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武侠修真 > 混在三国当侠客 > 第六十七章 北云门客栈
    把马拴在了客栈门口的木桩之上,刘一凡走进了进去。

    客栈里桌子不多也就是十张,此时九张已经是都有人了,见到有人来了,大部分人都是朝这里随便看了一眼,就继续扭头跟自己同桌的人有说有笑了起来。

    掌柜的是一个四十来的肥头大耳的人,见到又有客人来,那脸上可谓是笑开花。这些天多亏那什么至尊宝印,让他这个小客栈可谓生意兴隆,天天赚的钱让他心里那可是乐开了花。

    刘一凡走到柜台前,问道:“掌柜的,还有房吗?”

    掌柜的连连点头笑着道:“客官来的还真是赶巧了,本来小店已经满员了,不过刚才正好有一名客人退房离开了,只是……”

    掌柜的有些欲言又止,看的刘一凡莫名其妙,这有还是没有不就是一句话的事情,怎么这般啰嗦,不由问道:“只是什么?”

    “只是,那客人所退的是一间上房,这价格上的话……”掌柜的搓了搓手,肥大的脸上堆满了不好意思的笑容。

    “价格?”刘一凡一怔,稍微一想忽然明白了过来了。

    就跟以前他在旅游旺季出游一样,走哪儿哪儿堵,住哪儿哪儿贵一样。这掌柜的肯定是看到了至尊宝印给他带来的商机,在加上这地方在没其他客栈,这是在坐地起价的味道啊。

    就这小地方地方还能有什么上房?在刘一凡看来不是茅房就不错了。

    “多少?”刘一凡面沉似水,语气平淡。

    掌柜笑容满面,凑近了一些压低声音道:“我一看客官就是一个痛快人!我就给客官你便宜些,您看这个数怎么样?”

    说着从长袖中探出肥大的右手,伸出了二根手指。

    “二百文一晚,您看怎么样?”

    “二百文?”刘一凡笑了。对方这还真是狮子大开口啊,就这种环境的客栈那里值个二百文。

    “五十文。”刘一凡直接大砍价。

    掌柜笑容僵硬,道:“客官,这价格……”

    “嫌多?那二十五文你看怎么样?”刘一凡脸上一笑,有意无意地摸过了手中的剑柄,好像是在确认手感好不好一样。

    掌柜脸上肥肉一颤,道:“四十文!小店薄本经营,客官……”

    刘一凡没再跟他废话,随手扔了个碎银过去,道:“我住一晚,多余的你给我弄些酒菜来。”

    说完就不理会在那里叹息的掌柜,做到了那唯一的空位之上。

    不多时,一壶温热的酒和三个菜被店小二端了上来。

    一杯温酒下肚,刘一凡浑身很是舒畅觉得几日来的风餐露宿,所带来的疲惫感消散了不少。

    他刚喝这些东西的时候感觉就跟水也差不多,如今可能是他来这里久了,口味也有所改变,渐渐的已经是能喝出其中的酒味了。

    “不过要说这酒,还是蔡琰亲手酿的那青梅酒好喝啊。”刘一凡想起在回春谷里,喝过蔡琰酿的梅子酒,那味道更纯,更柔,更香。

    “也不知道她最近怎么样了。鹤鸣琴也被我弄丢了,下次见面估计免不了要被说一顿吧?”刘一凡想着嘴角浮起了笑容。

    他的鹤鸣琴当时放在了奔驰的身上,结果为了避免被刘表他们抓到,他没敢去客栈取,也不知道琴跟马现在都在何处。

    “最近也没碰过琴,不知道生疏了没。等这次要是能立功,成为神使救出娘亲的话,一定要弄个琴来摸摸了。”

