜之微笑:“本将军自有妙用,一会跟你解释。”

    午后,恒山山脚官道旁的一个斜谷中,孙荣带着他的五万来人埋伏此处,静待连大勇部众到来。距他们藏身处不远的路上则是横七竖八地堆满了财宝,任谁见了都不免垂涎心动。几个过路的百姓看到这些无主的财物,两眼放光不顾一切地狂奔而去,正当他们疯狂地往衣服内塞东西时,几支冷箭自后飞出,将他们射死在原地,为自己的贪婪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将军,要不要挪下尸体?”姜如松向孙荣请示道。

    孙荣摇头:“不用,拔掉尸体上的箭即可。一会连大勇他们眼中只会看到财物,不会在意这些草民。况且有了这几具尸身,不是正好营造出他们分赃不均而大打出手的假象吗?”

    姜如松点头称是:“将军高见,非末将所及!”

    二人说话的工夫,视野的尽头处忽现滚滚烟尘,想是连大勇的军队已到此处。孙荣回首朝姜如松道:“向将士们重申我将令,此战不以人头记功,只以大胜为准。只要拿下连大勇人头,凡参战者,人人皆有封赏!”连大勇乃叛军二号人物,自己又差点死在与他的对战之中,孙荣此刻虽占得先机,仍是不敢有丝毫懈怠。为防兵士贪功,割首级求赏而影响杀敌,故预先下令禁止。

    很快,连大勇的部众便进入了孙荣的伏击圈,果然,眼前陡然出现满地金银,走在前列的兵士个个兴奋异常,就连一些将领也禁不住诱惑,争相跳下战马,互相抢夺。天下熙熙攘攘,皆为利来利往,他们提着脑袋造反,还不是为了争名逐利,真正有理想抱负的又有几人,面对如此诱惑,实是不能怪他们无法保持冷静。

    场面瞬间失控,加入哄抢的叛军越来越多,互相推搡踩踏,甚至刀兵相向。连大勇见情势不对,忙扬鞭来至前列,横刀立马,挡住后方欲冲入人群的部众:“有敢擅自造次者,斩立决!”在他的威慑之下,乱成一团的场面这才安静了少许。“放下财物,归队!”连大勇大声喝道。

    然而为时已晚,就在部众们迟疑的那一刹那,孙荣已呐喊着带兵杀了过来。两军相撞,立时血雾弥漫,连大勇的部众又一次陷入混乱,人马互相践踏,比之刚才争抢财物时还要不堪。

    马蹄如雷,尘土飞扬,战场上叛军一个接着一个倒下,在他们落地的那一刻,脑中闪现的不再是眼前的敌人或是满地的金珠,而是家中父母两鬓的银发与妻儿梨涡的浅笑。

    连大勇不愧是叛军首领之一,在如此不利的局面下硬是帅部挡住了孙荣一次又一次的冲击。战局渐成僵持状态,双方将士眼中仿佛都燃着一把火,极力地吞噬着周遭的一切。

    “援军来了!”不知谁在孙荣阵后大喊一声,这一声喊如同往孙荣部众胸中烈火上添的最后一把柴,魏军顿时气势大盛,嚎叫着冲向敌阵。连大勇这边再也抵敌不住,大溃而走。阵后孙荣嘴角微微上扬,暗笑得计,哪来什么援军,只不过是他故意让人这么叫以激励士气的策略罢了。

    胜负已分,没能逃走的叛军已尽数化为横七竖八伏在地上的肉块,有的还未死透,发出微弱的呻吟,但随即便被检视战场的孙荣军补上一刀,归于寂静。此刻孙荣正面色凝重地翻看叛军的尸身,试图寻找到属于连大勇的那一具,身旁只有白桑与四五个铁卫营士兵。

    “把所有身着将服的尸体都挑出来,让那些俘虏认认,有没有连大勇。”孙荣大声吩咐远处的士兵。

    “是!”士兵们应了一声,又继续埋头清理战场。

    “将军,战场凶险,寻找连大勇的事就交给部下们吧!”白桑劝道。

    孙荣叹了口气:“哎,一刻见不到连大勇人头,我这口气便一刻不敢松懈啊!”

