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玄幻奇幻 > 剑临天下 > 第二百四十五章 遇鬼王
    c_t;七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在这大城的最东方。数十个方圆三丈高的擂台拔地而起reads;。这擂台的四周布满神秘的符纹,玄妙异常。

    在这段时间里。叶风几乎是闭门不出,谢绝访客,对于两套巫**诀的专研,也略微有了点眉目。

    其中火属性巫法较为熟练,而用毒的功夫则要稍差一点,毕竟是第一次接触,虽然他有羽化期的修为,但时间太短,也很难掌握什么。

    不过,没有关系,以他现在学会的东西,面对那些涅盘期的巫族族人,取得一个好的名次也不是什么难题。

    而且,趁这段时间,叶风炼制出一种神奇的丹药,名为“拟灵丹”。

    毕竟叶风所修的功法和巫族不大相同,为了避免别人怀疑,所以才炼制此丹。这丹药没有其它的作用。只有一个拟灵。可以将元力变幻成另一种形态。

    可以说是做足准备,这圣药,叶风志在必得,而且已经有一个完美的计划了。

    自己代表巫族部落出战,只要连胜三场,按照规矩,本部落就可以分到几颗圣药。这个东西将交给本部落的长老枯叶保管。

    自己的修为远在他之上,离开巫城城后将灵药抢过来并不为难。

    若是从这圣殿中抢,那跟找死差不多。叶风才没有笨。

    然而怎么偷取地图,依旧没有办法,保管它的是一线天期的老怪物,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

    叶风正在心中思量,外面的禁制却开始了轻微颤动。

    叶风眉头一挑,连忙手一招,那禁制就像两旁分开,枯叶缓步走了进来,略有些诧异的看了旁边的护罩一眼:“寒冰,此阵法是你布下的?”

    叶风心中咯噔一下,但依旧不慌不忙的道:“让长老见笑了,这阵法是小子无意间在坊市买下来的,因为要静心修炼,所以……”

    叶风的解释并未引起对方的怀疑,在阵法方面巫族族人与修士倒比较类似,何况枯叶对此道也一知半解。

    虽然觉得寒冰未免败家了点,但对他一心修炼的态度还是赞许有加,点了点头:“一心修炼是好的,但凡事过头了反而不美,明天巫族大会就要开始,你也不要过分劳累,好好休息休息reads;。”

    “谢长老提点,小的知道了。”

    叶风开口答应,自己对巫法的了解也已经七七八八,正好去坊市逛一下。

    然而这回却没有上次那么好的运气了,叶风并没有买到什么需要的东西,到真的成了放松。

    不过街上的巫族族人与前几日相比,倒多了一倍不止,除了各部落的长老,以及参加比试的弟子,其他一些巫族族人,也不远千里,来一睹盛事。

    巫法大会百年举行一次,能够上台的,都是各部落的精英,看他们动手过招,对本身的修行,也大有裨益。

    叶风出了坊市,在街上漫无目的走着,却渐渐来到一僻静的地方了。

    这里是中心,虽然没有列为禁区,但却甚少有人接近这里,圣巫堂是巫族的圣地,那位一线天期的联盟大长老就住在这里。( 棉花糖)

    虽然名为宫殿,但其实却不是很大,戒备也说不上森严,毕竟有一线天期老怪坐镇,谁打这里的主意。便是找自。

    圣巫堂的旁边,是一片茂密的小树林,空气晃动,一年轻的巫族族人出现在了那里,容貌平凡,正是叶风。

    地图是必须到手的,所以明知道会有危险,叶风也不得不来圣巫堂探一探。

    小心的将神识放出,似乎并没有禁制,叶风用秘法隐藏了自己的气息,一步一步的接近那里。

    突然,叶风脸色猛然一变,随即想也不想的转身,然后装作路过一样,若无其事的往回走。

    而离此数里远的圣巫堂门外,一个四十岁的年纪,容貌清俊,留着三缕长须,身穿儒袍的中年人突然回过了头。

    他的打扮明显不是巫族,然而旁边却有数名羽化期的巫族族人跟着,这些巫族族人的表情也很奇特,虽然恭敬,可眼眸深处,却又流露出一丝深深的厌恶reads;。

    见那中年人停步,为首的一名白发巫族族人不由开口了:“邢天陛下,怎么了,可是有何不妥?”

