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历史 > 大魏劫 > 第十八章 命案
    光阴荏苒,转眼已是金秋。几个月来胡敦率领的朝廷军胜少败多,在与叛军的对峙中逐渐由攻转守。洛阳朝廷对他的信心也在一次次地败仗中逐渐瓦解,于是从东部调来大军支援胡敦。可是祸不单行,大军才刚进入幽州战场,便传来青徐二州暴民响应于承烈攻克州府治所的消息,只好又匆匆回身平叛。

    虽说国事艰难,洛阳朝廷也并非全无喜事,上月长乐王元睿的大婚便着实好好地热闹了一番。此后孙倩正式成为长乐王妃,而孙荣也凭借这层关系与斜山大捷之功被朝廷正式册封为偏将军,得以跻身仕途。

    秋风习习,太极殿后碧峰林中,元曜与元睿“大战三百回合”之后,气喘吁吁道:“朕还以为你自抱得美人归,剑术必会退步许多,想不到要赢你还是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元睿:“国家多难,臣弟不敢沉溺于温柔乡。听说朝廷重新起用老将军耿通,欲从东路夹击于贼,这些日子臣弟一直在想若皇兄恩准,臣弟愿充当老将军的马前卒,上阵杀敌!”他口中的于贼即最先叛乱的前鱼丽镇将于承烈,在他之后起事的各路叛军均自觉地奉他为首领,俨然一副要另立朝廷的景象。

    元曜:“你何尝不知,朕虽名义上已亲政,然似此征伐之事尚需母后首肯,此事朕做不了主。不过战场之上意外太多,你可考虑清楚了?”

    元睿:“大魏有事,若我等自家人尚躲躲藏藏,今后还有谁肯为我们卖命!”

    元曜:“说得好!太后若得知你的心意想必也会非常欣慰,你便回府等着出征令吧!”

    没过几日,元睿果然接到圣旨,命他作为耿通副将出兵讨逆,先到青州助官军消灭零星叛乱,然后挥军西北,沿途召集各州镇驻军,直扑于承烈老巢鱼丽镇。除了元睿,崔明友与耿宝也奉命随军出征。

    消息很快传开,这日花子都在洛阳最负盛名的福和酒楼设宴款待元睿、崔明友、耿宝三人。顺便带上孙倩,也算是兑现了当初许下的承诺,虽然这承诺乃是元睿擅自替他许下的。

    自上次经过福和酒家时被其香味吸引,孙倩便一直对它念念不忘,听说此次花子都在这里设宴,早早地便缠着元睿来了。花子都订的是二楼靠窗的雅间,届时一边用餐一边欣赏楼下车水马龙的街景,对于整天闷在王府中的孙倩来说是最好不过了。不多时,东道主花子都如约而至,不过除了他自己外,手里还抱着个小女孩。

    小姑娘大约两三岁的样子,两个大眼睛滴溜溜地左顾右盼,甚是可爱。刚看到元睿,小姑娘老远便喊开了:“王爷叔叔!”稚嫩的童音听起来特别悦耳。

    元睿过去摸着小姑娘的头:“小依依,又黏着爹爹不让他走了是吗?”

    花子都连忙解释:“殿下真是料事如神,情况就是如此,我想着依依反正和大家都熟,也便由着她跟来了。”

    与孙倩寒暄了几句,花子都对花依依道:“依依,快来拜见王妃!”

    花依依以前没见过孙倩,眼睛一转:“依依拜见姐姐。”也许在小姑娘心中遇见如此年轻的女子就该叫姐姐吧。

    孙倩摩挲着花依依的额头:“你就是那个喜爱蝴蝶的小姑娘吧,果然讨人喜欢!”

    元睿也捏着花依依的小脸逗她道:“小依依,姐姐漂亮吗?”

    “漂亮!”花依依不假思索地便答道。

    “那是姐姐漂亮还是依依漂亮啊?”元睿追问。

    这个问题显然以前没碰到过,花依依想了好一会才道:“依依漂亮!”逗得三人哈哈大笑。

    有了依依这个开心果,时间仿佛过得特别快,不一会人到齐,花子都率先举杯:“明日殿下与两位贤弟便将代表朝廷出征,愚兄预祝大军所向披靡,早日荡平各路跳梁小丑!”众人一饮而尽。

    崔明友回味着醇厚的酒味:“如今想起当初斜山一役,真叫一个痛快!”

    耿宝随即附和:“就是!若胡敦有孙荣将军一半的才能,也不至于搞成今日这种局面!”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畅谈着,气氛好不热烈。忽然耿宝“哎呦”一声叫起来,只见花依依不知何时跑至他的席前,正眨巴着大眼睛看着耿宝笑道:“毛毛!毛毛!”原来耿宝这人体毛比之常人较为旺盛,手背上也长有许多汗毛,花依依趁他聊得起劲拔了一根。

    花子都见状忙教育道:“依依,爹爹说过多少次了,只能拔爹爹的毛毛,拔别人的毛毛很无礼的知道吗?”

