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历史 > 大魏劫 > 第二十九章 巢穴
    次日天还没亮,两个小姑娘即被扔进一驾马车车厢中。伴随着一声清脆的骏马嘶鸣之声,马车如离弦之箭般疾驰而去。当雄鸡破晓城门大开之时,早就侯在一旁的两个人贩子便急不可待地驾着马车穿过城门,驶离了泾州城。

    凭着车厢的颠簸程度,胡盈二人能清楚感受到马车所行路线越来越偏僻。也许是手被绑得太紧,与胡盈一起被抓的小姑娘双手痛苦地挣扎着。看着她不停扭动的手掌,胡盈忽然灵机一动,一点一点地转动身体,最终停在与那姑娘背靠背坐着的姿势。一摸到那姑娘的双手,胡盈立即凭借仅能活动的手腕上下摸索着找到绳结一点一点地解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那姑娘双手的绳索终于被胡盈解开。恢复自由的小姑娘又悄悄地松开了胡盈的束缚。不过由于马车速度太快,两个小姑娘谁也不敢跳车,但二人心里均清楚,若继续呆在车内的话只会更危险,随时都有被两个人贩子发现的可能。

    这时对面过来两个骑马剑客,马车在与他们交错时稍稍放慢了速度。胡盈抓住时机,鼓足勇气跃出马车,落地之后咕噜噜地滚出老远。那两个剑客中为首那人瞥了一眼胡盈,忽然如饿死鬼看到鸡腿般目露精光,跃下马背,照着胡盈的脑袋、肩膀、手臂便是一通乱摸。

    这边胡盈还未从落地的疼痛中缓过劲来,那边人贩子们就已发现胡盈他们准备逃跑并急忙采取了相应措施。男子迅速钻进车厢控制住还没来得及逃的另一小姑娘,妇女则跳下车去抓胡盈。

    妇女人贩迅速靠近,可那剑客仿佛没看见她一般,仍在胡盈全身上下摸索着。妇女人贩阴沉着脸,扯扯剑客衣角:“麻烦让让!”

    剑客仍是对她不理不睬。妇女忍无可忍,破口大骂:“别以为你拿把破剑就是大侠了!老娘可不怕你,快把人给老娘放开!”

    白光一闪,剑客长剑归鞘,妇女人贩已然身首异处。鲜血溅了胡盈一脸,吓得她张大了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一个劲地发抖。

    另一人贩见势不妙,一抽马鞭便要逃离。可鞭子还未落到马屁股上,就被不知怎么过来的剑客一把抓住。人贩战战兢兢地求饶:“大,大侠饶……”一个“命”字还未出口,就被剑客一剑自嘴中插入,穿出后脑。车上的小姑娘则是睁大双眼看着剑客,一动也不敢动,眼神之中充满惊恐。剑客上下打量了她两眼,随后一剑刺入她的心窝。

    剑客回到被吓得早已忘了逃跑的胡盈身旁,随便找了块布蒙住她的双眼,然后老鹰抓小鸡似的将她一把拎起放到马背上,与同伴扬尘而去,任由那血淋淋的三具尸体留在路中央。

    伴着呼呼风声,两个剑客的对话也被胡盈听得一清二楚。

    只听那同伴不解问道:“申护法是要把这小孩也带回夜狼峰?”

    那被称为申护法的剑客解释道:“樊杰你还是缺少历练,看不出来这小孩骨骼清奇,是个万里挑一的练武奇才?”

    “是吗?还真没看出来。”樊杰心中颇为不以为然,在讲故事吗?路边随便碰到个小孩便是练武奇才?

    申护法:“我已上上下下仔细检查过,绝不会错。何瞳那贱人处处压我一筹,此次朝廷指定的刺杀行动盟主又单单交与她,实是可恨!如今在收徒一事上她终于要败于我手了,哈哈!”

    樊杰:“若真是如此就太好了,我们也早就看她不顺眼了,仗着自己是最受盟主器重的护法,总是是一副高高在上目中无人的样子。”

    此后连着几天,胡盈吃饭睡觉都被蒙着双眼。忽然有一天,眼上的黑布忽然被拿掉,突如其来的日光照得她眼睛都睁不开。适应了好一会,胡盈才看清自己正身处一座高插入云的大山山脚。那申护法忽地将胡盈夹在腋下,一提气,如履平地般地便向山顶窜去。

    到了山顶,顿觉若然开朗,但见土地平旷、阡陌纵横,道路两旁房舍鳞次栉比,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这就是他们口中的夜狼峰?听名字还以为是个很阴森的地方,想不到倒像个世外桃源,胡盈不禁有些意外。

    申护法与樊杰带着胡盈来至最大最气派的一座宅院前,正好门内两人拖着一具少年的尸体出来。“怎么?又想逃跑了?”樊杰问道。

    “是啊,这个月都第三次了,盟主一怒之下便杀了他,也不想想夜狼峰是那种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吗?便宜那群野狼了,又有人肉吃咯!”其中一人答道。

