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历史 > 大魏劫 > 第三章 父仇
    众人正暗自叹息,孙倩却忽地做起了自我介绍:“杨姐姐我叫孙倩,我爹是怀坞孙伏虎,你若不嫌弃的话,就跟我一起回怀坞吧,保证以后再不会有人欺负你。”

    虽然不知道怀坞在什么地方,但一年以来从未有人对她说过这种话,杨兰不禁心里一阵发酸,眼泪瞬间模糊了视线,哽咽道:“多谢孙姑娘好意,只是那连大义有权有势……”

    孙倩毫不在意:“怕他做甚,他不来找我我还要找他呢!你就放心地跟我走吧!”

    “原来令尊是孙伏虎孙老英雄!失敬失敬!在下一直十分仰慕孙老英雄的为人……”。怀坞孙伏虎素以锄强扶弱、维护正义著称,在江湖中声望极高,花子都乍听到他的名字,惊喜之下竟忘了礼仪,忍不住插嘴道。

    “是啊!”元睿也兴奋莫名,“孙老英雄一人对抗夜狼盟三大高手的事迹可谓家喻户晓!孙姑娘若不介意的话就让我们二人同行如何,一来路上有个照应,二来我们也可顺便拜访一下孙老英雄,届时还望姑娘引见。对了,还未正式介绍,在下元睿,洛阳人士。这位花子都,也是洛阳人士。”

    听他提起父亲的英雄往事,孙倩好不容易平复的心情又低落了下来:“爹爹他……爹爹他已经遇害了!是我亲眼所见,凶手便是连大义身边那个姓沈的!”

    “那秃头虽然是个狠角色,但也不应该厉害至能杀害孙老英雄的地步啊!”花子都难掩惊讶之情。

    孙倩解释道:“他是借口向爹爹讨教武功,趁爹爹不备突施毒手的。”

    元睿义愤填膺:“卑鄙!孙姑娘放心,为孙老英雄报仇一事也算上我们一份!”

    不料孙倩毫不犹豫地便拒绝了他:“二位公子有心了,报仇一事凶险难测,二位不必牵涉进来。而且我也希望靠我们自己的力量报仇。其实我此番来鹰扬,是和两个兄长一起的,我得尽快将这消息告知他们才行,刚才乍见到仇人一时冲动竟没想到这点。杨姐姐,你放心,过两天我便来接你。”

    “那个……那个……此事容我再考虑考虑吧。”毕竟事关重大,杨兰有些下不了决心。

    “还考虑什么,留在这里等着那恶霸抓吗?”元睿貌似比杨兰还要着急。

    孙倩也理解杨兰的顾虑:“也好,杨姐姐你好好考虑两天,我们就住在城西的有朋客栈,考虑好了可以随时来找我。我先告辞了,二位公子后会有期!”

    孙倩慢慢踱出字画铺,低头若有所思。这时不远处的一驾马车自拐角疾驰而来,车夫见铺子里突然走出一人,已来不及减速,只得大声提醒:“借过!借过!”然而孙倩却仿佛什么也没听见,继续低头前行。眼看便要撞上孙倩,车夫猛地往侧边一拉缰绳,马头被他生生地扯向侧边,可四蹄却仍不受控制地继续前冲,片刻间便失去了平衡,带着后面的车身一起倒在路边。

    孙倩这才注意到眼前发生的一切,愣在当地不知说什么好。车夫起身骂骂咧咧:“哪里来的冒失鬼,会不会走路啊!我叫破喉咙了你都没反应,我看你的耳朵是白长了!”

    元睿二人看到外面一幕,忙过来向车夫赔礼:“不好意思大哥,这小子刚刚输了钱心不在焉的,您大人大量别和他计较。”因为刚听完杨兰丈夫因赌破家的事,元睿顺口便找了个输钱的借口。

    “赌钱哪有不输的?我看你不仅耳朵白长了,连脑子也是!”车夫话虽难听,不得不说还颇有些道理。

    元睿继续赔礼:“大哥您说的太对了!我们已经严厉地批评了他,倒是大哥您没什么大碍吧?”

    车夫骂了两句气也消了:“我们乡下人皮糙肉厚的摔两下没事。”仍是念念不忘教育孙倩,“不过你小子以后需记住别再赌了,免得最终害人害己!”

    元睿:“一定一定!我们一定会好好管教他的!”

    说话的工夫车夫已整理妥当,登上马车:“以后小心点,哎,如今的年轻人……”摇摇头,一甩马鞭绝尘而去。

    见马车走远,元睿转头朝孙倩不无得意道:“孙姑娘,我就说你需要我们相助吧,你连个路都走不好,还谈何报仇?”

