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历史 > 大魏劫 > 第七十一章 破城
    孙荣当然立即看穿了叛军的用心,若让他们在繁晋城站稳脚跟,接下来的战局将对自己非常不利。必须在他们大军抵达之前拿下繁晋。

    孙荣当机立断:“姜如松,郭儒,立功的机会到了!即刻率军七万,与本将军一起进军繁晋!”

    姜如松与郭儒:“是!”

    孙荣:“孙万年,桑干城中所剩一万兵马归你节制,守住桑干,防止叛军从北面的善无、平城等地来袭。”

    孙万年:“是!”

    孙荣:“先无畏,孙奂,你二人分别快马赶至平齐、雁门,督促孙贺、孙威尽早带兵马粮草入驻桑干城。”

    先无畏与孙奂:“是!”

    分配妥当,孙荣即刻点齐兵马,当日便与姜如松,郭儒三人率军出征,他心里清楚,由低处向高处进攻本就不易,若让于承烈他们进了城,取胜的机会便更渺茫了,所以这场与时间争胜的战事,他绝不能输。

    大军自傍晚一路奔袭直至深夜,日间由于听说孙荣被朝廷封为县候,军营临时决定给将士们多准备些好酒好菜,又是沽酒又是杀猪的,故当大军突然开拔之际全军上下连一口饭都没吃上。赶了这许久的路,此刻士卒们均已饥肠辘辘、疲惫不堪。

    郭儒代表众多军士找到孙荣:“将军,将士们都非常累了,是否允许大伙就地稍事歇息,坐下来吃点东西?不养足精神恐对战事不利。”

    孙荣意味深长地拍着他的肩膀:“叛军与我们一样,也是久经战阵的热血男儿,也许战场经验还超过我们,我们若不比他们下更大的决心,付出更多的努力,凭什么从他们的手中夺取胜利!跟兄弟们讲,困难无时不刻都有,大家克服一下,便走边吃干粮吧!待我等攻入繁晋城,大家便会明白,此刻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郭儒面带愧色:“是!”缓缓转身,貌似心情颇为沉重。

    “郭儒!”孙荣突然喊了一声,止住了他渐行渐远的身影,“此战乃是我们与叛军的最后较量,只要打赢了这仗,下半辈子我们便可尽情享福了!”

    “是!”郭儒这一声回应已是满含激情,与先前那种逼于无奈的状态完全不同。

    次日卯时,阳光明媚,碧空如洗,繁晋城的四周却仿佛笼罩着一层阴云,城门口没有了熙熙攘攘的往来人群,取而代之的则是紧锣密鼓布置防御设施的叛军士兵与民夫。只见他们一部分人挖掘壕沟,一部分人安置拒马,不停地穿梭于各施工据点,显得紧张而有序。

    然而他们没有预料到的是,孙荣已经兵临繁晋城下,此刻正以马鞭摇指城下埋头劳作的他们,不无得意地对姜如松与郭儒道:“看见了吧!若非我们连夜行军,赶到此地时只怕是他们已经完工,那时再想攻城付出的代价可就大了!”

    郭儒心悦诚服:“将军英明!能追随将军征战乃是我等的荣幸!”

    孙荣笑骂:“少在本将军面前阿谀奉承!还不速速出击,难不成还等着他们完工?”

    “是!”郭儒虽挨了骂,可心里却是美滋滋的,因为他也听得出孙荣对于他那奉承的言语还是颇为受用的。

    “杀!”如雷的喊杀声自远处响起,伴随着因万马奔腾而剧烈起伏的地面,持续地震颤城外每一个叛军的内心。从叛军构筑工事的行动上不难看出,他们对孙荣的来袭是还有所准备的,可也许是由于孙荣来得太快,惊异之下竟忘了该作何反应,傻愣愣地看着敌军越来越近。

    “关闭城门!”叛军阵中不知谁高喊了一声,这才将石化的守门士卒惊醒过来,赶忙三五成群地分作两组下去推那厚重的城门。

    孙荣铁骑转眼已逼近城门,那些离得较远的叛军与民夫根本不及回城,只得一哄而散,在马蹄与战刀的缝隙中四处躲避以寻求那渺茫的一线生机,然而一切的挣扎终究只是徒劳,既便躲过了一刀两刀、一骑两骑,也只不过为自己延长了片刻的寿命而已,大军过处,最终只剩下一片尸山血海。