    此地便是令江湖人士谈之色变夜狼盟老巢夜狼峰,而眼前这个宅院则是盟主姚文胜的居所。夜狼盟是个杀手组织,只要给的价钱合理,就能帮你杀掉任何想杀之人。江湖各大名门正派多少年来一直欲除之而后快,可始终未能如愿。他们又哪里知道,臭名昭彰的夜狼盟背后却有朝廷撑腰,而条件便是必须帮朝廷除去那些无法用正当理由除去之人。故在名门正派的围追堵截之下,夜狼盟每每都能化险为夷。只不过像它这种名声极差的组织朝廷表面上是绝不会承认与他们有任何瓜葛的。

    进入大堂,只见内里富丽堂皇,当中立着一个二十出头的女人,五官十分精致,胡盈忍不住偷偷多看了几眼。申护法刚跨入大堂便开口道:“启禀盟主,天龙帮帮主燕常已被属下刺杀,二当家段九天顺利接任帮主之位!”想不到盟主竟是个这么年轻的女子,胡盈暗暗吃惊。

    “干得好!段九天此次出五倍价钱买燕常人头,刺杀行动不容有失,也只有交给申护法你才能令本座才放心了!”声音浑厚,不似女子发出。胡盈循声看去,这才发现那女子对面还坐着一个男子,只是他身材还没胡盈高,又是坐着,胡盈刚才竟没注意到他。此人即是夜狼盟盟主姚文胜,虽说武功独步江湖难逢敌手,可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本人却是个身长不足五尺的侏儒。

    申护法:“谢盟主赏识,自百年前一代大侠燕平创立天龙帮以来,帮主之位便一直只在燕家后人之间传递,此番为了帮段九天顺利夺位,属下实是费了不少周章,多杀了好几个反对之人!”

    姚文胜眼中精芒一闪:“那多杀之人,段九天可曾付钱?”

    申护法:“这个自然!不过属下此番下山,还有一个意外发现,还未来得及禀明盟主。”

    姚文胜:“哦?”

    申护法一把扯过胡盈:“就是这个小孩,属下行走江湖多年,从未遇见如此资质优异的小孩,故斗胆请盟主允许属下亲自培养这个小孩。”

    姚文胜:“可以。”

    申护法大喜:“谢盟主!”

    姚文胜:“先别谢得太早,申护法莫不是忘了要想成为夜狼盟一员,光有资质可不够,等她通过了狼宫试炼再谢也不迟。”

    申护法:“这个当然!当然!不过属下急着赶路,已整整一天一夜没给这小孩进食了,且现在时候也不早了,可否容她吃点东西明日再进行试炼?”

    一旁女子此时突然冷冷插嘴:“盟主你就答应申百岳吧!听说他当年过这狼宫足足花了三日时间,想必他是担心自己辛辛苦苦找来的好苗子饿死在里面吧!”

    申百岳脸上顿时青一阵紫一阵:“何瞳!,你别得意地太早,总有一天我要让你哭!”

    何瞳:“那我倒很期待那一天早日到来,因为我从来就没哭过,哈哈。”

    姚文胜制止住二人:“你们两个要不要每次一见面便吵架啊,申护法,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即刻带这小孩入狼宫吧!”

    申百岳无奈领命。

    一直默不作声的胡盈此时却忽然大声说道:“我不要去什么试炼,更不要加入你们什么夜狼盟,我要回家!”

    何瞳冷冷道:“方才那具尸体想必你也看见了,要想回家只有先变成尸体,你确定吗?”

    胡盈怒目瞪了何瞳一眼,再不说话。

    说是狼宫,其实就是一个大型迷宫,里面莫说是狼,连只老鼠也找不到。几人来至迷宫前,放眼望去,尽是四五人高的石墙,看不到边。申百岳将胡盈带进入口,抛下一句“不想饿死的话就早些出来。”即离开迷宫,守卫们紧跟着便关上了门。

    “一群疯子!”胡盈低声咒骂道,只是骂归骂,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除了乖乖配合之外别无他途。凭借着先前匆匆一瞥,胡盈知道这个迷宫的规模远超她的想象,必须在路口留下点东西做记号,不然迷了路就真的走不出来了。

    由于已整整一天粒米未进,胡盈此刻肚子早已耐不住寂寞,咕咕直叫。撕下袖口一块布片压在石头下后,即匆匆拐进了迷宫深处。除了饥饿的折磨,墙脚时不时出现的人骨也常常将胡盈惊得一身冷汗。时间一点一点流逝,衣服也越撕越少,这么下去再走几个路口她就要裸奔了。

    与死亡相比,其他任何恐惧都不算什么,刚入迷宫时还将胡盈吓得半死的人骨,现在已成为她标记方向的道具。

    太阳渐渐西斜,胡盈仍是毫无头绪。忽然,前面路口一块石头引起了她的注意,从摆放的位置看有点像是自己放的,看来又白走了一段路,一路走来,她已经习惯了这种场景。可待走近一看,胡盈仍是惊得倒吸一口凉气,只见那石头下压着一块袖口的布料,正是自己做的第一个标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