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网游竞技 > 变身之兔爷威武 > 第一百零八章 石猴出
    《红楼梦》——此开卷第一回也。作者自云:曾历过一番梦幻之后,故将真事隐去,而借

    通灵说此《石头记》一书也,故曰“甄士隐”云云。但书中所记何事何人?自己又

    云:“今风尘碌碌,一事无成,忽念及当日所有之女子:一一细考较去,觉其行止

    见识皆出我之上。我堂堂须眉诚不若彼裙钗,我实愧则有馀,悔又无益,大无可如

    何之日也。当此日,欲将已往所赖天恩祖德,锦衣纨?之时,饫甘餍肥之日,背父

    兄教育之恩,负师友规训之德,以致今日一技无成、半生潦倒之罪,编述一集,以

    告天下;知我之负罪固多,然闺阁中历历有人,万不可因我之不肖,自护己短,一

    并使其泯灭也。所以蓬牖茅椽,绳床瓦灶,并不足妨我襟怀;况那晨风夕月,阶柳

    庭花,更觉得润人笔墨。我虽不学无文,又何妨用假语村言敷演出来?亦可使闺阁

    昭传。复可破一时之闷,醒同人之目,不亦宜乎?”故曰“贾雨村”云云。更于篇

    中间用“梦”“幻”等字,却是此书本旨,兼寓提醒阅者之意。

    《三国演义》: 词曰: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

    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水浒》:话说大宋仁宗天子在位,嘉?三年三月三日五更三点,天子驾坐紫宸殿,受百

    官朝贺。但见:

    祥云迷凤阁,瑞气罩龙楼。含烟御柳拂旌旗,带露宫花迎剑戟。天香影里,玉

    簪朱履聚丹墀;仙乐声中,绣袄锦衣扶御驾。珍珠帘卷,黄金殿上现金?凤羽扇开,白玉阶前停宝辇。隐隐净鞭三下响,层层文武两班齐。

    《西游记》: 诗曰:

    混沌未分天地乱,茫茫渺渺无人见。

    自从盘古破鸿蒙,开辟从兹清浊辨。

    覆载群生仰至仁,发明万物皆成善。

    欲知造化会元功,须看《西游释厄传》。

    红楼梦:

    此开卷第一回也.作者自云:因曾历过一番梦幻之后,故将真事隐去,而借“通灵“之说,撰

    此>一书也.故曰“甄士隐“云云.但书中所记何事何人?自又云:“今风尘碌碌,一事无

    成,忽念及当日所有之女子,一一细考较去,觉其行止见识,皆出于我之上.何我堂堂须眉,诚不

    若彼裙钗哉?实愧则有余,悔又无益之大无可如何之日也!当此,则自欲将已往所赖天恩祖德,

    锦衣纨э之时,饫甘餍肥之日,背父兄教育之恩,负师友规谈之德,以至今日一技无成,半生潦

    倒之罪,编述一集,以告天下人:我之罪固不免,然闺阁中本自历历有人,万不可因我之不肖,自

    护己短,一并使其泯灭也.虽今日之茅椽蓬牖,瓦灶绳床,其晨夕风露,阶柳庭花,亦未有妨我之

    襟怀笔墨者.虽我未学,下笔无文,又何妨用假语村言,敷演出一段故事来,亦可使闺阁昭传,复

    可悦世之目,破人愁闷,不亦宜乎?“故曰“贾雨村“云云.

