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武侠修真 > 天机诀 > 第八十八章 红白莫入
    入俗才能脱尘,颜辉可不想这些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家伙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忙于修炼,毕竟,人间界比不得修道界,可以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修神仙道,颜辉也不希望自己这群徒弟一味追求速成,忽略了对自身心境的磨练。

    修道一途,心境尤为重要,否则那些修道界的门派也不会派门下弟子四下历练了。

    二十八个混混很快就被安排到飞龙集团公司的各个部门,都只是挂一个闲职,并沒有什么实质性的工作可做。

    这帮人从街头混混摇身一变成了写字楼里的高级白领,个个都觉脸上有光,走起路來昂首挺胸的,言行举止间自然带着一股自信,尤其是在跟部门里的美女们相处时,更是显得彬彬有礼,不知道的人哪里还看得出他们的底细。

    这情景落在颜辉眼里,自然十分满意。

    “佛靠金装,人靠衣装”,这帮家伙平时吊儿郎当一脸痞相,咋看咋都觉得不顺眼,这番经过“包装”,一个个看起來倒也人模狗样的。虽然明知道这帮人骨子里依然还是**、堕落、凶残的本性,但至少也算给这群“狼”披上了一层“羊皮”不是。

    “看來这钱花得不冤,柳水心那女人还真有点道道儿!”颜辉心头暗赞,对骨龙请柳水心到公司里來担任形象顾问一事也就不再计较。

    在混混们接受培训日子里,颜辉也沒闲着,几番权衡之后,他决定用《长生录》上记载的两仪四相伏魔阵來提取虎符内的真元。

    两仪四相伏魔阵乃上古大阵,传说是大禹为治水患而创下的,此阵防御性极强,更难得的是它着重疏导之效,用于疏导虎符内狂暴的真元倒是正对路子,不过有一点却令颜辉颇为犯难:布这个大阵需要耗费不少火晶石、天玉等稀缺质材,这些物品在修道界也不是寻常之物,让他到哪去弄呢?

    这一日,颜辉正为布阵的质材犯愁,叶枫打來电话询问他是否选中了合适的阵法。

    “选倒是选好了,不过……”颜辉迟疑了一下,继续说道:“就是布阵的质材不好找,纯银倒也罢了,关键是火晶石、天玉这些东西在人间界听都沒听说过,估计要修道界才有!”

    “火晶石,天玉!”叶枫一听,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怎么,你知道!”颜辉听得叶枫话音有异,诧声问道。

    叶枫应了一声,缓缓答道:“以前在归元派的时候,我听师叔们提起过这些东西,据说在修道界也算得上是很好的炼器材质了,归元派也沒有库存的!”

    颜辉心头一急,脱口道:“那怎么办!”

    叶枫沉吟半晌,问道:“你以前不是有一个朋友是玉虚观的么,就是特情处那个!”

    “你说边城!”颜辉眉头一挑,摇了摇头,说道:“我跟他的关系仅限于利益之交,不想让他知道白起虎符这件事,再说,玉虚观的实力还比不上你们归元派,他未必能帮得上这个忙!”

    “那司马家族呢?他们在修道界也有路子吧!”叶枫心有不甘地问道。

    “司马,唔,我去找司马珏谈谈,看他有沒有路子帮忙找到一点质材!”

    颜辉当晚就赶到了苏州,找到司马珏后,颜辉也不兜圈子,径直向司马珏询问能不能弄到一些火晶石和天玉,当然,在话中他只是提到自己需要借助这两样质材來修练一个阵法,至于布阵的目的却是隐而不谈。

    司马珏听明了颜辉的來意,无奈地冲他摇了摇头,歉然道:“颜兄,这两样东西在修道界都是抢手货,我这次可是爱莫能助了!”

    “啊!”

    见颜辉一脸失望,司马珏给颜辉面前的茶杯续了一点茶,宽慰道:“颜兄你也不必失望,有时间去了那边,说不定会另有机缘哩!”

    颜辉心知司马珏说的“那边”是指修道界,不过既然这两样东西在那边是抢手货,以他目前的功力,即使去了修道界也只有靠边站的份儿,一念至此,颜辉追问道:“这边就沒有么!”

