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历史 > 大魏劫 > 第五十七章 两难
    突袭之人正是申百岳,他混进修墙的民夫之中已在此等候孙荣多时。孙荣一个激灵,抽剑出鞘,还未定下神来,申百岳已闪电般向他连攻七剑。孙荣顿觉左支右绌,勉强挡住六剑,到第七剑时避无可避,额头被划了一道口子,亏得他反应敏捷,若是少退半步,此刻整个头皮只怕已经搬家了。

    “比起你爹孙伏虎,你可差得远了。”申百岳嘴上虽说着话,可手中之剑却没半分迟钝。

    “将军快走!”尤续加入战团,替孙荣接住申百岳一剑。申百岳身为夜狼盟护法,实力本已十分强劲,再加上二十年来不断精进,更非孙荣二人可以抗衡。孙荣迅速判断形势,扭头便跑。申百岳待欲追击,却被尤续死死拦住去路。

    人一旦将生死置诸脑后,往往能发挥出巨大潜力,此刻的尤续便处于这种状态,虽已连中数剑,却仍是半步不让。饶是申百岳一生杀人无数,仍是不免被他那不要命的打法震慑住,攻势也在不知不觉中弱了许多。

    在原怀坞护卫队的基础上,孙荣扩编组建了一支由各营骁勇之士组成的“铁卫营”,继续由白桑统领,时刻护卫他孙荣的安全。因孙荣巡视城防不欲太多人跟随,今日当值的百名铁卫营士兵此刻正在不远处待命。见孙荣狼狈奔来,白桑立马警惕地招呼众人:“有情况,着甲持盾!准备迎敌!”

    当白桑领着这一百铁卫营壮士出现在城墙上之时,浑身浴血的尤续正倒在地上死死抱住申百岳双腿。申百岳挣了两下,发现完全挪不开步,迟疑片刻挥剑下划,顷刻间鲜血飞溅,尤续双手已被齐臂斩断,飞出老远。

    “上!”随着白桑一声令下,铁卫营众人潮水般涌向申百岳。好汉不敌四手,恶虎难斗群狼,就算申百岳武功再高,也经不住这群训练有素的猛士攻守兼备的四面夹击,很快即被制伏。

    大堂之上,孙荣绕着被五花大绑的申百岳来回踱着步:“申百岳,夜狼盟三大护法之一,当年先父与你们曾互为正邪,势不两立,所以你今日才刺杀于我?”

    申百岳仰天长笑:“当年你们这些自居名门正派之辈,个个视我夜狼盟为洪水猛兽,若申某存心报复,岂不是要杀尽整个武林?申某杀你的原因其实很简单,那就是于承烈于公要你死!”

    孙荣:“好,既然你如此痛快,那孙某也给你一个痛快!”

    一旁的白桑此刻突然在孙荣耳旁低声道:“申百岳招得如此之快,恐防有诈。”

    孙荣点点头,一双眼睛在申百岳身上上下打量着。“报,尤将军伤势过重,已经……去了。”负责照看尤续的士兵入内禀报,打断了孙荣诸人的思绪。

    后面一将闻言立即出列,红着眼对孙荣道:“将军还犹豫什么,直接宰了这老贼为尤将军与孙霆将军报仇便是!”

    白桑低喝道:“孙奂,不得无理!你从怀坞起便一直是尤将军副手,报仇心切可以理解,但也需控制自己的言行。”

    孙荣抬手制止白桑:“今日因为此人,连损我两员大将,兄弟们心中激动,也是人之常情。”顿了顿转头吩咐两个亲兵,“搜身!”

    不一会,那两个亲兵呈上一柄匕首,眉目之间满是惊异,指着刀柄对孙荣道:“将军请看!”

    孙荣接过匕首,立马怔住,只见刀柄之上赫然刻着一个“胡”字。胡氏要对我下手?愤怒与震惊同时占据了孙荣的大脑,抓起匕首冲到申百岳跟前怒气冲冲道:“老东西,差点被你坑了,说!这匕首是谁给你的?”

    申百岳别过头:“申某的一个朋友,名叫胡阿三,怎么?孙将军对他有兴趣?”

    孙荣冷笑:“你不说我也猜得到,诸胡之中,唯有胡敦与孙某有仇,想必是他害怕孙某立功,以后报复于他,才行此毒计的吧!”

