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历史 > 大魏劫 > 第四十章 勾结
    阿那瑰激动地跳了起来:“赶紧把中原使者、左右贤王以及附近的各部大人都叫到王帐中来,本汗要和大家好好议议南下的事情!”

    众人鱼贯入内,阿那瑰满脸堆笑地朝那使者道:“先生高姓大名?”

    使者施了一礼:“敝人裴昱然,奉于承烈于公之命与大汗商讨合兵攻魏一事!”

    虽说心中恨不得立刻便举兵南下,阿那瑰仍是故作惊讶道:“合兵?本汗可没答应这种要求!”

    裴昱然微微一笑:“相信大汗听了我们开出的条件之后,便不会再有疑问了。”

    还有好处,阿那瑰心中乐开了花:“先生说来听听。”

    裴昱然嘴角一扬,淡淡地吐出四个字:“平分魏国!”

    “先生说什么?”阿那瑰惊得都忘了维持笑容。

    裴昱然:“大汗没听错,于公希望与大汗平分魏国!为表诚意,我们会先让出我们占领的蛇腾镇与燕州给贵国,作为贵国南下的基地,大汗以为如何?”

    阿那瑰已震惊地说不出话来,虽说二十年来鲁笙也成日里在他耳旁说什么入主中原的话,可说实话自己从未当过真,既便今日刚听说于承烈要与自己联兵之时,惊喜的也只是可以南下大肆劫掠一番罢了,毕竟国力摆在那,经过大魏百余年来的不断打压,他们柔然早已不是那个令中原人闻之色变的草原霸主,只要大魏不再与他们为敌他便已谢天谢地,哪敢想什么代魏之事。只不过因这鲁笙二十年前曾是夜狼盟三大护法之一,当年太后胡盈不顾朝廷与夜狼盟之间的暗中协定,悍然出兵剿灭夜狼盟,鲁笙大难不死,逃至柔然后便矢志复仇,念念不忘伐魏,甚至连带着训练出来的勇士也被他冠以“黑狼”之名,其背后的刻骨仇恨不言而明。而自己为了安抚鲁笙,让其心甘情愿地发挥所长为自己炼丹练兵,同时也凝聚各部落的人心,才一直表面上配合着鲁笙说着那些连自己也不相信的大话。但是此刻裴昱然的话却让他看到了实现这个“大话”的可能性,叫他怎能不心动至难以言表。

    当然,叛军也不是傻子,若非逼不得已,谁又会将自己辛辛苦苦打下的地盘拱手让与他人。一切皆因孙荣势头太猛,若再不迅速集中全力将其扼杀,任由他继续这般发展下去的话,别说蛇腾与燕州了,只怕至今为止占据的所有州镇都将被其一点一点蚕食殆尽。况且有柔然在东边挡住魏军,他们便可解除后顾之忧,得以专心经营西线战事,一举两得何乐不为。

    自裴昱然说出平分魏国之言后,鲁笙便已无比激动,嘴唇控制不住地不停颤抖,见阿那瑰一言不发,还以为他仍在犹疑,忍不住低声催促道:“大汗,裴先生还在等着咱们得答复呢!”

    左贤王巴鲁此刻头脑还算冷静,向裴昱然郑重问道:“裴先生,你们中原人一向把我们当成死敌,现在又怎么会送这么一份大礼给我们?”

    裴昱然:“既然大家要交朋友,那我们也不怕实话实说,本来于公的确未想过要与贵国结盟,可魏国的实力超过了我们的预期,于公认为光凭我们自己想要拿下魏国可能会有些困难,这才想到了贵国!”

    巴鲁满意地点头:“先生的确坦诚,我们草原人就喜欢像先生这样的人,相信我们一定会成为好朋友的!”

    阿那瑰此刻也已恢复正常,笑意盈盈地看着裴昱然:“那就这么说定了,麻烦先生回去告诉你们于公,我们柔然的勇士随时都可以出发!”

    裴昱然脸上泛起得意的笑容:“一言为定!”

    正当裴昱然转身离去之时,鲁笙却忽然大喊一声:“且慢!”

    帐中诸人皆一脸茫然的望向鲁笙,尤其是阿那瑰,在他心中最不可能阻止这场结盟的便是鲁笙了,不由疑惑道:“国师又不想我们出兵了?”

    鲁笙摇头:“当然不是,而是贫道想到了一个更好的主意!”

