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历史 > 大魏劫 > 第三十二章 鱼跃
    此后二人乔装上路,终于顺利地抵达了位于临泾的胡盈家。远远地看见家门,胡盈即不能自已地趴在何瞳身上痛哭起来,直至到了家门口仍是大哭不止。

    屋内胡盈的母亲听到动静出来查看,见是胡盈,激动得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与胡盈抱头痛哭。

    胡琰收到消息后更是扔下县衙的公务匆匆回家,搂着胡盈问道:“盈儿,这几个月你都去哪了啊?爹爹翻遍了整个泾州城都找不到你啊!”

    胡母忍不住抱怨道:“你还说!要是当日你看得牢一些,我们盈儿又怎么会受这个苦!”

    胡盈慢慢止住哭泣:“那日灯会女儿被人贩子拐走,后来又被杀手组织掳去,幸好这位何姑出手相救,不然女儿真的就回不来了!”未免吓着胡琰夫妇,胡盈并未点破何瞳的真实身份。

    胡琰夫妇忙向何瞳道谢。

    胡盈又道:“爹爹,何姑因为救我而得罪了杀手组织,现在无处可去,不如就让她留在我们家吧!”

    胡琰忙不迭地点头:“没问题,没问题,何姑您就安心地留在这里,我们就算死也会护您周全。”

    后来胡琰官越做越大,一步一步地从临泾县丞做到泾州刺史。这一日,胡盈正自一人在泾州大街上闲逛,想起曾在这里与父亲失散,流落江湖的往事,不禁感慨万千。忽然远远地看见前方一群人迎面徐徐而来,其中走在最前的正是父亲胡琰与另一个不认识的年轻人,一路对着沿街的商铺民宅指指点点,像是胡琰在与那人介绍泾州的治绩一般。

    “爹!你又在和谁炫耀你的政绩呢?”这几年泾州在胡琰治下百姓生活富足,城内商铺林立,比起上任刺史在任之时要好上不知几倍,于是时常便会有邻州各级官员来此学习经验,胡盈对此也已见怪不怪了。

    不料这次胡琰却是脸色大变,连声音也发颤了:“盈儿,不得无礼!还不快来拜见陛下!”

    陛下?眼前这个儒雅的年轻人竟是大魏皇帝元罡?因为叫这个名字,胡盈以前一直以为陛下是个长相粗犷满脸胡渣的壮汉,如今见到真人,才知自己的主观臆断是多么可笑。

    “盈儿!”直至胡琰再次催促,胡盈方才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言语太过轻浮,连忙赔礼:“臣女口没遮拦,冒犯了陛下还望恕罪!”

    元罡却甚是随和,笑咪咪地连道:“无妨!无妨!”不仅毫无责怪之意,还让她陪着巡视完了整个泾州城。

    此后因胡琰还有公务要与元罡汇报,胡盈便先行离开了。直到回到府中,胡盈仍是心绪难平,这便是大魏权力最大的男人,可外表看来竟无半点架子,反倒像个翩翩书生。回想起一路上元罡的举止谈吐,不觉脸颊微烫。

    “盈儿!大喜!”胡琰的声音打断了胡盈那缕淡淡青涩的怀春思绪,“陛下说非常喜欢你,要将你纳入后宫!平日里给你说亲时你总是挑三拣四,以致如今一把年纪了仍未找到婆家,想不到冥冥之中竟真有天意,居然被陛下看中,这次可再不许说不了!”

    “啊……怎么这么快……”胡盈瞬间羞得满脸通红,不知该怎么接话。

    胡琰也顾不上她到底说了什么,沉浸在自己的絮絮叨叨中:“陛下说让你过两日便随他一道回洛阳,路途不近,可多带几套换洗衣物,不带也没关系,路上可以买。至于其余日用之物宫中应有尽有,陛下嘱咐不必特意采办。不过担心你到了新的环境没人做伴,倒是可以携带几个平日里体己的侍婢一同入宫,陪你解解闷也好,我看小悦便挺合适!”

    一旁的何瞳闻得此言忽地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老爷,可否允许奴婢陪小姐入宫?”

    胡琰脸露为难之色,毕竟何瞳她面容太过吓人,怕入了宫影响不好。

    胡盈看出胡琰心思:“爹,都说后宫凶险,何姑她心思细密,又曾闯荡江湖,有她陪在女儿身边,女儿入了宫便不用担心受人欺负了!”

