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历史 > 大魏劫 > 第六十八章 红颜
    不得不说元曜对崔佳人还是念着旧情的,出了这等事也只是将她打入冷宫而已。所谓冷宫,并非某个挂着“冷宫”二字匾额的宫室,而是几个人迹罕至的废弃院子,也有几个宫人照顾饮食起居,只是活动范围受到严格限制而已,其实相当于是被监禁了起来。

    而彭骏就没这么好运了,他被元曜关进宫中一个秘密监牢内严刑拷打,逼问事情前因后果。这个监牢不为外间所知,也没有名字,宫中的人多以“黑屋”来称呼它,专门用来审理一些事涉皇家体面的案件;又或者皇帝特别憎恶,认为走台面上的程序不足以解恨的人犯也会被关进“黑屋”。细思之下,彭骏好像两条都沾边,那他进“黑屋”也就在意料之中了。

    “黑屋”管事的太监名叫曹鹫,为人严厉残苛,好用重刑,就算无罪之人到了他手里也得脱层皮,更不要说彭骏了,进去头一天便已不成人形,受尽了苦头。

    这日远远望见曹鹫身影,彭骏便忙不迭地求饶:“曹公公,有话好好说!好好说!下官有重要事情交代,对陛下来说非常重要!”

    曹鹫走近,咬着彭骏的耳朵:“可是有人希望彭太医什么也别说,乖乖地被奴才打死。”

    彭骏双目圆睁,瞳孔剧烈地颤抖着:“我要见陛下!我要见陛下!”

    曹鹫后退冷笑:“彭太医,你醒醒吧!今时今日陛下怎么可能见你?”回身招呼手下,“好好照顾彭太医,别一下子就弄死了,惹陛下怀疑。”

    “是!”手下痛快答应,顺手将皮鞭浸入身旁一个盛满盐水的木桶之中。

    “曹鹫,你枉法徇私,不得好死!曹鹫,你卑鄙无耻,必遭天谴!”随着彭骏越骂越凶,曹鹫两条眉毛逐渐拧成一团,终于忍不住又指使手下:“你,把他舌头割了,吵吵嚷嚷地真他娘的影响心情。”

    心情不好的又何止曹鹫一人,此刻太极殿中,皇帝元曜面对着跪满一地的臣工,也是恼怒至极,但他却不能像曹鹫般那么任性地割了他们的舌头。

    虽然御座之上的元曜已是脸色阴沉,青筋暴起,大将军胡深却仍是兀自喋喋不休:“崔昭仪失德,令皇室蒙羞,其罪当诛,不宜继续留在后宫。”

    元曜咆哮道:“朕问你是如何得知的?”

    胡深“义正辞严”:“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陛下只需判断臣所言是否在理,又何必纠结于臣如何知道的。”

    元曜咬牙切齿,环顾那一众跪地的“死谏之士”:“内忧不息,外患未平,朝廷给你们俸禄可不是为了让你们干涉朕的家事的。”

    侍中伊航定慷慨奏道:“王者无私,陛下的家事即是国事,若后宫不能首正风气以垂范万民,那我大魏的伦理纲常又将置于何地?”

    “闭嘴!”元曜已口不择言,“信不信朕现在就宰了你?”

    伊航定:“龙逢斩,比干剖,臣得与此二人同列,又有何憾?”

    正当元曜与众臣僵持不下之时,人群之中忽然传来惊呼:“崔太常?崔太常?”原来是太常崔玄受不了刺激,晕了过去。

    “快抬崔太常就医,今日之事到此为止,择日再议!”元曜趁机宣布退朝,怒气冲冲地直奔蓝田宫而去。

    这次胡碧珠见到元曜并不意外:“陛下圣驾再临,臣妾不胜惶恐。”

    “少废话,说!是不是你?”元曜人虽已从太极殿到了蓝田宫,但内心却始终未走出愤怒的阴影。

    胡碧珠:“陛下稍安勿躁,什么是不是臣妾?”

    元曜深吸一口气:“朕问你,是不是你将那日之事传到外廷的?朕当时在气头之上,未及时封锁消息,可第二日便严令禁止后宫中人谈论此事,胡深他们又是如何知道的?有这个条件和胆量的恐怕只有皇后你吧?”

    没想到胡碧珠非常爽快便承认了:“没错,正是臣妾!”

    元曜:“你承认就好,来人!”

