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灵异推理 > 万界建道门 > 正文 第八章 任我行对左冷禅
    面对着左冷禅这个五岳剑派的盟主,任我行也是收起了轻视之心,一拍扶手,飞身而起,双脚落地,地面瞬间便被踩得陷落下去,形成两个脚印。

    “左冷禅,你嵩山有十三太保,今日怎么就来了你一个啊?莫非是怕老夫斩尽杀绝,灭了你嵩山道统么?”

    在未交战之前,双方都总要试图用语言刺激一下自己的对手,若是好运,对手直接陷入暴怒状态,失去理智,那么自己的赢面将会大大增加。

    左冷禅冷声道,“哼,对付你这个魔头,何须十三太保齐出,左某人一人足矣。”

    说完,左冷禅也不愿再和任我行多说废话,直接“锵”的一声脆响,左冷禅左手反握住腰间佩剑猛然出鞘向着身前的任我行一剑斩去。

    他手中的剑发出的剑光仿佛天外流星一般,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斩向任我行,一股磅礴的正气爆发开来,甚至使左冷禅握剑的左手手腕一阵酸痛,险些掌不住手中利剑。

    面对左冷禅全力发出的一击,任我行虽然已经真元九层巅峰,也不敢大意,立刻将五指弯曲,直接以一双肉掌对向了左冷禅的利剑。

    以肉掌硬抗利剑,一般来说,结果必然是以手掌被利剑贯穿而结束,可是,当任我行的掌触碰到左冷禅的剑后,左冷禅的剑竟然随着他的任我行手掌的前行直接断成了一截一截,很快,任我行的手便要震碎剑柄从而碰到左冷禅的手腕。

    手腕是习武之人最重要的地方之一,如果手腕被废,那么一个人恐怕一辈子也用不了手上功夫了。

    左冷禅心中一惊,他根本没想到任我行的功力竟然达到了如此地步,他的真气甚至浓郁到可以硬抗利剑的程度,要知道,他同样在剑上灌注了自己的真气,但依然被任我行直接打碎,这说明,任我行体内的内力至少是他的数倍以上。

    任我行一上来就使出这招绝活,直接令所有人心神大震,左冷禅毕竟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一代枭雄,随即就立刻反应过来,马上弃剑,一掌对上了任我行。

    虽然以他的功力对上任我行一定不会是任我行的对手,但是这是唯一的选择,如果这时他选择立刻后退的话,将会立刻失去先机,他与任我行这种级别的高手比武,如果一方失去了先机,那离输也不远了。

    虽然左冷禅的功力较之任我行相差较远,但是他毕竟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高手,一身功力,同样不弱,这一拳古朴雄厚,毫无花巧,只是简简单单的一拳,此时,左冷禅的拳头莹白如玉,最前端泛出一圈白光,这是他的功力催动到极致的表现。

    “轰。”

    二人双拳相交,直接发出一声巨响,随后,任我行如磐石般屹立原地,一动不动,而左冷禅却连连倒退数步,很明显,这次比拼之中,任我行占尽了上风。

    左冷禅连退数步后方才稳住了身形,他本以为任我行必定乘势追击,没想到任我行依然站在原地,一脸戏谑的看着左冷禅,好像猫抓老鼠。

    对于任我行如此做法,五岳剑派众人均是一脸怒色,所为士可杀不可辱,任我行如此做法,无疑是狠狠一巴掌扇在了他们脸上,让他们这些极其重视脸面的掌门们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

    当下,左冷禅再度提起了一口真气,再度向任我行疾冲而去,这一次,他直接使出了嵩山派的掌中绝技——大嵩阳神掌,此掌变化繁复、出手迅捷见称,只见左冷禅双手繁琐变换着,竟然产生了一道道幻影,让人眼花缭乱,分辨不出他的掌在哪里。

    任我行也是一掌掌拍向了左冷禅,与左冷禅复杂繁琐的一掌不同,他的的掌法平平无奇,一点花俏也没有。一掌击来,看似质朴无比,但是左冷禅却感觉到任我行掌中所蕴含着无与伦比的巨大吸力。

    这个时候,对于左冷禅来说,暂且退避才是正途。但是他却没有。左冷禅现在的精神高度集中,努力的看着任我行质朴无比,大巧若拙的一拳。

    左冷禅厉喝一声,脚踩奇步,全身真气暴涨,抢身到任我行的左侧。左手化刀疾劈而下,包含着浑厚真气的一掌向任我行的脖子上劈下,任我行只感到他的掌劲之凌厉大有三军辟易,无可抗御之势。

    任我行迅速侧身,双掌横移,掌法虽然变化万千,但内力却始终浑圆归一。丝毫不让的先一步迎上左冷禅惊天动地的劈掌。

    二人再次对了一掌,随后,任我行依然站立原地,左冷禅再次倒退三步。

    “不行,再这样下去只会成为笑话,必须要拼一把了!”左冷禅下定决心,直接飞身跃起,从天而降的一掌拍向任我行的头部,任我行见状,极其不屑的撇了撇嘴,随即双掌向上,再次与左冷禅对峙起来,只是这一次,二人双掌却没有再迅速分开,而是紧紧黏在一起。

    “吸星大法。”

    任我行厉声一喊,左冷禅只觉得浑身上下的真气就如同泄堤的洪水般不断的涌入任我行体内,当下不由不大惊失色,心中慌乱无比。

    这并非左冷禅心性不行,任谁发现自己苦修数十年的真气竟然被吸走时都会显得大惊失色,左冷禅只是心中惊讶,面色却不改已经算是不错了。

    不过他也很清楚这时候慌乱只会加速他的败亡,所以左冷禅很快便冷静下来,心中一发狠,怒声道,“既然你想吸,那我让你吸个够!”

    随后,左冷禅直接将自身几乎所有的真气都灌注进了任我行的体内,想要依靠大量的真气让任我行一时半刻无法化解,从而一击制胜。

    这是一场豪赌,若是在左冷禅在真气耗尽之前任我行依然可以化解他的真气,那么左冷禅就会成为一个废人,若是任我行化解不了左冷禅的真气,那么任我行就会被失去抵抗能力,直接被正道众人斩杀。

    所有人都紧张的看向左冷禅与任我行交锋处,最终,任我行哈哈大笑一声,双掌再次加上一股真气,左冷禅直接被震飞出去,终于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

    左冷禅心中极度疑惑,刚刚任我行明明已经快要吸干自己的内力了,可为什么现在却又故意放了他一马?

    殊不知任我行现在也是心神大震,就在刚刚二人比拼之时,他体内的真气突然就不受控制起来,无奈之下,只能先将左冷禅逼退,现在的他看上去安然无恙,实则体内真气纵横,已然受了重伤,只是强撑着罢了。他现在必须立刻离开这里,否则一但五岳剑派的人发现他的异样,那么后果不用想他也知道。

    为今之计只有先回黑木崖疗伤,然后再图报仇之事了。任我行心中默默想到。

    “老夫今日占尽天时地利人和,就算是赢了也不光彩,今日暂且放你们一马,让你们回去,交代后事,一月之后,老夫将亲摔三万教众,踏平你们五岳,以报老夫爱妻之仇,那时,若是你们五岳还有一人存活,算我姓任的无能,我们走。”说罢,任我行再次飞身坐在了轿子上,一挥手,他的手下便抬着他就要离去。

    此时,突然异变陡升,任我行的身后,突然响起一阵佛号,“阿弥陀佛,任施主魔威盖世,令人称羡,老衲不才,今有一言,请任施主一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