    申百岳脸露惊慌之色:“你……你爱如何猜是你的自由,申某可管不着。”

    孙荣嘴角微微上扬,证实心中想法,枉你申百岳武功高强,居然连撒个谎都不会。看着申百岳那极不自然的表情,孙荣陷入沉思,自己在外为了大魏江山冲锋陷阵,不仅要与叛军以命相博、势不两存,如今还需防备后方胡氏一党的明枪暗箭,如此下去焉能长久。反击,必须对胡氏进行反击,唯有如此方有生机!

    念及此处,孙荣打定主意,大喊一声:“孙朝宗!”

    孙朝宗:“末将在!”

    孙荣:“将此人押至洛阳,禀明陛下,此人受胡敦指使刺杀本将军,阴谋虽未得逞,但本将军手下两员大将却因此而丧命,希望陛下为本将军主持公道!”

    孙朝宗吓了一跳,上前低声道:“将军此举岂不是把事情闹大,若朝廷因此而动乱……?”

    孙荣并未因孙朝宗的提醒而迟疑半分,声音仍是那么洪亮:“诸位,外有强敌压境,内有奸臣当道,如此环境,试问我们如何能安心征战?不错,本将军就是要借此将事情搞大,看陛下到底站在我们一边,还是站在胡氏一边。若陛下有心回护胡氏的话,那这个仗还是继续让他胡敦来打好了,我们就恕不奉陪了!”

    洛阳皇宫,因太后去世而终于做到政由己出的元曜正一脸疲惫地瘫在紫云宫的大床之上,以前总怪太后管得太多,好多事情都替自己拿了主意,可如今真到了凡事自己做主的时候,才体会到其中的辛酸。这才过了半个月,各种大事小情已将他压得身心俱疲,反而怀念起些那不问政事的日子来。

    “陛下一闲下来便往臣妾这紫云宫里钻,偶尔也需往蓝田宫多转转呢!”崔佳人在他身旁轻轻坐下。

    元曜闻言则是一副你在开玩笑吧的表情:“蓝田宫?朕到你这是来减压的,若是去找那疯婆子岂不是更增朕的烦恼?”

    崔佳人轻叹:“国家正值多事之秋,陛下骤执权柄,觉得疲乏也属正常,相信过些时日适应过来便会好的!至于蓝田宫,毕竟是皇后的居所,陛下从不踏足那里,似乎也不大说得过去……”

    元曜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恶之情:“哼!她算什么皇后!若非朕曾答应母后不为难于她,早将她赶回并州去了!”

    崔佳人还欲再说什么,忽然门外响起许以诚急促的声音:“陛下,孙荣将军的使者孙朝宗有要事求见!”

    “有何要事非得现在见朕?”元曜显然有些不耐烦,“许他明日参加朝议,有事在那里说!”

    “呃……”许以诚并未依言离去,“老奴认为陛下还是先见一见他为好!”

    元曜瞪了许以诚一眼:“神秘兮兮!那叫他去偃武殿候着吧!”偃武殿是大魏历代皇帝读书休息之所,除了早朝,平时与大臣会面也多放在彼处。

    许以诚则是报以微微一笑:“陛下恕老奴擅自做主,孙朝宗将军已经在偃武殿等着陛下了!”

    “若他没什么重要之事,回来朕要你好看!”元曜边随着许以诚往偃武殿赶,边恨恨地对他“发出警告”。

    “什么?胡敦竟然派刺客刺杀孙荣将军!”当元曜听完孙朝宗的述说之后大惊失色,自叛乱爆发以来,战场上杀伤叛军最多的便是孙荣了,胡敦虽没什么才能,可也不至于不顾大局至这等地步吧!

    “刺客亲口指认的胡敦?”元曜沉思良久突然发问,将孙朝宗吓了一跳。

    “当然不是!不过我们在刺客身上搜出了胡敦赠予他的信物!”孙朝宗恭敬答道。

    又是一阵沉默,空气压抑地简直让人窒息。胡氏一门党羽众多、势力盘根错节,说实话元曜现在还没做好对他们出手的准备,但孙朝宗的突然到来,无疑将这个问题提前摆到了他的面前。当然,他也可以对此置之不理,待时机成熟再动胡氏一党,可那样做的话也无疑会冷了孙荣一方的心,而眼前正是朝廷最需要孙荣出力平叛的时候……

    究竟该如何处理此事,元曜苦思良久仍不得要领,只得吩咐孙朝宗:“你先下去,此事暂且不要声张,过两日朕再召你入宫祥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