    两个侍卫闻声而来,侍立一旁等候元曜的指示。

    胡碧珠毫无惧色:“陛下要将臣妾如何?也关进冷宫吗?臣妾担忧陛下体面,才将此事告知大将军,希望他能助陛下挽回颜面。历朝历代,淫乱后宫之人比比皆是,并非什么新鲜事,可若是哪个皇帝有罪不罚,任由纲常蒙尘,那才是天大的笑话。陛下难道想成为天下万民的笑柄?那样的话谁还会打心底里尊敬陛下,竭尽全力执行陛下的号令?陛下又凭什么平定内乱中兴大魏?想不到臣妾一心为了陛下,最终却落得和崔佳人一个下场,真是可笑又可悲。”

    元曜冷笑一声:“帮朕?他们是在向朕示威,告诉朕并非想做什么便能做什么,到头来还得看他们的脸色行事,以报复朕上次罢免胡敦官职一事罢了。”

    胡碧珠慢慢靠近元曜,双臂静静地绕到他背后,顺势投入他的怀抱:“世间之事,总是离不开互相利用、各取所需,陛下何必在意他们的动机如何,只要最终结果对陛下有利不就行了?”

    元曜轻轻推开胡碧珠:“那皇后这么做,又想从朕身上得到什么?”语气已较先前平和了许多。

    胡碧珠抬头看着元曜,泪眼模糊:“爱!天下所有妻子都拥有而臣妾却一日也未曾得到的夫君的爱!”

    元曜愣在当地,半晌无言。

    那两个侍卫在一旁等了许久也不见元曜有什么指示,终于忍不住问道:“陛下有何吩咐?”

    元曜无力地挥退二人:“没事了,你们先退下吧。”

    就在这时,许以诚神色慌张地小跑而来:“陛下,照看崔昭仪的苏嬷嬷来报,昭仪她一早便悬梁自尽了!”

    “什么?”元曜脸色大变,转身便跑,“许以诚,带路!”

    元曜行步如风,片刻间便不见了踪影,胡碧珠愣愣地望着元曜远去的方向,一言不发,片刻之后突然歇斯底里地大叫起来,久久不息,像是要将心中堆积已久的怨恨与不满都宣泄出来似的,惊得宫人们一个个躲在一旁远远观望,不敢靠近。最终还是安书主仆情深,上前紧紧抱住胡碧珠,泪如雨下:“皇后没事,皇后没事,有奴婢在呢,没事。”

    胡碧珠发泄了一通恢复冷静,在安书耳旁轻声道:“快去找曹鹫,尽快动手,完事后让他将知情之人全杀了。”

    安书点头领命而去。

    得知崔佳人噩耗的第二天,太常崔玄也随之病死家中。丧礼之上崇信侯崔明友披麻戴孝,精神恍惚,甚至几度忘了向前来吊唁的宾客回礼致意。短短数月之间,他便已尝尽了人间大起大落的滋味,本来怀着一腔热血从军报国,不想战火无情,一场大战下来因成为一个残废无用之人而不得不退出战场,回到洛阳。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自己失去了双腿,却换来一个列侯的爵位,妹妹崔佳人也入宫成为皇帝元曜最宠爱的妃子,自己还有什么不满足的?然而世事的无常往往出人意料,这才过了多久,一向乖巧懂事的妹妹却爆出了与人私通的丑闻,羞愧自尽,死后更以庶人之礼下葬,父亲崔玄也因此气血攻心撒手人寰,从此他们崔氏一门将再也无法在洛阳朝廷挺直腰杆做人,更不会有人同情他们的遭遇。

    但是他心里明白,以崔佳人的为人是不可能做出这等丑事的,都说后宫比战场还凶险,看来诚不我欺。至于谁要害他妹妹,在崔佳人与彭骏先后死去的情况下,一切都已成为他个人的揣测,也无从查起。不过最可恨的还是那帮胡氏党羽,虽说那日朝堂之上他们是在向元曜进谏、抗争,可那些话就如同一把把刀子般,一次次地扎进他们父子心中,直至千疮百孔仍不罢休。

    想起这些,他不禁有些羡慕耿宝,如果自己也像他一样战死沙场,那么对他而已,他父亲将永远是那个万人景仰的大魏太常,他妹妹也一直是那个无忧无虑的芳龄少女,而他们家族更始终是那个显赫无二的清河崔氏。

    然而他并不知道,他曾经洒过热血的幽燕战场,此刻不知为何竟没有半个叛军,取代叛军盘踞在那与元睿交锋的是比之凶险数倍的柔然人。元睿率军与他们交战数次,也惨败数次,在过于悬殊的实力差距面前,一切战略战术都显得那么苍白,对扭转战局毫无裨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