    西游记:

    诗曰:

    混沌未分天地乱,茫茫渺渺无人见。

    自从盘古破鸿蒙,开辟从兹清浊辨。

    覆载群生仰至仁,发明万物皆成善。

    欲知造化会元功,须看西游释厄传。

    三国演义: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

    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

    笑谈中。

    ——调寄《临江仙》

    水浒传:

    话说故宋,哲宗皇帝在时,其时去仁宗天子已远,东京,开封府,汴梁,宣武军便有一个浮浪破落户子弟,姓高,排行第二,自小不成家业,只好刺枪使棒,最是得好脚气球。

    京师人口顺,不叫高二,却都叫他做高球。参考资料:

    《三国演义》

    明代的杨慎《二十一史》弹词第三章《说秦汉》开场词《临江仙》。

    滚滚长江东逝水,

    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

    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此句甚为豪迈、悲壮,其中有大英雄功成名就后的失落、孤独感,又含高山隐士对名利的澹泊、轻视。临江豪迈的英世伟业的消逝,像滚滚长江一样,汹涌东逝,不可拒,空留伟业。历史给人的感受是浓厚、深沉的,不似单刀直入的快意,而似历尽荣辱后的沧桑。“青山依旧在”即象是对英雄伟业的映证,又象对其的否定,但这些都不必深究,“几度夕阳红”,面对似血的残阳,历史仿佛也凝固了。

    在这凝固地历史画面上,白发的渔夫、悠然的樵汉,意趣盎然于秋月春风。但“惯”字又表现出了莫名的孤独与沧凉。“一壶浊酒喜相逢”使这份孤独与沧凉有了一份安慰,有朋自远方来的喜悦,给这首的词的宁静气氛增加了几份动感。“浊酒”显现出了主人与来客友谊的高淡平和,其意本不在酒。在这些高山隐士心中,那些名垂千古的丰功伟绩只不过是人们荼余饭后的谈资,何足道哉!该词豪放中有含蓄,高亢中有深沉。在感受沧凉悲壮的同时,又创造了一种淡泊宁静的气氛,词中高远意境就在这宁静的气氛中反射出来。

    《红楼梦》

    满纸荒唐言,

    一把辛酸泪。

    都云作者痴,

    谁解其中味?

    《红楼梦》的第一回,作者曹雪芹有几句自我评价:“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王蒙先生在本期讲座中集中分析了这二十个字所蕴涵的意味。

    “满纸荒唐言”,为什么说它是“荒唐言”?作者选择了这样一个形式,而本身有几分荒唐。最早见于《庄子》,庄子说:饰以干县令,其于大达亦远矣。就是说是些浅薄琐屑的言论。这是中国古代的观念。这样的话,曹雪芹选择写,本身就是一个荒唐选择。其次,曹雪芹在里,有些重要的情节让人觉得很糊涂。有时候他的一些随随便便的描写,给你一种非现实的感觉,让人觉得它是一个荒唐言。当然最大的荒唐还是人生的荒唐。《红楼梦》里的《好了歌》所讲的就是这个意思。而对于曹雪芹来说是家庭亲情的荒唐、人和人之间关系的荒唐。

    除了家道的衰落,人伦和人情的恶化,《红楼梦里》还表达了一种价值的失落。所以,它是“一把辛酸泪”。

    “都云作者痴”。我们可以从正面来说,痴的意思就是执着。一个是艺术的执着,一个是爱情的执着,情的执着。都云作者痴,既表达了曹雪芹作者对艺术的痴,也表达了他对爱情的痴。

    “谁解其中味”。《红楼梦》那么多人评论它,那么多人研究它,但是谁解其中味?我们解了它的味了吗?后边还有多少味可解呢?还有多少谜——《红楼梦》之谜能够破出它的谜底来呢?它只有一个谜底吗?所以这其中意味深长,令人回味无穷。

    《水浒传》

    试看书林隐处,几多俊逸儒流。虚名薄利不关愁,裁冰及剪雪,谈笑看吴钩。七雄绕绕乱春秋。见成名无数,图形无数,更有那逃名无数。刹时新月下长川,江湖桑田变古路。讶求鱼橼木,拟穷猿择木,恐伤,弓远之曲木,不如且覆掌中杯,再听取新声曲度。

    《西游记》

    混沌未分天地乱, 茫茫渺渺无人见。

    自从盘古破鸿蒙,   开辟从兹清浊辨。

    覆载群生仰至仁,  发明万物皆成善.

    欲知道化会元功, 须看《西游释厄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