    离得虽远,可这个名字却隐隐的传入了叶风的耳边,叶风的身体几乎一动,强忍着才没有露出异状来。

    努力控制着呼吸,脚步也如刚才一样平稳,保持着节奏,慢慢的往回走。

    叶风没有露出异状,可心中早已是惊涛骇浪,邢天鬼帝,果然是那个老怪物,他来这里干什么?

    当初叶风曾见过邢天的分身一次,形象与现在却大不相同,不过容貌可以改变,气质却总是如一的。

    还好叶风反应快,先将他认了出来。

    “没什么,可能是我感觉出错,走吧,贵族的大长老还等着我。”

    鬼帝虽然也发现了叶风,但由于是背对,所以自然无法将他的伪装识破,以为不过是一名路过的巫族族人,也就没有做过多的考虑。

    不得不说叶风好运气,平心而论,邢天鬼帝心中已略有怀疑,然而以他的修为深入这十万大山都吃足了苦头,所以觉得自己的想法太荒谬,这才没有深究。

    “是!”

    几名巫族族人虽然从心底讨厌这家伙,但表面上,却不得不显露出恭敬的神色,将他引入圣巫堂了。

    穿过不少亭台楼阁,很快来到一素雅的房间,那为首的白发巫族族人行了一礼:“陛下请稍坐,我族的大长老马上就来了。”

    “嗯,你们下去吧!”

    “是!”

    几名巫族族人如蒙大赦,连忙鱼贯退出。

    邢天鬼帝就这么席地而坐,见茶几上放着一壶酒,屈指一弹,那酒壶像被一根无形的丝线牵着一般,帮他将倒满,然后这家伙毫不客气的饮了起来。

    “此酒如何,老夫倒不曾想道友还有此嗜好。”

    一平和的声音传了过来,从门口走进一身穿黑衣的老者,他的打扮与别的巫族族人也没有什么不同,唯有衣服上,有蛮荒巫族的蛮荒图腾。蛮神。

    此人年纪已老,然而气色很好,而他的身材更是令人印象深刻,远比一般人高大,虽然是用平常的声音说话,却有如洪钟。

    此人就是十万大山,巫族巫族族人的第一高手,他的俗家名字早就忘了,人们都称呼他为无极长老。

    邢天鬼帝的神色一动,随即就恢复了从容,然而眼眸的深处,依然有一丝凝重,淡淡的道:“很好,这酒应该有增加修为的功效吧!”

    “好眼力,这清酒老夫确实在里面加入了几味灵药,又是用精选的灵泉之水所泡,对于那些低阶的弟子,是有一些易经洗髓的功效,但在我们这些老家伙来说,就纯粹只能满足口腹之欲了。”

    无极长老在另一旁坐下,毫不客气的取过酒壶,也为自己斟了一杯,喝下,摇头晃脑,看样子似乎回味无穷。

    “好了,无极道友,孤来到这里,通过层层险阻,来到这十万大山深处,可不是与你论酒来的。”邢天鬼帝看了对方一眼,略有些不满的道。

    “老夫自然知晓,鬼帝陛下还真是好手段,竟然凭借着强横实力从山脉的外围硬生生的闯入这里,老夫佩服,据我知晓,这一路上九阶妖兽暂且不说,一线天期的怪物也有好几个,它们的领地纵横交错,那可是与我们同等级的存在了。”

    “道友何必用言语试探,孤来这里确实不太容易,但也谈不上危险,一线天期的妖兽虽然与我们等级相同,但我没有敌意,只求路过而已,它们也不会死磕,毕竟真斗起来,不过是两败俱伤的结局reads;。”邢天鬼帝淡淡的道,然而他只是说得轻松,真实的情况却不尽相同。