    刘一凡正在这边一个人品酒吃菜,放松精神时,又有一个人走进了客栈。

    来的是一个身材魁梧的青年人,他身后背着个箭壶和弓,腰间还插着两根短戟。衣着朴素简单,甚至上面还有不少打了补丁的痕迹,就跟路边的乞丐一般。

    不过走起路来,没有一般乞丐那般畏首畏尾,低头四顾的感觉。这人昂首挺胸气宇轩昂,每一步走的都很是沉稳有力,而且他身上的衣服洗的也很干净,到没有任何脏乱的感觉。

    刘一凡扫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继续自顾自己的喝酒,但他明显感受到自从这个青年进来的瞬间,客栈内的气氛似乎发生了一些改变。

    那些喝酒吃肉的人虽然依旧还在喝酒吃肉,可刘一凡还是察觉到那些人都在有意无地看向那个青年。

    “看来,今晚只怕不能好好休息了。”刘一凡心中叹息,依旧不紧不慢地吃喝着,他可不想一会饿着肚子赶路。

    青年恍若未觉地来到柜台前还没开口,掌柜的先摇头道:“要是投宿的话,已经没房了啊。”

    其实他手里还有一间房的,不过他可没打算便宜的给弄出去,刚才那人已经是让他亏了一间房,这再来人可不能在那么低价了。

    虽然看这人器宇不凡,可衣着简陋,用膝盖想也知道是没有钱的主,价格肯定是上不去,这才先开口回绝了。

    “我也不投宿。”青年道:“我就是想问今晚能借你们这儿的马厩住一晚不。”

    “马厩?”掌柜的心里冷哼一声,这人也确实睡马厩更合适一些,眼珠一转,道:“可以是可以,五文钱一晚怎么样?”

    “还要钱?”青年皱了皱眉,摇头道:“那算了,给我来一壶酒,两盘肉吧。”

    青年从怀里摸出铜钱放在了柜台上,掌柜的扫了一眼,道:“少了两文,最近来人有些多,我们的肉也比较紧张,涨价了。”

    看了眼那掌柜,青年也没再说什么,从怀里拿出一文钱放在桌上,道:“我只多给一文,你要是觉得够,我就在这里吃,不够,我走人。”

    掌柜的笑了笑道:“我这就让人去给你准备,您先找地方坐。”

    青年转身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吃饭的人不少都是三五成群的,唯有一张桌子那里只坐着一个人,只好走了过去道:“兄弟,这桌只有你一个人吗?不介意我坐在这里吧?”

    “没事坐吧。”刘一凡稍微把几碟菜往自己这边移动了一下,给对方空出了半边桌子来。

    他虽然不喜欢被人打扰,不过也知道像这种小地方拼桌吃饭的什么的那是常事。就算对方不问他自己随便就坐下来,他也不可能说什么,更何况对方还礼貌地问了他。

    “多谢!”青年看着刘一凡的动作,眼中闪过一道异色。

    青年把背上的箭壶跟弓,还有腰间的两把短戟都放在了一旁的长条凳上,这才坐了下来。

    酒菜来的很快,青年刚坐下没多久店小二就走了过来,端上了一壶温酒,两碟牛肉。

    青年到了盏酒,放到嘴边刚要喝,却又放了下来,深深地叹了口气,呢喃道:“要做的这么绝吗?”

    青年又叹了口气,对刘一凡道:“兄弟若只是无意路过此地,那我劝你喝完这杯酒,还是赶紧离去的好,免得一会被卷入不必要的麻烦。”

    “哦?”刘一凡看了一眼青年,没想到对方会这么说,笑了笑道:“有麻烦的是你,我为何要走?”说完,继续不紧不慢地小酌着。

    青年微感诧异,旋即也笑道:“是啊,倒是连累了你了。”

    刘一凡淡淡道:“无妨,记得请我喝杯酒就好。”

    “一定!”青年一笑。

    两人说话没有压低声音,客栈掌柜自己也是听在耳中的,脸上满是疑惑。不明白这两个抠门的人,怎么说起话来好似打哑谜一样莫名其妙。

    “哼!”一声冷哼从那群喝酒的人中传来,顿时周围都安静了下去,其中一人道:“太史长老,只怕你是没办法请人喝酒了!”

    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