    城外哀嚎遍野,而顺利撤回城内的叛军也不见得能轻松到哪去,对方的先锋骑兵此刻已经非常接近,甚至都能看清他们战马额头上甩落的汗珠,可城门却还未完全合上。也不管是工兵还是战士,是叛军还是民夫,此刻在死亡的威胁下,城内所有的人,只要还有一丝力气,纷纷使出吃奶的劲去推那城门。刚刚闭上那最后一道缝隙,闪电般插上门栓,便听见门的外壁砰地一声巨响,对方为首一个骑兵连人带马重重地撞在门上。“差一点!好险!”门内叛军擦拭着额上那不知是累出来还是吓出来的汗滴,齐声惊呼。

    “差一点!”门外的孙荣也是一声惊呼,只不过紧接着的后半句变成了“可惜!”

    骑兵冲锋过后,接着亮相的便是孙荣的步兵。当那一排排士卒一路冲至城下搭上云梯之时,城墙之上瞬间便聚满了攻城的士兵,远远望去就如同一块爬满蚂蚁的肉块一般,无法看清其本来面目。而从慌乱中回过神来,叛军也逐渐进入状态,毕竟为了应对这一刻,他们也是做过一些准备的,滚木礌石、热油火箭各种能用的道具一股脑儿地全用上了。在他们顽强地坚守之下,竟奇迹般地抵挡住了孙荣的第一波进攻。

    望着城下如山堆积的尸体,孙荣忽地心生一计,吩咐白桑:“你组织一队士兵,去将那城门给我烧了!”

    白桑的执行力自然不在话下,不消多久,城门已被熊熊烈火所吞噬。然而令孙荣等人始料不及的是,大火一直烧了许久,仍是不见熄灭,照理说此刻整个城门应早已化为灰烬了才对,但这久久不灭的烈焰又是怎么回事?原来城内的叛军见无法阻止孙荣火烧城门,索性也在门内燃起巨火,不停地从城中搬来一切可燃之物丢入火海。而他们则是严阵以待地守在烈焰之后。一旦真有孙荣士卒侥幸冲出火海,面对他们的也将只有无情的刀枪。

    “这火有些诡异啊!怎么烧不完了?”郭儒那双映着火光的双眸中充满了疑惑。

    “本将军明白了!”孙荣终于想通,“定是叛军在城内也放起了一把火,若我们强行硬冲,便将我们一个个烧成烤鸭!”

    “那这火就白放了?”郭儒有些不甘心。

    “他们想得美!”孙荣冷哼,“立即叫工兵组装几辆冲车出来!”

    三辆冲车很快便被推至孙荣跟前,木轮滚动,隆隆作响,给人一种莫名的信心,特别是那三根前端包着铁片的撞木在此刻硝烟弥漫的战场之上更是显得充满力量,鼓舞着孙荣军的士气。

    “将士们!跟着冲车杀入城中!”随着孙荣这一声军令,第一辆冲车呼啸着向那冲天的巨焰冲去。

    城内的叛军听见动静,立马警觉,垂下的刀枪重又被举了起来。响声越来越近,叛军均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决不能让对方入城,此刻每个叛军的心中只有这一个念头。

    “轰!”一声巨响,那些堆在门口的门窗桌椅带着火花四散飞开,落在城内叛军身上,散发出阵阵焦臭。然而他们还未从这突变中回过神来,便又见到烈焰之中忽地钻出一根巨木,以风驰电掣般的速度向他们袭来。

    “是冲车!”待那被撞木正面击中的叛军喊出这三个字后,人已经被撞飞至数丈之后的空地上了。

    三辆冲车过后,叛军已不成阵型,原先排好的布局也早已七零八落。叛军一阵慌乱,冲车后随即掩杀出无数孙荣部卒,红着双眼见人便砍。

    门内再无阻拦之人,孙荣大军蜂拥入城,胜负已分,繁晋城已是他孙荣的囊中之物。

    从战斗开始至此刻破城,不过短短数个时辰,孙荣颇有些志得意满,指着姜如松:“速速带兵扫平城内叛军残党!”

    姜如松领命而去,约摸一个时辰之后,又再次出现在孙荣面前:“启禀将军,叛军残余已悉数撤离,应是逃出城与于承烈会和去了!”

    “溜得倒挺快!”孙荣冷笑。

    忽然,城中西北方向冒起浓浓黑烟,貌似哪里又失火了,孙荣随手抓了个百姓指着那边问道:“你可知那边失火的地方是哪里吗?”

    那百姓想了想:“那个方向除了粮仓,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了!”

    “什么!”孙荣大惊,忙招呼姜如松,“快去救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