    胡琰不敢擅自答应:“明日我找个机会问问陛下吧,若陛下不同意,那便没办法了……”

    事实证明胡琰还是白担心了,元罡不仅不介意何瞳一起入宫,反而甚是欣赏胡盈与何瞳二人不离不弃的主仆情谊。入宫之后,胡盈即被元罡封为夫人,何瞳也作为贴身侍婢一直随侍左右。此后周围的太监宫女换了一拨又一拨,何瞳却始终未曾离开过胡盈身边。只不过自打他们入宫以后,宫中之人便都跟着胡盈叫她何姑,再也没人知道她的真实名字。

    除了胡盈,元罡宠爱的嫔妃还有一个宋夫人,两人几乎同时怀上龙种。不过胡盈运气好一些,提前生下皇长子元曜,而宋夫人则在十几天后才产下元睿。产后宋夫人身体越来越差,没过几个月便病死了。直到这时,元罡这才下定决心封胡盈为皇后。

    胡盈封后没过多久,元罡也跟着病逝,胡皇后也便成了胡太后。因新皇帝元曜尚在襁褓之中,军政大事便都由胡太后一人说了算。掌权之后的胡太后做的第一件大事便是派大军剿灭了夜狼盟,将盟主姚文胜的首级悬在洛阳城头三日三夜方才连同尸身一起挫骨扬灰。当时朝野内外一片歌功颂德之声,都说这太后是个为民除害的好太后。只是后来太后越级提拔几个弟弟、又不断地培植自己的势力、既使元曜长大成人也依旧把持朝政不愿撒手,大家对她的看法才慢慢地变成现在这样。

    太后停口之后,元曜仍是沉浸在那段往事中不能自拔。太后轻轻推了他一把:“曜儿,母后有点累了。”

    元曜这才从故事中回到现实:“那儿臣先行告退,母后您好好休息!”

    太后睡了一觉,第二天醒来感觉精神好了许多,正倚窗养神,忽报长乐王与廷尉周大人紧急求见。一听他们两个一起前来,太后心知必是与胡修德一案有关,这两个人不会也想把何姑搅和进来吧,太后有些担心。

    元睿二人神色凝重地进入丹阳宫,行礼之后,元睿首先开口:“禀太后,臣等已将胡都尉一案凶手抓拿归案!”

    太后闻言喜出望外,二人非但没提及何姑,还带来如此好消息,身体不自觉地微微前倾:“前些时日还一直没有进展,何以突然便抓住凶手了?”

    元睿:“其实臣等也没想到能这么快抓到他,这一切都源于一个意外……”说着便将李恢使者误闯孙荣军营及他们监视李恢顺藤摸瓜发现凶手一事详细地向太后做了汇报。

    太后反复地念着李恢的名字:“李恢……李恢……”忽然目光如电,“速速抓人,哀家要亲自问个明白!”

    当元睿与周正之二人带着士兵闯入李府之时,李恢正与家人一同用餐。见到这个阵势,李恢倒是显得颇为淡然,平静地朝元睿二人道:“殿下,周公,可否容老夫吃完这一餐饭?”

    元睿点头:“李司农自便!”

    二人的对话好似闲话家常,可一旁的李丽华便没这么冷静了,霍地起身拦在元睿跟前:“殿下为何要捉我爹,这大魏谁人不知我爹为了你们元氏江山劳心劳力,早早地便熬白了头,如此忠臣,你们却要拿他?”

    见元睿一时无语,周正之知他心中不忍,代他答道:“李司农确是好人,可若是好人违犯了律法,那也得受罚不是吗?”

    李丽华火气更大了:“你倒说说我爹犯了大魏哪条律法?”

    “丽华!”李恢一声暴喝,“别再说了!爹这是罪有应得,怨不得旁人!”放下筷子来至元睿身旁:“殿下,老夫有一事相求。”

    元睿:“李司农但说无妨。”

    李恢:“千错万错皆是老夫一人所为……”

    李恢还未说完,元睿便抢先回道:“只要本王尚在,定保丽婷与丽华二人无虞!”

    李恢微笑点头,老怀宽慰:“多谢殿下,我们走吧!”

    众人缓缓离去,身后忽地传来李丽华撕心裂肺的呼喊:“元睿!我李丽华此生都不会原谅你的!”

    元睿心猛地一抽,犹如刀绞一般,强忍着在眼眶中打转的泪水,快步离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