    那头妖王飞升上界,如今这里,是被几头一线天期的妖兽共同统治,并且划分了底盘。

    一般来说,闯入者,杀无赦,然而正如他所说,自己也是同等级的强者,那些妖兽自然不愿意鱼死网破,见他是过路的,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

    然而并非每一头妖兽都如此,其中有一个家伙是由狼系怪物进阶而成的,这个家伙嗜血好战,平时也喜欢找几个邻居切磋,这时候见到邢天,自然说什么也不会放过。

    鬼帝与它大战了一场,使尽浑身解数,毫不容易才将这个讨厌的家伙摆脱。

    然而一头装进了紫蛇兽的窝,蛇尾兽,虽然只是七级,然而却喜欢群居,通常是七八十只住在一起,且配合默契,邢天鬼帝在那里,同样吃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暗亏。

    总之一句话,十万大山深处乃是禁区,以它的修为找到巫族也不是什么容易之事。

    当然,这些情况,他自然不会傻傻的全说,一笔带过,显得高深莫测。

    可它狡猾,无极长老同样是活了几百岁的老怪物,也跟人精似的,东拉西扯,最后,还是邢天鬼帝忍不住了:“无极道友,孤来此的目的想必你也清楚,不知阁下可有意合作?”

    “合作?”

    “不错。”鬼帝点了点头,脸上倒是恰到好处的露出了愤怒之色:“在远古时期,贵族与那些修士一起,打败了妖魔,可修士呢,在胜利以后,马上过河拆桥,对巫族发动无耻的进攻,以至于将你们赶进了这穷山恶水,如此大恨,阁下难道不想雪耻么?”

    顿了一顿,邢天鬼帝接着说:“我们幽冥,与巫族的遭遇也差不多,这么多年来,一直蜗居在阴魂峡谷,如今时机成熟,我阴魂对修士发动了进攻,若巫族肯与我们联手,则大事可成,不知道友意下如何?”“这个……”无极长老伸出手指,在桌上轻轻敲击,心中却有一番自己的考虑。

    巫族与修士有仇没错,可这些阴魂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俗话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与他们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

    心中这样想着,可脸上却完全是另外一副表情,拱了拱手:“谢谢鬼帝陛下的一番好意,从我个人来说,是愿意与贵方合作,可兹事体大,在下虽然是大长老,却也不能一人说了算,需要与各部落的巫族族人商量一番。”

    “可以,不过战事紧急,孤并不能等太久。”鬼帝抬起头,沉声提醒了一句。

    “陛下放心,在下心中有数。”

    ……两人又聊了几句,邢天鬼帝就起身告辞。

    无极长老也客客气气的相送。

    然而走到无人的角落,邢天鬼帝脸上嬉笑的表情突然消失,脸上被阴霾所代替,转过头,望圣巫堂的某处看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贪婪之色。

    而刚才的静室中,无极长老也表情严肃,拍了拍手,一身材高瘦,长着副马脸的巫族族人就来到了房间了。

    弯腰行了一礼:“长老,有何吩咐。”

    “传令下去,挑一些机灵的外门弟子监视那邢天鬼帝。”

    “外门弟子?”马脸巫族族人表情诧异,所谓的外门弟子,就是没有灵根的凡人,平时伺候巫族族人,做一些杂役。

    犹豫了一下:“长老,您确定没有弄错,真的要派那些外门弟子?”

    “蠢货,你当对方是什么,鬼帝,与老夫乃是同一个等级,就是派羽化期的巫族族人,一样逃不过他的神识,若是如此,还不如派凡人来做此事,反而不容易引起对方的怀疑。”

    “原来如此,属下明白了。”那马脸修士恭敬的施礼,弯腰退了下去。

    “邢天老儿,你当老夫真不知你来此的目的?”无极长老是嘴角流露出一丝讥嘲。

    ……却说叶风脱险以后,立刻毫不犹豫的回到了驿馆,破开禁制,进入房间以后,叶风只觉脚下一软,躺到在了床间。

    好险!