    元睿等暗暗汗颜,这般教育方式,难怪他在花依依心目中如此没有威严。

    花依依随口敷衍:“知道!”又蹦蹦跳跳地跑到窗口看风景去了。花子都又说了她几句,也不知她听进去没有。

    似花依依这般精灵活泼的小姑娘最是惹人喜爱了,特别是孙倩,此刻一颗少女心都快被她融化了,远远地招呼她道:“依依,到姐姐这边来,姐姐这边有好吃的。”

    花依依完全不为所动:“不要,依依要看军队!”

    洛阳城中怎么会有军队,众人闻言纷纷凑到窗口欲看个究竟。果然一队士兵从不远处急匆匆地朝他们这边跑来,路过窗下时甚至能看见他们个个如临大敌般的肃杀表情。更令人吃惊的是,带队的竟赫然是洛阳令胡渊本人,元睿估算了一下人数,大约有几百人之多。

    事有蹊跷,众人决定跟过去看看。只见胡渊带着这帮人马来至永宁寺门前便停了下来,随即迅速将整座寺庙前前后后围了个水泄不通。寺门外本来围了许多百姓,好像在看什么热闹似的,见到官军过来一下子全散了,躲在更远的地方伸长了脖子观望。

    人群散去,空荡荡的寺门外只剩下胡渊一帮人与几个年长僧人,主持觉远大师也在其中,门口的台阶上还趴着一个年轻男子,一动不动地也不知是死是活。注目凝视之下,元睿等发现胡渊正情绪激动地与觉远在争执着什么,至于争执的内容因他们远远混在看热闹的人群中而完全听不清楚。

    这时花依依突然哭了起来:“依依怕怕!依依要回家!”想是被这紧张的气氛吓着了。孙倩忙又哄又逗地抱着她进了旁边的商铺。

    元睿向身旁一个中年妇女发问道:“大婶,这是怎么回事啊?”

    那中年妇女表情夸张:“你还不知道啊?出大事了,永宁寺的和尚杀人了!你瞧,现在官兵不是来抓凶手了吗?”

    元睿:“杀人的是哪个和尚?”

    那妇女更加眉飞色舞了:“没看见吗?官兵和谁说话谁就是凶手咯!那和尚两拳就把一个人活生生打死了,真是狠毒!”

    元睿可是永宁寺的常客,与觉远大师更是私交甚好,这觉远大师于佛法虽有极高的造诣,但已年逾花甲且早年不知为何双臂受过严重刀伤根本用不上劲,如何能两拳打死一个人?于是正色问道:“人命攸关,大婶可是亲眼所见?”

    中年妇女本还想再吹嘘一番,见元睿一脸严肃,嘟囔道:“我虽然晚了一步没看到杀人,但大家都这么说准没错的。”

    元睿苦笑着摇摇头,三人成虎,谣言真是太可怕了。这时胡渊那边又有了新的动向,只见他手下士兵纷纷弯弓搭箭并点燃箭头,一个个蓄势待发,看这样子只待胡渊一声令下,就将万箭齐发,将永宁寺烧成灰烬。

    “且慢!”眼见惨剧就要发生,元睿忙出言制止。

    胡渊回首眯眼盯着排众而出的元睿:“原来是长乐王殿下,殿下莫不是要袒护妖僧不成?”

    元睿:“胡府君言重了,天子脚下哪来的妖僧!”

    胡渊:“光天化日!杀人行凶!不是妖僧是什么?”

    元睿:“永宁寺诸位师傅个个慈悲为怀,依本王看,这中间必有误会,还请胡府君冷静查明真相,切莫冤枉好人。”

    花子都三人此时也出面帮和尚们说话。虽说现在胡氏势大,但论理还是人家元氏的臣子,堂堂一个王爷的面子还是得买,胡渊只得强压怒火,命手下们卸下火箭。

    觉远上前一步:“胡都尉之死甚为蹊跷,早上胡都尉带人要冲入寺内,本寺僧众确实进行了拦阻,然而普通肢体碰撞绝不会致人死命。当时老衲也在现场,胡都尉毫无征兆地便倒地身亡了,老衲等也是疑惑万分。”

    “胡都尉……胡都尉……”元睿心中默念着,无意中瞥见那伏在地上的尸体脸侧向一边。定睛一看,登时吓了一跳,死者竟是胡渊长子洛阳都尉胡修德,难怪胡渊如此失去理智要火烧永宁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