    “有倒是有,不过……”

    颜辉眼前骤然一亮,喜道:“在哪里,不过什么?”

    迟疑了一下,司马珏这才脸色凝重地说道:“据传克孜尔塔格下有火晶石,长白雪域出天玉!”

    “克孜尔塔格,长白雪域!”颜辉不解地重复了这两个地名。

    司马珏见颜辉不解,于是缓声解释道:“克孜尔塔格是维吾尔语中‘红山’的意思,也就是吐鲁番的火焰山,而长白雪域则是长白山天池老怪划出的禁地,想必颜兄你也听说过‘红白莫入,黄蓝勿闯’吧!”

    颜辉不愿在司马珏面前露出自己浅薄的一面,不假思索地用力点了点头。

    “多的话我就不说了,颜兄你好好斟酌一下,看着办吧!”

    司马珏言尽于此,颜辉纵然还有满腹疑问,奈何方才一时冲动,已经断了自己的后路,自然不好意思再厚颜多问,当下只得向司马珏道了谢,起身告辞。

    司马珏依足礼数,将颜辉送出屋外,临别那刻,颜辉心里突然生出一个念头,何不在这附近多待一时,等司马珏入定之后进入他的意识,自然便能解开所有疑问。

    念头方起,颜辉便又将它压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反正叶枫也在修道界待过,应该对那句什么“红白莫入,黄蓝勿闯”有过耳闻吧!就算他也沒听说过,胖子不是还在北京么,特情处的修道组里也有好几个來自修道界的人,他们之中想必有人知道。

    一回到双江,颜辉便径直來到练功场,见了叶枫便急匆匆地问道:“眼镜,你听过‘红白莫入,黄蓝勿闯’这句话么!”

    叶枫被颜辉这沒头沒脑的一句话给问懵了,茫然地看了颜辉一眼,嘴里应道:“阿辉你刚才说啥,‘红白莫入,黄蓝勿闯’,啥意思啊!”

    颜辉一听叶枫这么一说,就知道沒戏,原本充满期待的眼神一下子黯了下來,失望地回道:“我要是知道,还会來问你么!”

    当下,颜辉便把自己去苏州跟司马珏交谈的经过原原本本说了出來,叶枫听了,眉头也不由得一拧,狐疑地说道:“照他这么说來,这‘红白黄蓝’应该是四个地方,红就是克孜尔塔格,也就是火焰山,白就是终年积雪的长白山,只是……黄和蓝又是指哪里呢?”

    颜辉摇了摇头,从口袋里摸出烟,递了一支给叶枫,自己也点燃一支猛吸了一口:“我也琢磨着司马珏说的是四个地方,而且听他话里的意思,这几个地方都是非常险恶的去处,估计就算沒有修道高手镇守,也会有很多机关险阻,这事可难办啊!”

    叶枫赞同地点点头,忧心忡忡地接口道:“我们现在对这几个地方一无所知,贸然前去,危险得很!”说罢,叶枫顿了一顿,吸了一口烟,才又继续说道:“唉!你咋就沒向司马珏多打听一点呢?至少我们也不用像现在这样完全找不着北啊!”

    颜辉赧然一笑,左右看了看,然后凑到叶枫耳边低声说道:“嘿嘿!我是打肿脸充胖子,不想被那小子看轻了,再说,我想着不是还有你和胖子么!”

    “死要面子活受罪!”叶枫朝颜辉瞪了一眼,随即哈哈大笑起來。

    笑过之后,叶枫像是想起什么?对颜辉说道:“对了,胖子在北京,让他打听一下吧!”

    颜辉原本也有这意思,听叶枫这一说,便摸出手机拨通了李华的号码。

    电话甫一接通,那头便传來一阵喧嚣嘈杂的声音,李华似乎是在娱乐场所。

    果然,李华在那头扯着喉咙大声问道:“阿辉,我跟‘缺德’他们几个在外面喝酒,有什么事么!”

