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灵异推理 > 万界建道门 > 正文 第七章 战起
    “五岳剑派的卑鄙小人,把我的女儿还给我,绑架手无寸铁的小姑娘,算什么名门正派所为?”教主夫人在五岳剑派的营门外怒声呵斥到。

    营内众人听的一脸疑惑,他们虽然号称名门正派,但对于魔教之人也是无所不用其极,绑架任我行的女儿倒也不是什么做不出来的事,只要注意保密就是了。但问题是这一回真跟他们没关系啊,他们要是能认识上山的路去绑架任我行的女儿,还用的着在这里发愁?

    不过既然任我行的夫人自己送上门来,五岳剑派自然也不会客气,当下众人皆是面色一喜,左冷禅直接起身道,“众位师兄随左某出去看看怎么回事,我五岳剑派行得正坐得直,断不能让人凭空诬陷了清白。”

    当下众人纷纷应了声是,便鱼贯而出,分成一列站开。

    “任夫人误会了,令千金并不在我五岳剑派之中。”左冷禅微笑着看向任夫人,心情大好,本来都已经做好了撤退让人当笑话的准备了,没想到,竟然有人自投罗网。

    任夫人也不再多言,她太清楚这帮所谓的名门正派有多么的道貌岸然,和他们理论只会被他们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气死,想要让他们教出女儿,只有用拳头。

    当下直接一剑朝五岳剑派的众人挥去,只是,她一个弱女子,又如何会是左冷禅,岳不群这些老江湖的对手,当下不过数招,她便被左冷禅直接掐住了脖子动弹不得。

    随后一切如同陈凡熟知的剧情一样,五岳剑派众人将任夫人高高吊在营门外,企图引出任我行,但岳不群的夫人宁中则晚间却称众人不备,放走了她。

    岳不群率先发现后,为了保护自己的妻子,也为了华山派不被众人说成是叛徒,当即割了自己的大腿一剑,谎称任夫人被魔教众人劫走,五岳剑派众人自然不会怀疑,只是叹息失去了一个大好机会便作罢了,左冷禅本想说什么,可惜没有证据,便也不再计较什么。

    而此时一处树林里,任夫人正一脸焦急的看着东方不败。

    “东方兄弟,我发现了一个阴谋,有人想故意挑拨神教与五岳剑派的关系,让我们大战,盈盈不是......啊。”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直接被东方不败一掌拍中了心脉,在她一脸不可置信的神色下,缓缓倒在了地上。

    “夫人,对不起了。”东方不败抱起了她的尸体,向任我行闭关处走去。

    “教主,五岳剑派的人绑走了大小姐,夫人前去和他们理论,结果遭到了他们的毒手。”东方不败抱着任夫人的尸体,一脸悲伤的向洞府里的人说道。

    她的悲伤倒不是装得,她是真的很难过,也许她确实做不到独孤求败所说的无情,也没办法达到武道的极致,但她却不后悔,而且她知道她做不到,独孤求败其实也做不到,既然如此,她又为什么一定要把自己变成自己讨厌的那种人呢?

    或许这样很虚伪,但她就是这样的人,为了目的不择手段和心怀愧疚一点也不冲突。

    任我行一个闪身瞬间便来到东方不败的面前,随后,全身散发出的气势连东方不败这个真元八层的大高手都受不了,连连倒退。

    随后,整个黑木崖上下都听到了任我行的怒吼声。

    “五岳剑派,我势必灭你们满门!”

    怒吼声中,陈凡站在房中的窗前,身后站着一个个黑衣人。

    “要变天了。”他感叹道。

    远处,一个破庙里,一个个身穿僧袍的僧人在为首一个白衣僧人的带领下,打坐练功,白衣僧人听到了这一声怒吼,当即睁开了眼,叹息道,“如此实力,当真棘手。”

    另一处破庙里,一位身着青衣的道士正在告诫着身前的弟子们,听到这一声怒吼,他停止了训话,抚须惊道,“没想到任我行竟然成功了。”

    更远的地方,一个个穿着各异的人也是一脸震惊,一个英俊的男子忧喜参半道,“如此实力,看来五岳剑派要倒霉了。”

    五岳剑派之中,众人自然也是听到了这一声巨大的吼声,当下纷纷面色大变,左冷禅做为盟主,率先说道,“没想到任我行竟然有如此实力,不知众位以为该如何应对?”

    脾气暴躁的天门道人立即说道,“邪不胜正,我就不信,凭我们众人的联手,再加上少林武当的实力,还奈何不了一个任我行。”

    听到少林武当的名字后,众人仿佛打了一剂强心剂一般,岳不群当即起身慷慨激昂道,“天门师兄所言有理,邪不胜正,纵然我等明日全部战死,终有一日,会有人替我等报仇!”

    岳不群这一席话顿时激起了众人的热血,原本还面带一丝畏惧的人们彻底放下了忧虑,放下纷纷道,“岳师兄之言有理,明日我等必斩任我行于剑下!”

    翌日,在五岳剑派一脸戒备的情况下,任我行坐在轿中,由四名教众抬着飞身下了黑木崖。

    “五岳剑派,枉你们一个个自称什么名门正派,竟然连妇孺孩子都不放过,称何正派!”

    任我行这一声质问中,夹杂了他磅礴至极的内力,令众人不得不苦苦运功抵抗。

    “任我行,我五岳剑派光明磊落,你夫人的确落入我们手中过,但昨晚就让人救走了!”左冷禅冷声道。

    虽然双方今日一定要大战一场,但是这盆污水任我行也别想泼到他们五岳剑派身上。

    “呵,巧言令色,老夫今日不与你们多言,哪个先上来受死?”

    衡山掌门莫大直接上前,“今日,就由莫大来领教任教主高招。”

    说罢,莫大直接拔出身后短剑,一剑射向了任我行的轿子,这一剑,包含了莫大苦练数十年的内力,隐然带有风雷之声,快若闪电般的直刺任我行面门。

    任我行不慌不忙,直接左手一掌拍向座椅,浑厚的内力迅速构成了一道密不透风的巨盾,一下子将剑挡在了三尺之外,不得寸进。随后,更是一寸一寸的将剑往后逼退,莫大一人在场中苦苦支撑。

    天门见状,随即也拔出佩剑,飞身刺向任我行,任我行右掌随后一挥,巨大的内力立刻将天门道人拍的吐出一口鲜血,倒飞出去。

    岳不群见状,也是直接一股内力输送到了莫大与任我行对峙之处,任我行见状,当即大喝一声,迅速加强了自身的内力,岳不群与莫大二人压力陡增,终是敌不过任我行的深厚功力,各喷出一口鲜血,不断向后退去。

    岳不群本想再次冲上前去,毕竟刚刚他只是支援莫大,与任我行的比拼中,莫大起到了主导作用,被摧枯立朽的击败也是因为莫大与任我行差距太大,和他本身并没有什么关系。

    可正当他准备上前之时,左腿却突然一疼,原来昨日的伤口在刚刚的碰撞中被撕裂了,当下岳不群只能愤怒的挥了一剑,便在宁中则的搀扶下走到了一边。

    仅仅数息之间,五岳剑派三大掌门便全部被击败。可见任我行武功之高。

    任我行不屑的嘲讽道,“呵呵,老夫还以为五岳剑派的掌门有多强,原来不过是土鸡瓦狗,不堪一击。左冷禅,如今只剩下你一个了,你还不出手吗?”

    左冷禅闻言,当下缓缓走到最前方,一身气势发挥到最强状态,双手握剑,行了一礼道,“既然如此,那就有左某,领教任教主高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