    孙倩本还想感谢他替自己解围,听他嘴贱,撅着嘴迈开步子就走:“谁要你多管闲事!”

    可元睿竟跟没听见似的毫不在意,反而跟得更紧了:“孙姑娘你今日有福了,看在孙老英雄的面子上,本公子非但不和你计较,而且还会将你安全地送至有朋客栈,开不开心?”

    孙倩哭笑不得:“你这人的脸皮怎么如此之厚?”

    元睿捏了捏自己的脸,假装思考了一会:“好像是挺厚的。孙姑娘要不也感受一下?”孙倩甩又甩不脱他,只得这么一路与元睿斗着嘴,领着他们二人朝有朋客栈而行。

    出字画铺,沿着其中一条大路向西走半个时辰会经过一个阅兵场,因久无战事此地现已成为孩子们的游乐场。若由这里向西北而行,地势将逐渐升至一个高台,据说在建镇之前那里曾是个小山丘。镇将府及军营堡垒等军事设施均位于这“山丘”之上,寻常百姓未经允许是不能到“山丘”上活动的。而由阅兵场折向西南再走半个时辰,即可抵达孙倩兄妹三人落脚的有朋客栈。

    由于元睿和孙倩一路打闹,本来半个时辰便可到达的阅兵场,三人足足走了近一个时辰。远远望见场上一群七八岁的孩子正你追我赶地嬉戏,元睿不禁感叹:“真羡慕孩子们能无忧无虑,悠闲度日啊!”

    孙倩随声“附和”:“完全理解,以你的心智的确是更适合过孩子般的生活。”

    花子都貌似和他们不在一个步调上,自顾自言:“可惜总有像连大义般的恶徒扰乱我大魏盛世,不然定会有更多孩子们展露天真的笑容。”

    孙倩闻言不由回首难以置信地盯着花子都,本以为他只是个赳赳武夫,想不到竟也会在意孩子的笑容这种事情。

    元睿刚想说些什么,忽然听见后面有人喊他,回头一看,原来是杨兰,在不远处正一边朝他们招手,一边快步而来,貌似手中还抓着东西。待她走近,元睿终于看清她手中拿着的乃是两个卷轴,不知是什么意思。

    元睿好奇问道:“杨姑娘,这么快便考虑好了?”

    杨兰连连摇头:“不!不!我不是为那事而来!”

    元睿疑惑:“那你来是……?”

    杨兰:“此次一别,不知以后还有没有相见的机会,这是我送给你们二位的礼物,请你们一定收下!”说着将手中卷轴展开,正是元睿和孙倩为之争执不已的“虎啸图”与“百荷争艳图”。不过随即望向花子都的目光中却充满歉意,“不好意思花公子,我看你好像对字画没什么兴趣,仓促之间也不知道给你带点什么好……”

    花子都连忙摆手:“杨姑娘你太客气了。”

    元睿:“是啊!杨姑娘你不必如此客气,不过这副画我的确很中意,说实话还真舍不得还给你了。刚才我们给它定了多少价码?对了,五十两!”说着便去包裹里取银子。

    杨兰急忙阻拦:“元公子,这是我的一番心意,万万不能收银子,不然好像我追来是为了强卖似的。”

    元睿也十分坚持:“那可不行!杨姑娘你正需要银子,我又怎么忍心白拿你的画呢?”

    正当二人你推我让之际,孙倩忽然打断他们,语气之中透着疑惑与意外:“你们看那边马上之人是不是刚才那个姓沈的?”

    众人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山丘”之上,六个人正骑着快马朝他们这边驰来,为首一骑上一颗光溜溜的脑袋在阳光下甚是耀眼。四人忙躲进角落观察,那拨人路经阅兵场时,不知发生了什么,其中一人翻身下马朝那群小孩走去,小孩们顿时一哄而散,只剩下一个立在原地,可能是被吓得不敢动了。虽相距甚远,元睿等人却仿佛能清楚地看到小孩在那人的恐吓下正瑟瑟地发着抖。也许是等得不耐烦了,那秃子走近朝下马之人说了几句话,那人才又重新上马,随众继续前行。

    六人越来越近,元睿等人终于看清,那秃子果然便是刚刚还和连大义一起离开字画铺的沈坤。只听他仍在数落那下马之人:“堂堂漠北五虎的魏爷居然跟一个小孩子较劲,说出来也不怕让人笑话!”

    那人也不服气:“我就吓吓那小鬼,谁让他乱扔石头砸到我的。放心!耽误不了二爷的正事,不就是去字画铺抓两个娘们嘛!”六人呼啸而过,后面的话也便听不清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