    看样子这家伙在北京过得还真是滋润,白天在处里闭关修炼,晚上就出來花天酒地,难怪急着要回去,颜辉在心里狠狠鄙视了一下胖子,正要说出缘由,忽听电话那头传來李华的呵斥声:“喂喂喂,这首歌是我点的,快按暂停,老子在接电话,你们师傅打來的……喂,阿辉,有啥事,快说……”

    颜辉心头暴汗,让这五音不全的家伙飙歌,不是搞屠杀么。

    收拾起杂念,颜辉大声问道:“胖子,你知道什么是‘红白莫入,黄蓝勿闯’吗?”

    “啥啥啥,啥红啊黄的!”李华那头原本就喧闹,颜辉这话说得又快,直听得李华云里雾里的,连忙出声追问。

    颜辉耐着性子,又重复了两遍,李华才算把那八个字听明白,叶枫都沒听说过,他自然也是不知,不过,既然颜辉这么着急,他也只好答应第二天去处里找人帮忙打探一下。

    第二天,颜辉又打了好几个电话去催问李华,直等到中午才算得到回音。

    “阿辉,你这一句话可让我跑断腿了,问了好几个修道界來的家伙,才总算逮着一个知道的!”

    “哦,什么意思,你快说,别卖关子!”颜辉一听有门,脸上一喜,急急问道。

    “你说的这个‘红白黄蓝’是指的四个地方,‘红’是火焰山,‘白’是长白山,‘黄’是黄教,也就是布达拉宫,‘蓝’是唐门蓝谷,据说是在剑阁!”

    “布达拉宫,剑阁!”颜辉低低重复了一遍,原來剩下的“黄蓝”二地是在这里啊!

    “对了,阿辉,昨晚人太多,我不方便问你,你找这几个地方干什么?”李华在那头疑惑不解地问道。

    颜辉也不瞒他,当下便把自己准备用“两仪四相伏魔阵”來压制虎符中的真元,以便自己一帮人吸纳的事说了一番。

    “布那个阵就需要火晶石、天玉等质材,听说算在修道界都不好找,人间界更是罕见,只有去这几个地方碰碰运气!”

    “可是……”李华微微迟疑了一番,说道:“我听说这几个地方都是被列为禁地的,很危险!”

    颜辉叹了一声,回道:“沒办法,为了把虎符里的真元顺利导出來,就算是龙潭虎穴,说不得也要去闯上一闯了!”

    李华沉默了片刻,才出声提醒道:“我听说火焰山那里被离火之精盘踞,普通人经过沒事,修道之人却是有去无回,长白雪域则是天池老怪划下的禁地,那老家伙脾气相当古怪,稍不留神就会犯了他的忌讳,至于黄教和蓝谷更是神秘,具体情形打听不到,阿辉,你真的决定要去么!”

    颜辉斩钉截铁地应道:“你忘了日本那变态的家伙了,要增长功力就必须去!”

    李华在电话那头哀叹一声:“你这家伙,每次都是越级打怪,难度一次比一次高,这样下去,老子总有一天会被你娃给害死!”

    “叽叽歪歪,一句话,你到底去不去!”颜辉不耐烦地问道。

    “去!”李华拖长了声音应了一句,随后才极不情愿地咕哝道:“我不去,你和眼镜会放过我么!”

    颜辉嘿嘿一笑:“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才是好兄弟嘛,再说,这一次只要成功了,你的好处不少,增长功力才是王道啊!”

    一说到好处,李华总算又兴奋起來,嘿嘿干笑了两声:“好,那我这就跟老于请假去!”

    挂断电话,颜辉从拷贝的龙空道人的意识里找出了不少关于离火之精的信息,和叶枫商量了大半天,这才决定把火焰山定为此行的第一站,时间便定在三天之后。

    至于人选方面,颜辉主张还是维持上次去日本的四人组合,毕竟,此行充满了很多未知的变数,人多了恐有损伤。

    这次出门,颜辉倒是沒对慕容静隐瞒,说是要出门去寻几样罕见的天材地宝,由于以往颜辉在慕容静面前总是报喜不报忧,所以对于他在日本吃瘪的那些经历,慕容静却是一无所知,在她心目中,颜辉就是一个无敌的存在,所以自然不会担心他的安危,只是出于恋人间的关心,才叮嘱他小心照顾好自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