    就在这时,距离他们二十来步的七八具“尸体”骤然从地上弹起,拔刀疾冲向孙荣。

    “孙将军不必费心找了,连某在此!”说话间为首一人已扑至孙荣跟前,蓝光闪现,挥刀直取孙荣左胸。说话之人正是连大勇,眼见偷袭就要得手,孙荣猛地横向避开,这一刀没砍中孙荣,却落在了身旁的白桑左肩之上。

    白桑吃痛,本能地摸了一下伤口才拔刀迎敌,与孙荣二人合力死死缠住连大勇。而连大勇仿佛也已做好不惜性命的觉悟,招招凶险,只攻不守。对战之中,最怕遇见这般不要命的打法,虽说此刻以二敌一,孙荣与白桑却讨不到半点便宜。这一番变故立刻引起周围孙荣兵士的警觉,纷纷将其余叛军围住剿杀。而孙荣三人这边更是里三层外三层地拥满了士兵,只不过投鼠忌器,谁也不敢贸然行动罢了。

    激战中,白桑逐渐感到阵阵晕眩,眼前的连大勇好似化身成五六个人般,从四处一齐攻来。惊愕之下,不知该往哪闪避,一个愣神,右臂又中一刀。

    “白桑!你没事吧?”孙荣关切地问道。

    白桑使劲甩了两下头,强自打起精神,不经意间看见自己刚刚摸过伤口的右手上满是黑黑的血迹,大骇道:“将军快走,刀上有毒!”

    孙荣一个激灵,心下骇然,此刻连大勇紧紧缠着自己,别说抽离战局了,就算是一个分神都有可能中刀,哪敢说走就走。

    “千万不可让将军见血。”白桑意识虽越来越模糊,心中却始终存着这个念头。渐渐地,白桑感到耳中嗡嗡作响,头重脚轻险些摔倒,看来此毒是解不了了,罢!一咬牙,奋力跃向连大勇。

    连大勇收招不及,刀身没入白桑胸膛。白桑则借机抱住连大勇,一口黑血吐在他的脸上,用尽最后的力气朝孙荣大喊:“走!”不用白桑提醒,孙荣早趁隙退至士兵们身后。

    看着四周黑压压的士兵,连大勇自知难逃一死,放弃抵抗,将白桑尸体平躺,抽出毒刀放入他的怀中。“孙荣!”连大勇喊道,“连某有两个请求!”

    孙荣在人群后露出半个头:“你说!”

    连大勇:“第一,请教这位壮士大名!”

    孙荣:“白桑!”

    连大勇点头:“白桑,连某记住了。”随即苦笑,“前有孙肇,后有白桑,你孙荣身边勇士如云,我们的失败岂非天意?”

    孙荣:“你们也不差,可惜你们的对手是我孙荣,不是胡敦!”

    连大勇摇头:“是啊,谁料得到会凭空冒出你这么一号人物来。苍天啊!我们机关算尽,苦心经营这么多年,这就是你给我们的答案吗?连某不甘心那!”

    孙荣无心听他抱怨:“第二个请求是什么?”

    连大勇慢慢站直身躯,昂首挺胸,双臂展开:“希望你的手下能从正面了结连某,军人的伤口不应该出现在背上。”

    孙荣不禁被他的气魄感动,分开挡在身旁的士兵:“本将军答应你!”提刀上前。

    一个小校惊呼:“将军不可,小心他暗算!”

    “混帐!”孙荣怒喝,“一个有抱有必死觉悟的军人,岂容你如此出言羞辱!再有多言者,斩!”

    连大勇眼角淌下两行英雄泪:“孙荣,谢谢你!”闭上双眼,默念道,“将军!大勇马上就来见你了,这些年来大勇一直没有忘记你的教诲,战场之上绝不后退……”

    “安!心!上!路!”随着最后一个字落地,孙荣奋力挥出手中那一刀。血光四溅,连大勇倒地,四周将士竟无一人欢呼,默默地向这个曾经的对手献上最后的敬意。

    葬完白桑与连大勇,当然,连大勇的尸身之上已没了头颅,孙荣收拾心情,传令极速回军繁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