    邢天鬼帝怎么会来此地?

    那传送阵明明已经被自己破坏了,难道他是从十万大山的外围,硬生生的杀了进来reads;。

    倒也有那么几分可能,这里虽然危险,但以他媲美一线天期修士的神通,若是咬牙硬闯,也不是办不到的事。

    只是这家伙来这里有什么目的?

    但很快,叶风就摇了摇头,这与自己无关,不管如何,他总不可能为我这无名小卒而来。

    看来鬼罗城被攻破了,否则以他鬼帝之尊,绝不会独自一人,深入这幽州腹地来的。

    平心而论,见到这危险的家伙,叶风甚至都有了动身离开的念头,万一被他发现,自己可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不过心中虽然惶恐,但叶风却还是压下了这种冲动,没有地图,自己就算想走,也唯有死路,何况灵药尚未到手,就这么走了,会后悔一生一世的。

    仔细想来,对方应该不可能在巫法大会上出现。

    一来,他毕竟是阴魂,就算实力深厚,从表面上看与人类没有区别,但为了以防万一,多半还是会深居简出。

    二来,巫法大会,目的乃是争夺灵药的归属,派出的不过是各部落年轻的巫族族人,修为也就在涅盘期左右,鬼帝应该不会对这种等级比试感兴趣的。

    既然做出了这样的判断,叶风决定还是冒险留下来。

    那灵药对他的诱惑可是非小。

    不过叶风却也不敢再随便出去,就老老实实的呆在驿馆休息,一夜无事,第二天,巫法大会正式开始。

    前面先举行了一系列祭奠先祖的仪式,由巫城部的几名长老主持。

    叶风目光转动,望着前面的几个老家伙,心中一凛,巫城部不愧在数十个部落中居首,随便派出几人,都是羽化期的巫族族人,尤其是中间那人,更是到了顶峰的境界,只需要再修炼几年,就可以闭关冲击一线天境界。

    和天苍部相比,两者的实力简直判若云泥。

    其实除了巫城部,还有一些大的部族,经过这些年的休养生息以后,实力也都恢复了许多,巫族族人数量更是节节攀升了。

    看得旁边的枯叶眼热不已,据他而言,在洪荒时期,天苍部本也是巫族屈指可数的大部落,不比巫城部逊色,只不过在与修士的大战中损失太惨重了。

    对于这次大试,他更是寄以厚望,希望叶风能够多胜几场,这样就能够分得更加充足的灵药了。

    除了天苍部这样的小部落,其他大一点的部族,参加比试的都不止一人。

    数十个部落加在一起,要登台比试的巫族族人足有近百之多,他们的修为也都参差不齐,由于有年龄限制,自然不可能有羽化期的高手。

    但百分之九十也都在涅盘左右,仅剩下来的十余个灵动期巫族族人,自己都不好意思上台比试,毕竟修为差距太大,可以说一点希望也没有,与其被打下台丢脸,这些家伙干脆很光棍的弃权。

    输一回没什么了不起,下一次再卷土从来就是。

    当然,这几个部落表现太差,自然是一点灵药也没有的。

    剩下了的巫族族人,采取抽签的方式,这样比较公平,在巫法大会上,绝不容许人作弊。

    几个大部落派出来的弟子,更有一些可圈可点的狠角色,虽然没有大圆满境界的高手,但也有几人达到涅盘后期的水准了。

    这几人第一轮直接轮空,做为种子选手,谁第二轮碰上他们就自求多福了。

    叶风神色淡然的看了一眼前面,不错,第一天,联盟大长老果然没有露面,邢天鬼帝也同样踪影全无,只要这两个老怪物不到,自己就没有暴露的危险。比试有数个场地,巨大的护罩升起,由于十万大山缺少元石,所以布置禁制的时候,并没有用这种东西,而是由几个高阶的巫族族人,站在一旁,源源不断的往里面提供法力。只见光华连闪,灵器冲天,不时有巨大的爆炸声传入耳边,几乎是比试一开始,立刻就热闹非凡。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