    裴昱然被他勾起了兴趣:“国师不妨说来听听!”

    鲁笙:“于公觉得魏国难缠,其实对于魏国来说又何尝不是一样,你们两强相争,我们柔然倒向谁,谁的胜算便会大大增加。如果我们也派出一个使者到洛阳,要求与魏国结盟,先生认为魏国皇帝会同意吗?”见裴昱然脸色越来越难看,赶忙又解释道,“当然,我们的选择的朋友仍是于公,不是魏国。与他们结盟什么的也只是骗骗他们的,但是这样一来,我们便可趁其不备突然给他们以致命一击,先生也知,草原各部早已今非昔比,不用些手段怎能确保将其灭国。”

    裴昱然抱拳:“国师高见,裴某佩服!裴某这便回去回复于公,尽快遣人与大汗商谈此番联兵南下的细节。”

    目送裴昱然离开,鲁笙放眼南望,仿佛已经能看见在茫茫草原的另一头,自己穷尽半生精力打造的铁血兵团正纵横驰骋在南方大魏那一座座的繁华都邑之中。

    而在遥远的大魏南部,阳夏城中,林添翼也在极目远眺,似要从视线的尽头之处,找寻出令这阳夏城中军民闻之色变的那一人、一枪、一白袍。“全军出击!直奔颖川!今次务必拿下邢峰人头!”林添翼一声咆哮,三军随之开拔。

    经过一路急行军,追至颍水东岸时,林添翼终于看到对岸插着“邢”字大旗的邢峰营帐。有了上次的教训,他特意确认了对岸营帐并非空营,这次看你往哪跑?林添翼心中暗道。

    “安营!”林添翼一声令下,将士们迅速而有序地各自忙开。“林将军,不知此次进攻……”元睿试探着问道。

    “本将军将亲自领兵杀向对岸。”林添翼仍是坚持不给元睿带兵机会。

    忽然哨兵冲进大营:“报~,我军左翼遭遇敌袭。”

    林添翼虽有些意外,但还不算惊慌:“敌军是如何渡过颍水突袭我军的?”

    哨兵:“回将军,河水不深,有好几处只漫到胸腹之间,想是梁军预先找好水浅之处淌水而来。我军没有防备,已见败象。”

    林添翼转头朝元睿道:“殿下,这邢峰也未免太小瞧人了,难道我林添翼会不知道布阵之时最易遭敌突袭吗?这招拿来对付邓宪之流或许有用,但用在我林添翼身上,怕是要让他失望了!”原来林添翼早防着邢峰会来这么一手,提前集结三万兵力侯在一旁,邢峰如果不来偷袭也就罢了,他若敢来,定叫他有来无回。

    当下林添翼即率领这三万精兵赶赴左翼增援,元睿也忙带着自己的部曲紧紧跟随。

    林添翼元睿等人策马扬鞭,冲在最前,远远望见左翼阵中敌方一员大将使一把大斧左冲右突,在我方阵中如入无人之境。与寻常斧子相比,该斧要宽大许多,大斧所到之处,留下一地断臂残肢,而我方士兵始终与他保持十来步距离,远远地拿矛指着他,根本不敢靠近。

    并非白袍长枪,林添翼疑惑地朝他喊道:“来将可是邢峰?”

    那人斜眼瞧了林添翼一眼:“吾乃大梁虎牙将军段九天,就凭你们这群软脚虾,何劳邢将军亲自出马?”果然不是邢峰。

    林添翼:“休得猖狂,够胆一会别逃!你们孤军深入我大魏腹地,真当我大魏无人吗?”

    见林添翼背后烟尘滚滚,段九天知道魏军援兵已到,一边收拢部众重整阵型,一边回敬道:“若非陛下犹豫,不肯全力北伐,邢将军早带着我大梁铁骑饮马洛水了,此刻又哪来的闲情跟你们这些小喽啰瞎闹腾!”

    二人对话之间,林添翼所率援军已陆续抵达,排开阵势,就等一个号令即可杀向段九天等人。此时林添翼被段九天几句话气得胡子倒竖,正欲进兵,元睿身旁的上官乾突然拍马出列,高声喊道:“段九天!想不到真在这里碰到你,老子还在想怎么会如此凑巧,这斧居然像极你的那把五丁斧,难怪十年间一直找你不着,原来投靠了南梁,你这种败类居然也能领军,真是笑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